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作的摔摔打打中修炼


【明慧网2005年8月9日】我是在2000年初得法的,得法后大部份是以写作的方式参与证实法的工作。其实在学生时代,作文一直是最令我头痛的科目,不但经常写得不知所云,而且得到的分数也几乎都是全班最低的。一直到得法的前几年,我才开始掌握一些写作的方法,并且在一次在职进修期间,机缘巧合的参加论文比赛竟然荣获全国大专院校的第一名。此后,我写作的信心大增,也奠定了我得法后证实法的写作基础,我想这一切应该都不是偶然的吧!接着与同修交流一下,我这几年在写作中摔摔打打的过程与体悟,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写作就是一次次修正、一次次去芜存菁的过程

自从得法以后,我经常会有一个耳朵好象被塞住了一样,听不到什么声音,而且往往是左右轮流塞,一个耳朵塞住一段时间后,恢复正常,然后再换另一个耳朵塞住,有时甚至一个耳朵长达好几个月的时间都听不到声音。也许就像《洪吟·道中》里所说的:“听而不闻——难乱其心”。我的执著心重、容易动心,师父让我少听,就不会太执著吧!纵使如此,在学法交流时我有时还是会没有完全听清楚同修的发言内容,就妄下断言或积极做出回应,以致与部份同修产生矛盾,有的同修甚至不愿再与我交流。

一般的谈话或学法交流时的发言,须要直接反应或短时间内就决定讲话内容,所以执著心经常会显露无遗。而写作时,没有写好可以放着等下一次再写,再没有写好就再放着等下一次再写,如此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沉淀,一次又一次的修正,不纯的因素就会一次又一次的被洗净,加上写作的过程中透过不断的学法,可能就会有层层佛、道、神的点化,因此完成后的文章经常就会是高水平的作品,而心性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提高。

有的同修曾经表示我的文章写的很好,其实就是经过这样一次次不断洗净的结果。

二、写文章中暴露出的执著心

去年底 “九评共产党”发表出来以后,开始时,有的同修认为内容太长,常人可能看不了,建议是不是能简化一些、缩短一些,以便能救度更多的众生。那时我就抱着这个任务“舍我其谁”的想法去看“九评”,可是看了两遍左右之后,我发现“九评”写得太好了,不但内容很系统很全面,而且里面穿插的大量史实都是无可或缺的,更神奇的是,虽然我从未经历共产恶党的统治,但看过一遍之后,还是有被清洗过一遍的感觉。面对这么一部伟大的作品,我想要简化“九评”的想法,早就不翼而飞了。

虽然是这样,可是看到“九评”的推动在风起云涌的进行,就想自己也应该要尽一份力量才好,所以就以“九评”和相关文章的内容作为参考,重新编写了五篇系统揭露中共恶党的文章。在写这五篇文章的期间,我可以说是整个心力都投入在里面,不但睡眠减少,而且连炼功的时间也得不到保证。用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才完成这五篇自认为写得很好的作品。

可是当我满怀信心的向我们的各个网站投稿时,结果却都如同石沉大海一样,得不到任何的回应。想到自己花费了这么大的心血写好的文章,竟然得到这样的结果,顿时感到心灰意冷,不仅不想再提笔写作,就是连参加集体活动也是意兴阑珊的。自己也知道这种状况不对,但就是提不起劲来。

事后经过向内找才发现这五篇文章不但了无新意,而且大部份的内容都来自“九评”与同修的文章,我只是把这些再重新整理而已,何况我没有去过中国大陆,对共产恶党并没有深刻的认识,有些想法是自己想当然就写出来了,所以文章不被采用应该是可以预见的。

从中也看出自己的执著心,我没有以纯净的心态去写这几篇文章。没有发表还有一些怨气,这和修炼人的标准相差多远啊!

三、证实法的项目需要实质的帮助与参与

有一次在交流时,我给大法弟子办的媒体提了一些批评与建议,一位同修听了以后就不客气的说:“参与媒体的同修都很辛苦,不要再增加他们的负担了,做不到就不要建议,建议了就要自己去做。”听到这些话以后,我头脑中的直接反应是:“这是什么逻辑啊!交流就是要每个人提出自己的意见,才能促进整体的提高,不能提意见那还能叫交流吗?何况自己做不好就不能叫别人做好,那不是邪恶一伙想出来的歪理吗?……”等等想法、争斗心都冒出来了。就像在比武过招时一样,我自信无论从法理或常人的道理中,我都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可是接下来同修们的发言都很踊跃,没有时间让我对他的意见进行反驳。

回家后想一想,同修说的也不无道理,为证实法而做的媒体工作不须要隔岸观火式的批评与建议,须要的是我们实质的帮助与参与。何况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让我听到同修这样的反馈也不是偶然的吧!

得法后,我几乎不写常人式的文章,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给我们面向常人的媒体写一些适合常人看的文章或有启发性的故事。毕竟如果大家都只写一些关于修炼或证实法的文章,这个媒体就很难正常运作了。

四、不要辜负了宇宙的重托

师父说:“如果叫哪个大法弟子带着功能修那一定是有原因的,……而有些个别有功能的学员却辜负了重大的使命,没有走好,认为自己有点小本事,沾沾自喜,甚至于不止是一个显示的问题,甚至于走了很大的弯路,甚至有的邪悟,还不悟!你辜负了这宇宙对你的重托,这不是一件小事。”(《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前一段时间,有同修叫我为某项目写个东西,因为那段时间比较紧、要做的事情也很多,而且认为写这个东西的时机还不成熟,所以就口气不善的回绝了。太太在旁边听到了以后,就很不以为然的对我说:“(你)讲话的口气,好象自己有什么了不起一样。”听太太这么一说,有如当头棒喝一样,让我惊醒了过来。是啊!如果有点小本事就把自己摆在同修之上,甚至看不起别人,再继续发展下去,可能改天都要认为自己是佛了。

有一些会维修电脑的同修,因为人手不足,而大法弟子须要维修与处理的电脑又多,所以经常东奔西跑,有时甚至疲累不堪了,还要耐着性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向年纪大的同修说明操作程序。想一想,自己与这些为证实法无怨无悔付出的同修相比,是还有一段很大的差距。

无可否认的,带着功能修或有一些本事的同修,可能表面上看起来要多吃一些苦、多承担一些工作,可是那不是有相应的威德在等着吗?如果我们事情稍微多一点就受不了了,动辄对同修语气不善,让同修来找我们时诚惶诚恐的,甚至再也不敢来找我们,那我们岂不是辜负了宇宙对我们的重托了吗?

反过来说,如果我们遇到困难或证实法的需要,知道某位同修可以帮忙,但因为曾经与这位同修有过矛盾或怕同修的态度不好而不愿意去找他,宁可让证实法的工作受到影响甚至停摆下来。如此的话,我们是在证实自己,还是在证实法呢?思想的基点是为私,还是为公呢?

五、让真象文章充分发挥作用

我曾经为网络聊天写过真象材料,里面有许许多多的真象短文,除了可以用于网路聊天之外,稍作整理也可用于邮寄、传真、贴论坛或打电话,后来我发现它还可以直接作为我们对一般人讲清真象之用。

前一段时间,我换了一个新的工作单位,单位里十几个人对大法都没有正确的认识,他们经常问的问题是:为什么(中共)要镇压法轮功、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炼功、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等等。有些问题一时讲不清,有的人“有口无心”的问完了问题以后,没有耐心听我把真象讲完就跑掉了。每当遇到类似这种情况,我就在真象材料内找出他们所要知道的答案及相关的真象内容,列印下来拿给他们看,结果现在整个单位的人不但都对大法有了正确的认识,而且有半数左右的人都看过《转法轮》,有些人也已经开始尝试炼功了。

几个月前,我也写了一篇讲真象的文章,除了请同修们协助转寄之外,我也寄给自己搜集到的600多个常人的电子信箱,并且把这篇文章贴在社区附近的几个公告栏。事后证明,这些努力都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这几年写作的过程,一路走来就算再怎么辛苦、时间再怎么紧,我始终坚持写文章就必须达到一定的水平才行。因为我从经验中发现,如果文章没有达到一定的水平,证实法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我想也许就像创作美术作品一样,要尽量完善艺术,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看、才更能感动人吧!

最后以师父在《芝加哥市讲法》的一段话,与同修们共勉:“可是历史不管经过了多长时间,三界造了多长时间,来这里的众生来了多少,都在盼望着在历史漫长岁月中的这一刻。这一瞬间,值千金,值万金。走好这一段路,那就是最了不起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