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法弟子孙建忠在河北冀东监狱遭受严重迫害


【明慧网2005年9月11日】河北唐山市丰润区大法弟子孙建忠,曾遭烧红铁钩子烫、浇凉水电击,屡次被折磨致生命垂危,2004年3月被非法判刑7年,目前在河北冀东第二监狱(南堡监狱)遭受严重迫害。监狱总队命令:三个月必须“转化”孙建忠。

孙建忠,家住唐山市丰润区祥和小区,在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后,孙建忠因为法轮功进北京上访和担当炼功点辅导员被丰润县公安局非法扣留一天一夜,后被拘禁在丰润镇塔湾村大队部五天五夜。2000年12月,孙建忠再次进京,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真善忍”横幅并高呼“法轮大法好”、“还李老师清白”、“真善忍好”等口号,被天安门恶警非法抓捕后关押在郊县看守所,在寒冷的冬天被强迫脱光衣服,用毛巾蘸凉水擦湿全身受冻,恶警对所有被关大法弟子都施此酷刑。当时丰润县公安局主管副局长李春元和丰润镇610办公室头目王志存以去北京接人为名,向孙建忠家属勒索人民币1万元,其中6千元用于向北京公安人员行贿,其余4千元下落不明。孙建忠从北京被押回后关在丰润县看守所,遭受18天迫害后被逼写下“保证书”,被迫交了6千元罚款并向塔湾大队交了5千元“保证金”才被放回。回家后塔湾大队派专人每天对他进行监视和骚扰。孙建忠经过几天理智的思考后认识到了向邪恶妥协的错误,毅然向丰润公安局写信声明所写“保证书”全部作废。

2001年1月孙建忠被丰润县公安局和丰润镇610强行绑架送进丰润镇小八里庄“洗脑班”进行迫害,遭受了多次辱骂和毒打,一天夜里洗脑班副校长石爱成酒后将孙建忠拉到办公室强迫他放弃修炼,遭孙建忠严词拒绝后恼羞成怒,兽性大发的石爱成用烧红了的炉钩子恶狠狠的烫在了孙建忠的脖子上,至今伤疤清晰可见。2001年7月在家人的努力营救下孙建忠被放回家。

2002年9月的一天,以丰润镇610李金虎为首的几名恶警和村干部闯进孙建忠家,欲对在家休息的孙建忠施行绑架,孙建忠的妻子为救丈夫挺身而出与恶警讲理,被恶警两记耳光打倒在地,将孙建忠再次绑架到小八里庄“洗脑班”强行洗脑。孙建忠不配合邪恶于当晚正念闯出“洗脑班”,被迫流离失所有家难回。

2002年12月孙建忠被丰润区公安分局一科的恶警齐连富诱捕。恶警用尽酷刑逼他说出资料点的下落,遭到拒绝后恶警用塑料袋套住他的头,并扎紧脖子处的袋口,使其因缺氧而窒息。恶警达不到目的又施毒刑,用铜线绑住他的十指,另一端接上手摇电话机对他施以惨无人道的电击酷刑,迫害持续三天三夜。随后将他关入丰润看守所继续迫害。为了抵制迫害,孙建忠绝食抗议,不屈不挠。

到2003年6月孙建忠已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生命危在旦夕。为了逃避责任,不法人员让孙建忠的家属将其接回家中养病,并许诺决不再抓他,却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居住。可是不法人员出尔反尔,十几天后齐连富再次带人将孙建忠绑架回看守所进行迫害。孙建忠继续坚持绝食抗议。在绝食期间两次被送进安康医院被强行野蛮灌食,孙建忠抗议野蛮灌食却被绑在床上几天几夜不许翻身。劫持回看守所后,恶警和其指使的犯人对孙建忠进行了非人的残害:其中包括电棍电击、灌尿、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灌食不张嘴就把人放在椅子上,将两脚腕铐在椅子腿上,把两臂铐在椅子背后,用铁棍撬嘴时把两个嘴角全部撬裂,撬开嘴后,将去掉底的大塑料瓶插入他的口中,对其强行灌人尿。恶人真是惨无人道、毫无人性。最后七天七夜不让他睡觉,一闭眼即遭毒打。长时间的酷刑折磨致使孙建忠左半身麻木瘫痪、腿部严重受伤、精神发生错乱。不法人员怕出人命,恶徒齐连富叫孙建忠的家人将其接回家中调养,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

十三天后恶警又去家中抓人,遭到孙建忠家人的合力抵制不给开门,恶徒恼羞成怒,李春元、曾祥海率领几十名警察,手拿气割、铁锤、钢钎等作案工具,历经一个多小时凿开了孙建忠家的防盗门。恶人的凿门声传出几十米远,吸引了居民区内几百名围观群众,恶人们不顾大家的谴责,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干着违法的勾当。

孙建忠六十多岁的母亲扑在儿子身上抗议非法抓人,结果被恶警强行扔到一边,随后把孙建忠抬到楼下装进警车绑架至“唐山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内,孙建忠继续坚持绝食抗议非法抓捕,恶警狱医对他野蛮灌食,他坚决不予配合,为了省事恶警连每天灌食用的胃管都不给拔出来。2004年3月唐山市路北区法院非法判处孙建忠有期徒刑七年。在法庭上孙建忠高喊“法轮大法好”,宣判后他依法上诉,却遭非法驳回,2004年3月底被送至冀东第二监狱(南堡监狱)非法关押。

孙建忠被非法关押在南堡监狱二支队期间,二支队的教育科长等人逼迫他放弃信仰并要求他写出所谓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遭到孙建忠的拒绝,并继续绝食抗议。在二支队绝食期间遭到两天一次的野蛮灌食。一个月后被转到四支队医院关押,灌食管仍然长期插在鼻孔内不予拔出,每天灌入大量菜汤兑水,但四支队队长郝某和专门管制法轮功的中队长耿某却欺骗大家说每天给他灌奶粉、鸡蛋和碎猪肝汤以保证他的“身体健康”。在四支队医院继续绝食半个月后孙建忠停止了绝食,这时郝某和耿某似乎看到了机会,每天对他进行三至四小时的所谓“谈心”,要他写出“三书”放弃修炼,孙建忠不为所动。恶警达不到目的就派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不许和别人说话、下棋,从外地找来几个被转化者对他进行包夹。残酷的精神折磨丝毫未能动摇他对“真、善、忍”的坚定信念。他还经常向转化他的人讲真象,归正他们的思想。气急败坏的恶警作出了“不许家属探视,不许和家人通信”的违反《劳动改造中法》中“被监管人有依法探视和通信的权利”的决定。

2005年6月,孙建忠被转送到五支队继续非法关押迫害。到五支队后直接把他关押在严管中队,每天上午面对墙壁坐在小板凳上,不许随便挪动。下午和触犯狱规的严管犯人一起走队列、练操。因为监狱总队对五支队头目下达了三个月必须转化孙建忠的命令,所以五支队的教育科长黄、指导员李、严管队的队长谢等人不遗余力的对他进行精神上的迫害和生活上的刁难。为了孤立他不让和另外十几名未转化的大法弟子接触,每个人单独关押,不许家人探视,不许和家人通信、通电话,不许用自己存在监狱中的钱购买食物,夏天不许每天洗澡,等等邪恶手段,目的是逼迫修炼人放弃信仰。

到目前为止,孙建忠仍然在南堡监狱中遭受着非人的迫害。在此,正告南堡监狱中还在助纣为虐的恶警们:强迫改变不了人心,跟随江氏流氓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作恶多端者必遭恶报,且可能殃及家人和亲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请及时醒悟。

河北省司法厅办公室 电话:0311-3034886 传真:0311-3032809
南堡监狱邮政编码:063005
南堡监狱四支队三中队队长耿某手机:13323250375
唐山市丰润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春元,手机:13832987098 宅电:5188608
唐山市丰润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曾祥海,手机:13703348641 宅电:5179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