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刘桂芙遭迫害看北京女子劳教所的黑暗


【明慧网2005年9月14日】我们是法轮功修炼者刘桂芙的家属,在这里我们怀着无法平静的心情给你们写这封申述信,是因为我们无法接受在当今的社会,当今的中国,中国的国家机构里,一种完全是违法的阴暗的摧残正发生在我们的亲人──刘桂芙身上,仅仅是因为她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仅仅因她不愿违心的所谓“转化”再被利用去欺骗他人。

刘桂芙,这次是2005年2月28日晚6时许,由青龙桥派出所民警王海鹏带海淀分局一伙6人闯入我们家,强行进行抄家,折腾一阵子后,把家人刘桂芙强行带走。可是他们整个过程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讲出任何理由。失去音信几月后,突然家中收到劳教通知书,得知她又被判了两年半劳动教养,关押在天堂河女子劳教所。这已是她为信仰第五次被抓了,一个爽朗而善良的50岁母亲第五次被抓。这已是在镇压和迫害法轮功的第七个年头了,可是我们就从自己的亲人身上看到了对法轮功的信仰力量,和面对这种力量,如此庞大的恶党机器显得多么苍白无力!

在共产恶党几十年的党文化灌输下,我们此前总认为中国大陆的社会文明各方面应该不算太差的,可耳闻目睹已使我们不再有那样天真的想法,虽然如此,我们还是没有想到更让人忍无可忍的是,执法犯法,践踏基本人权,残酷折磨迫害的行径正发生在我们的亲人身上!

一、青龙桥派出所民警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讲出任何理由非法抄家(这已经司空见惯成中国公安的工作习惯了)

二、新安女子劳教所以各种借口非法剥夺亲属接见权(包括,不通知,拖延,阻挠接见)。从2月份被非法抓走到8月份家人只允许见过一次面,从五月至八月,我们不断与劳教所联系要求探视刘桂芙,但是,主管刘桂芙的队长宋丽丽一直不许接见,不许写信,不能打电话,每次给她打电话都不接或者挂断。8月初开始,家属多次要求接见刘桂芙,宋丽丽以各种理由搪塞不许见,说什么刘桂芙的情况特殊,跟其他人不一样等等,变着花样打理由应付家属。

三、二大队队长以欺骗手段,与阻碍接见亲属交谈,破坏家属的知情权。当家属问及刘桂芙的身体情况,宋说:“她各方面都很好,就是人太顽固,不转化。你们不要相信网上的话(据说国外网站上报导了刘桂芙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折磨)”等等,一副蛮横的态度。

8月16日下午2点半左右,经过多次努力争取,终于在劳教所接见室见到了骨瘦如柴的刘桂芙,家人一看,根本都认不出来了,原来 140多斤重的身体,看上去不足100斤。明显变矮小了,头发也白了,满脸皱纹,行动迟缓,比抓前一下子苍老了二十多岁,不难想象,刘桂芙一事实上是遭到许多非人性的折磨。刘保国一看自己的妻子变成这个样子,问狱警人为什么这么瘦,狱警敷衍道,刚来肯定思想有压力,吃饭吃不好,才造成这样。

在四、二大队队长的指使和纵容下,刘桂芙受到了如下迫害:1、不让睡觉;2、长达20几小时的严格的坐姿,站立体罚;3、强制吃不明药物;4、遭故意殴打,伤害及非人的精神摧残;等等种种酷刑折磨。

让我再说一下当时的情况:刘桂芙的丈夫刘保国无意中就发现刘桂芙右手臂有一块褐色斑迹,象受伤后刚开始变好,同时翻开刘桂芙右手臂内侧也有几块较大的褐色伤痕。刘保国一再追问:这是怎么回事?一开始刘桂芙被狱警恐吓着不敢说,后来才吞吞吐吐说出真象,是被打伤的,现稍好点了。狱警宋丽丽装模作样地说:谁打的你,我怎么不知道?刘桂芙说是周红(吸毒犯)等几个刑事犯把抹布在地上用脚搓完后把嘴堵上用力打、用手拧、掐等等。这事算过去了……,坐在一旁的狱警立刻用威胁的口气不让刘桂芙说下去,并教训道:“咱们刚才咋说的?你的嘴说实情是怎么回事?过去的事为啥还提呢?”

难道人在此受到虐待之后,不让申述,不能说出来给亲人听听吗?连说话的权利都要被剥夺,天理王法何在?

刘保国问妻子刘桂芙:这三四个月不许接见,你干什么呢,弄得这么清瘦?刘桂芙回答说:“不许睡觉,每天罚站,开始每晚12点多到深夜4点休息会儿,后来深夜2点半到4点才叫休息会儿。同时强制吃一种药,胶囊状,吃后就吐酸水和黑水……。”

刘保国追问狱警宋丽丽:人没什么病,你们给什么药吃?宋丽丽摆头晃脑答道:反正不是毒药,是调剂神经的,怕她睡眠不好。刘保国反问到:你身为人民警察,保护群众生命安全的,怎么这样对待他人?宋丽丽脸色慌张,支支吾吾地反复强调说不是什么毒药之类的。折磨人不让睡觉,反而给药吃,说怕休息不好,这是什么逻辑?

在刘保国的一再追问下,刘桂芙又断断续续的说出来了:坐板一个月屁股坐烂、结痂,现在好了。

短短二十分钟的接见,刘桂芙一张嘴说实情,狱警宋丽丽多次打断不许说话,抢占了十多分钟。

五、胁迫受害人不谈所受的非法虐待和伤害。

由上述情形,我们还可得知接见前,二大队怕刘桂芙说出实情,曾以恐吓,讲条件等手段逼迫刘答应,不说被折磨的实情。接下来我们无法不担心,此次接见后,刘要受到什么形式的打击报复。

六、以挑起家庭分裂问题,妄图挑动家属向已在身心上饱受劳教所折磨虐待的刘桂芙,继续施加压力。宋丽丽曾对刘宝国说:“接见不行,你给她施加点压力,跟刘桂芙离婚,不转就离婚……。”宋还问,刘桂芙有没有弱点。可以想见,劳教所里所有的整人手段已用完一遍了。作为一个当今中国首都的为民执政执法的所谓人民警察,这种卑劣的行径,也伤害了我们一家人的感情。

我们作为刘桂芙的亲人无法克制对刘桂芙境遇的担心,和可怕的推想,很多情况决不是什么主观臆断,因为就是这个劳教所,刘桂芙已经是第二次被摧残了。这个北京的劳教所,表面看起来像现代花园,有谁会了解那里的黑暗呢!请看刘桂芙第一次的经历,只说一件事。

据刘桂芙讲:一次,她被罚站18天18夜没有合眼,脚脖子站得比大腿粗,本来穿23.5码布鞋,最后穿40码的鞋还穿不进去,她们不让趿拉鞋,一提鞋,脚上的皮暴了,血流得满鞋都是。强制罚站18天18夜时,她站不住,困得一头栽倒床地下 ,满脸都是血,醒不过来,他们就拿凉水一桶一桶地浇她。警察队长认为刘桂芙不可能站那么长时间不妥协,一定有人(指抽大烟或所谓已转化的)帮她。就又把她提到大队部站了六天六夜,连吃饭都不叫蹲下。之后她们看还不能使她所谓“转化”,就强制她蹲着“飞着”,飞在那里一“飞”就是一夜。有一次不法人员把她打得腰直不起来,爬着上厕所。每次打她时,怕别人看到、听到,都把她拖到外面没人的地方电她、打她,“人民警察”亲自上。

我们总不免要问,劳教所警察到底为什么敢于执法违法,甚至不择手段去折磨这些已经失去自由的人呢?为什么要逼着他们说谎,作假材料,表明自己放弃了对法轮功的信仰,然后再去欺骗社会呢?是不是拼命想用这个所谓的“胜利”,来掩盖这个实质上的失败和错误呢!?即便都是假的,而且再继续以“假”来掩盖“假”。共产恶党的法律能管到人的思想!

以胡锦涛为首的领导班子,提出了“以人为本,关注民生”的施政精神,我们每天看到电视里反复宣传着:群众利益无小事,社会公德红绿灯。可现实当中怎么会如此反差之巨大呢!仅仅从亲人的遭遇中,我们分明看到的是对法轮功的打压根本不讲法律,此时的我们深深的感到投诉无门,我们不免想到法院敢受理么,能担起法律上公正的道义么,所谓的人民政府能真正为民做主么?在这个上访都会被劳教的人权最好时期,大量的警力用来拦截全国各地的上访民众(专职的截访警察),依法起诉的人反而被以“妨碍法律实施”的罪名判劳教 。 我们只能努力抱着相信政府中有很多能真正为民众负责、为社会负责、为中国负责的人,能以道义为重,能关注一下我们这个普通家庭的遭遇,不要让劳教所执法犯法,欺骗家属的行为继续了。

刘桂芙的女儿,正留学美国普度大学的孟祥姬,她所写的营救母亲的呼吁文章,在国外几大中文媒体刊登了,已在国际上引起各方关注。刘桂芙虽然因为受迫害而很有“名气”,但我们只要她不再遭受被折磨的痛苦,获得一切应该有的生存权利。 我们作为她的亲人,被逼到这一步,只有走出来争取公正的结论了。

在此申述中我们一并提出以下请求:

1、调查刘桂芙在劳教所内所受折磨事情的详细经过,追究执法犯法的宋丽丽刑事责任。
2、劳教所对于家属,通讯、接见,不得以任何借口,不通知,拖延甚至阻碍。各方面权利必须给予保证,和落实。
3、鉴于刘桂芙身体状况十分糟糕,丈夫长期有病缠身,释放刘桂芙,还以人身自由。

此信已一并承送:
1:国家信访局 局 长: 王学军
2: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党组书记、局长 王太华
3:外交部常务工作副部长: 戴秉国
4:中国教育部部长、党组书记 周 济
5:北京大学校长兼研究生院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 许智宏
6: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 ;副院长: 曹建明 、姜兴长 、沈德咏
7: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赵 虹(满族)、胡克惠(女)、朱孝清 、姜建初
8:北京市政法委书记: 吉林
9:司法部部长:张福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