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望狱中同修有感


【明慧网2005年9月14日】我市有一名青年男同修津津(化名),因发真象资料被非法判劳教三年。至今已被关押两年多了。津津一家四口都是大法弟子,为了营救津津全家做了很多努力,经常去看望津津,与他在法上交流,增强他的正念,师父的新经文几乎也都能及时的让他看到。全市的同修们也一直坚持不懈的发正念加持津津早日闯出魔窟。特别是当津津绝食时,更是积极上网呼吁营救,同时本地的同修大量的发资料、粘贴不干胶、给劳教所写信、打电话等进行配合。可是两年多了,津津还是没有出来。目前津津身体已出现了比较严重的心绞痛“病状”,但奇怪的是去医院又检查不出病来。这使津津和津津的家人及同修们都感到有些困惑。

这期间,本地有几名被送到那里的同修几个月内都先后正念闯出。津津到底差在哪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决定与其家人一起去劳教所看望津津,希望能和他交流找到原因,尽早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七月初的一天,我们一行四人(他父母、姐姐),踏上了看望津津的列车。路上我们不停的发正念:解体邪恶的一切干扰,请师父加持,我们一定要达到此行的目地。

到了劳教所,我以远方亲属的身份顺利的同家人一起见到了津津。狱警片刻就离开了我们,去一边聊天去了(他们都知道津津的父母是大法弟子)。我赶快抓紧时间与津津交流(其他人发正念)。我们针对师父要求我们做好的三件事、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及其身体出现的“病业”状态,在法上進行了比较深入的交流。交流中津津觉得很有提高,并从中认识到了自己的一些不足。

我们谈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我便走到接见室的另一头(因几个狱警都在那聊天),我与一个正主管津津的中队长客气的寒暄几句后,便根据津津目前的身体状况,向他提出“保外就医”的要求。不料他却说出一番让我感到很意外的话。他说:“就津津而言,我们巴不得他快出去吧,我们也少一块心病。他一会儿这疼,一会儿那疼的,不但影响我们休息,还得领他上医院去检查,可是到医院又查不出来病,我们又不好暗示大夫给他说重点儿,好让他保外就医。要说了,说不定人家会认为我们受贿了呢。其实就他呀,他在这儿违规我们都放他。可是他太老实了,就是让他违规他都不违规。”

我听后感到很吃惊,连忙问:“中队长,他怎么个违规法呀?”他看了看我,沉思片刻说:“喊法轮大法好。”他这句话一脱口,我的身心顿感震撼!激动得跑过去告诉津津:“津津你听到了吗?警察说就是你违规喊‘法轮大法好’都放你!”津津同家人听后不禁一愣,仿佛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这不是师父在借警察的嘴点我们吗!

离开接见室,我的心一直不能平静。我感到自己对师父的许多讲法好象突然间有了更深的理解,看到了更深一层的内涵。特别是对师父于2003年《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的一段话有了更進一层的认识。师父说:“明慧网登一篇文章,有个学员一路讲着大法真象、喊着“大法好”,不管带到哪儿,恶警说什么我都不听,你打我骂我再狠,我也就是这样。那个劳教所吓得赶快退回去:我们不要。因为它们想:我转化不了她,还影响一大片,它们还拿不到奖金。没有办法,那派出所那往哪儿留啊?没有办法,送回家去了。”

由此我悟到:津津在劳教所两年多了,虽然表现的很坚定,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并多次绝食抗议,有一次竟长达3个多月。现在环境开创的相对来讲比较宽松,有时也能够学法炼功、发正念,且不劳动、不穿劳教服,还能在一定的区域内活动。但是,由于津津人比较老实,性格内向,不爱说话,所以很少对他人讲真象。师父说了“讲真象是万能的钥匙”。(《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我想这也是津津不能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个原因。

修炼就是为了提高,要想达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还需要不断的突破和升华,不能安于现状,更不能有求安逸之心,要想达到更高的境界,就必须得用更高的法理来严格要求自己,最后放下自我,放下生死。也许津津就差在这吧。联想起狱中那些坚定的同修,在邪恶少之又少的今天,还被非法关押着,我想真正束缚他们的不是邪恶的樊笼,而是他们自己的人心。要不然师父为什么告诉我们“了却人心恶自败”呢?我悟的不一定对,因为每一个人的修炼情况都是不同的。今天写出此文,希望对同修,特别是对狱中那些坚定的同修能有所启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最后让我们以师尊的这段讲法共勉“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警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