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理智讲清真象 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5年7月16日】我来自农村,98年12月份喜得大法,从此就在大法中修炼。99年7月20日,得知派出所要抓人,我和其他同修到政府门前请愿,看到好多巡逻的警察,我们又坐车回来了。平时我一坐车就晕车晕的很厉害,可是那天不但不晕车而且还觉得很舒服。这天,我们虽然不知道怎样做,但是对邪魔也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在今后的修炼中,不断在师父的引导下一步步走入正法修炼。下面我和大家分享几个我修炼中的小故事。

有一次晚上,我去挨家挨户发资料。我刚把资料从门缝里推進去,突然里面的狗大叫,凶狠的把资料都给撕毁了,我有点紧张,换个地方还是有狗叫,再换个地方还是有狗叫,也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多狗,大狗小狗一块叫,有的人还开门,跑出来看发生什么事。我想可能刚才怕心出来,被魔钻了空子,好象我走到哪里都有狗叫。我就停下来,找个地方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我要发真象资料,救世人”我就这样想,过了一会儿,狗也不叫了,周围很静,那才真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很快把带来的资料发完。

我家附近有一个爬山公园,每天早上有很多人去爬山,我想去看一下,找机会向人讲真象,去了之后看到山上练什么的都有,乱七八糟的。我想法轮功这么好的功法,是对人有利的,为什么还要怕呢?于是我站在那里炼功,有想学的我就教给他们,后来有四、五个人跟我一起炼。几天后,有一个登山的人问我炼的什么功,另外一个说好象是法轮功。我说没错,是法轮功。由于他们受江氏集团谎言的欺骗,说三道四的。但还有三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找到我,说:“阿姨,你只要把我们教会就行了。”于是我就教他们炼。

2004年,有一天早上起来,我女儿说她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被警察抓去,打得浑身的血回来了。我说可能你是怕心造成的吧(我两个女儿都学大法),我也没当回事儿。早上吃完饭,心想我多拿一些资料走远一点,快点发完。于是我就带了一大包真象资料,推着自行车边走边发给过路人,我说这是你们的福份,他们都很高兴的收起来。

我走到一个卖对联的店门口给了店主一张,就走了,没想到他在后面大声叫,“光天化日之下你还敢宣传这个”。我没理他继续往前走,走到西湖公园的外围。那里有不少散步的人,我边走边把资料发给他们,大家都很高兴的接过去看,有的还主动上前跟我要,这时走来一个带着小孩的人,我给了他一份。他也边走边看,他突然大叫起来,说我好大的胆子,还敢宣传法轮功。

我回头看的时候,他把资料举过头顶。我还以为他要把资料还给我,我就过去拿。没想到他突然把手缩回去,几步跨到车子前面把剩下的真象资料从车篮子里拿出来,马上打手机报警。后来我把手机给他按下来。我说,大哥,我们都是在做好人,你不要这样。他不听。我要资料他也不还给我,还叫我到派出所自首。我也没有犯罪,我自什么首。这时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谁都没有吱声,只有一个邪恶的人说宣传法轮功就是跟政府对着干。我跟他解释,他也不听。为了世人能得救,不给邪恶市场,我决定离开这里。想到师父为了救众生几乎耗尽了一切,想到同修们为了维护大法受尽了邪魔的酷刑,甚至失去了肉身,我还有什么保留的呢,一切都是为了维护大法救众生。我镇静的发着正念,对着人群大声的说,我们都是在做好人,难道还怕好人多吗?说完我推着车子就走了。

那个坏人还在那里打手机,那么长时间,他就是打不通,其实就是师父在保护我。正法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救度世人也很紧迫。我们都是在做神圣的事情,真正的为世人好,大法的法理也不允许邪恶的东西为所欲为的乱来,师父时时都在保护着我们,所以他的手机老是打不通。

回来的路上我伤心的哭了,我悟到可能是我做事的心太强了,好象完成任务一样,所以被邪魔钻了空子。邪的东西虽然现在什么也不是了,但是,对不明真象的世人还是能起到干扰的作用。虽然说是我女儿做的梦,其实是师父在点化我,我没有向内找,反而说我女儿有怕心,无意当中出了显示心,被魔钻了空子。同修也来信,让我注意安全,为整体着想。现在我发资料有的当面给,但大多数还是送到各家各户。

2005年的一天早上我和邻居到公园里去,无意当中一回头,发现超市前面的马路边上宣传栏里有江魔头的漫画,我想这个魔头还躲在这里害人,到了晚上我就去观察了一下。原来两层,那魔头在上面那一层,很高很长,我要用力才能够得着下面的边,我用手一摸,原来是用布做的。第二天晚上两点多的时候,我带上了剪刀把能够着的全都剪了。我想这样一搞,负责宣传的人可能马上就能把那魔头给拿下来。过了几天,我想去看一下那个魔头有没有被换掉,一看还是我剪的那样,只是被哪个同修又剪掉一块。等我走到那魔头跟前的时候,突然我感觉全身的毛孔都竖起来了,我马上悟到可能那魔头害怕了,凶相毕露来吓唬我。我想不管怎么样只要被大法弟子发现了,就是那魔头解体之时。那几天,我天天去对着魔头发正念,想办法把那魔头早点除掉。

有一次发完正念,突然发现那个架子可以爬上去,因为那架子两边是布,中间是空的。办法有了,我想第二天晚上就去把它给剪下来。第二天,刚好我女婿从外地上班回来了。他是常人,虽然支持我学大法,但是就怕我出去怎么样,晚上回来看不到我总是要找。为了不惊动他,我想等他走了我再去。过了两天他上班去了,晚上12点,我发完正念,带上剪刀骑着自行车就去了,到那一看那个魔头整个一张画皮被哪个同修全给剪下来了。那时,我好高兴,高兴的是哪里有邪魔,哪里就有大法弟子清除邪恶的身影,但又觉得自己做事总是那么慢,还要同修费心来做。我虽然没能跟城里的同修联系上,但我们的心是相通的,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

在正法的路上,师父时刻看护着我,师父就点化着我。从2002年我知道全球大法弟子同步发正念的时间之后,差不多每天都坚持四个整点发正念,走到哪里就把正念带到哪里。每路过一个派出所,我就发正念把邪魔的黑窝给端了,不给邪魔有藏身的地方。

在历史的关键时刻,我们要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抓紧时间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三件大事,向伟大的师尊交上一份合格的答卷。

水平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