共产邪灵是我一切痛苦之源


【明慧网2005年8月8日】这几天和同学讲真象,当他们明白一些时,提了建议;大法是好,但你能不能先顾小家。言外之意,要注意安全。因为他们明白说大法好会有安全问题。

我开始思考修炼前那痛苦的日子;我不怕生活艰辛,可我怕生病,怕生气,怕别人不理解,更怕生病时生气。结婚后,三年的生病加争吵,无休止的,无序的,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真正让我恐惧、心痛、无望,结束生命的念头一次次在头脑中徘徊。父母由姐弟照顾,儿子由丈夫、婆婆扶养长大,似乎无牵挂了,却想到街坊邻居及周围的人会怕,这无法解决。我不能给人带来美好,就更不能给人留下怕,在农村人们会怕很多年。这是我不能决心轻生的理由。

就在这时我得法了,经过修炼,家庭关系得到改善,身体健康更是奇效,丈夫看到了我的变化从而支持我修大法。在大法中我体验了世外桃源的生活,人群中的净土,那祥和、忍让,为别人着想;真、善、忍在生命中闪光。我体验到无病一身轻,人与人之间应有的善良、理解,为他,才是真正的幸福。

1999年7月,我想这么好的功法遭到镇压,放弃修炼等于要回痛苦,从好人转向不要良知,这是我不能做的,不告诉人们真象,人们就会认为迫害正确,这是行不通的,不要真、善、忍的民族有什么希望可言呢?证实大法必须由大法弟子做。2000年底,我们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上诉无门的大法弟子们开始向民众讲真象,每一次讲真象对我来说都是一次生死考验。

在经过了将近6年的正法修炼后,想起以前的日子,就会坚定我修炼的信心,丈夫因害怕我有什么不测而不支持我修炼,他的一言一行,都勾起我对修炼前生活的回忆,不能回到过去,一刻都不行。

丈夫是一个忠厚老实、当今社会少有的好人。越是这样我就越不明白,我们为什么在我修炼前不能过幸福的生活。直到看了《九评共产党》对共产邪灵有了更深的认识,一下明白了,我们从小受了恶党文化的斗争哲学,战天斗地,争强好胜等等的思想教育,自己的思想都是邪灵附体在做怪。如果从小受大法法理指导自己的言行,处处替别人着想,没那么自私的话,我的一切痛苦都不会存在,大法是最正的,我按真、善、忍指导自己行为的切身经历已经证明了这一切。没有共产邪灵对人心的腐蚀,对人宽容、博爱、友善的待人处事才是我们民族的内涵,民族的希望,人类的希望。十几年的心结打开了,我只有轻松,再也没有恐惧感了,我身上的共产邪灵解体了。它是真正的附体,它控制了我三十几年的思维,让我痛苦不堪,我还把它当成自己,我找回了自己,一个为他的生命。明白这一切的时候,心理只有谢谢师父,我知道什么样的话也不能表达对师父的佛恩浩荡的感激,我只有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进,不负师恩。

写出来才知道差距那么大,在这之前我还以自己不错呢,我希望同修们尽量拿起笔来写出自己的修炼体会,即使不发表也是一个对照。可以和发表的修炼体会对照找出自己还没修去的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