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女儿的学校里讲真象(译文)


【明慧网2005年7月6日】有相当一段时间,我想在我女儿的学校里讲真象,因为每次去学校接她时,我都会想到在学校里遇到的家长和孩子们。我对自己说,我到这儿来绝不是偶然的,我遇到的人中肯定会有有缘人,他们也应该有得法的机会。然而,我在想应该怎样着手,这个学校很大,有两千多名学生,而我只有一个人。一年过去了,我决定不再让这种想法阻挠我讲真象。因此,每次到学校,我都会给学校的负责人发两至三份洪法材料,同时也征集签名。每当我们收到法文版大纪元报后,我都会给该校教师休息室内放上三份,供他们传阅。

一天,我15岁的女儿对我说,在他们的地理课上,他们谈论过关于酷刑的话题,她当时介绍了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的情况。之后,老师对她说,他很关心此事,想知道更多的情况,请我给寄更多的材料。我不得不承认我非常惊讶与感动。我女儿现在能主动与老师谈论这个话题,而在三年前,她不愿意这样做。

后来,我通过电子邮件将有关洪法材料发给了这位教师。在回答我的电子邮件时,他说他看了有关酷刑的照片,印象很深刻,并征求我的意见是否愿意在本学年底的课上,就此问题给学生们作介绍。我当即就表示同意,并立即约他面谈。在我介绍有关法轮功受迫害情况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他一直非常认真地听,并提出了很多问题。因为他不能理解为什么如此平和的炼功方法会受到这样残酷的镇压。在解释有关细节时,我想到他是来得法的,他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当时我向他讲真象,感觉到已经超出了常人的就事论事,打动了他的心。确实,在我们整个的交谈中,我感受到了他的心灵在被打开并受到触动,他说他想来学法轮功。

他拿了讲真象的光盘与材料,我们也约定了在全班讲真象的日期。他跟我说,他会跟教务处谈及此事。这时我脑中突然出现一个想法:尽管学校不反对介绍法轮功,但学校里还有四、五个中国孩子,他们是否会产生抵触情绪?但我立即排斥这种错误的想法,这些中国孩子也应该明白真象,我发正念不让黑手干扰他们了解大法真象。

时间过得很快,我该为这次去学校讲真象做准备了。对成长中的孩子们洪法和对成人讲真象是不一样的,我首先给他们放真象光盘,当他们看到了法轮功受迫害的图像时,他们中很多人会受到触动的。

转眼间就到了我该去学校向学生们讲真象的日子了。早上我先学了一段时间的法,然后就准备发言内容,我想总要讲上几分钟,但此时我却不知从哪儿说起好。怎么浓缩法轮功长达六年的受迫害经历?这时我想到我不应该象常人那样想,给他们提供很多资料,而是应该尽快唤醒他们的善心。想到了对象是孩子,我设身处地的为他们想,很快就确定了着手点和迫害案例。

仅仅几天前,我们曾去中国驻伯尔尼大使馆前请愿,谴责中国酷刑迫害致死高蓉蓉,她是一位年轻的法轮功女学员。我选的第二个例子是,一个在丹麦避难的年轻中国学员的亲身经历,他的证词使我很受感动。在他被迫从中国逃出来时,也就是和这次听讲的这些学生们年龄相仿。同时我还想到中国受迫害的学生学员是面临着怎么样的威胁,我指的是怎么讲在坦桑尼亚受到法院指控的教育部长陈至立,因为她怂恿对小学乃至大学里的法轮功学员進行迫害。然后,我准备发给学生们的真象材料,其中还加上了一张为一名年轻的瑞士法轮功学员的妈妈的请愿表。她妈妈现在被关押在中国的劳教营里,我们现在正四处呼吁营救她。

我是与女儿一起去的学校。与我们同行的还有我女儿的一位好朋友,她也要去听我讲真象。那天天气很热,教室也很小,然而我很吃惊,里面坐了二十几个学生。还有一位历史教师,他当时在隔壁的一个班里监督考试,所以他有机会到这里来听我介绍情况。房间里很热,但我决定还是继续穿着我的西服外套,以符合我所讲的这个话题的严肃性。

一开始时,我就注意到有两个学生在那里做小动作,想干扰我介绍情况,我内心保持冷静,并叮嘱自己,这是他们得救的机会,我必须要把握好我自己,因此我就发正念。

我根本就不用介绍题目。首先,班主任简单的对我進行了介绍,然后他就放真象光盘,并说道:“这个盘里的一些图像是很残酷的,因为中国的这场迫害是最野蛮的。”光盘放了约三分钟,在介绍法轮功的炼功动作时,坐在前排的小男孩就有些坐不住了。这时光盘里开始播放出镇压的图像,教室里的气氛开始变得沉重起来。

看着这些图像,我也深深被画面里的修炼人的勇气所震撼,他们是冒着生命危险去天安门广场的。特别是看到这些孩子们突然看到这样严肃的画面而变得聚精会神时,我对自己说,他们也有明白的另一面,知道他们为什么今天看到这些场面。我女儿和她的朋友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些画面,我感受到我的大女儿再次受到触动。

放完光盘后,我收住眼泪,并起身开始介绍情况。我虽然拿着讲稿,实际上却没有看,话语就似乎自然的涌出来。我谈到这些修炼者们的勇气,以及他们随时随地都会面临着的酷刑。这些受害者的真实故事比任何好的语言都更有力量,教室里变得非常宁静,那一双双严肃的眼睛都在注视着我。就是那些调皮的学生,也非常注意听讲,当我给他们读一个在丹麦避难的16岁孩子的发言稿中谈到,他不得不逃出他的祖国和家园,到一个陌生的国家避难时,我可以看懂这些年轻学生面孔的表情,他们就这样认真地听完我介绍的所有情况。下课后,我注意到,我带来的所有洪法资料、征签表和真象光盘都被孩子们拿走了。

两位老师也深受感动。他们问我在9月份开学时,是否能够再去做一次介绍。那位历史教师还说了一句令我很震惊的话:“法轮功修炼者已经赢了,他们已经动摇了这个恶劣的(江氏)政府。”(我记得)当学生们都离开教室后,他们说,由于这些和平的请愿,法轮功修炼者已经成功的说服了全世界。

他们的话也深深的触动了我,因为我看到他们正确的摆放了自己的位置,历史教师还说要与我联系,他在9月开学时将要介绍中国,他向我要法轮功的有关资料,这样他可以在假期间看。

我女儿的朋友也受感动,她向我要征签表,去向她的朋友们征签。

就这样,师父的善,再一次打开这些一直生活在优裕环境中的孩子们的心扉,使他们接触到了大法真象。我对自己说,我一定要继续这样做下去,这次的经历使我再次认识到了,向我们周围的人们讲真象的重要性,要向所有的人讲。

这次讲真象的机会使我有几点收获。首先,尽管我们人少,我们也能动起来向人们讲真象,不管我们用什么方式。再一点是,回忆我为这次讲真象准备材料的过程,说明我们有必要认真做准备,不能认为我们已经知道很多了,而掉以轻心。事实上,事先准备材料,不仅仅是让自己做好心理准备,更好的打动孩子们的心。当我真正站到孩子们面前时,另外一种讲话的状态就会出现。只要站在法上,讲真象的具体的方式不是主要的,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心性要到位。

当我们真正在发挥讲真象的作用时,我们也同时在提高我们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认识,去掉怕心。这样,当我们的心是敞开时,人们就会听我们讲,师父是会帮助我们找到救人的办法的。

在回家的路上,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我问我自己,我如此深入的用心讲真象才有几次?我是讲用我的全身心和全部力量去做,我一天能做几回?我有修炼人该有的慈悲和救人的心吗?我眼前展现出我曾经有过的懒惰和不耐烦,我的这些弱点再一次说明了我有自私、沉重的人心,它首先阻挠我得法,诱使我贪图安逸。如果我们能够保留住这颗想慈悲救人的心,我们就可以改变我们周围的环境,使得大法普照人间。

我非常感谢师父给我的每次机会,尽管我做得还不够,但在正法的道路上,只要我们认真的去做,就能完成我们大法弟子的使命。

以上是我的一点心得,如有不妥,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