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修们交流对“慈悲能溶天地春”的感悟

珍惜昔日同修


【明慧网2005年9月18日】一次我与同修到A同修家交流,一進门,A同修就高兴的说“快来吧!我盼你们已经很久了。”我们在交流中,发现A同修的爱人还在邪悟之中,女儿在迫害中不炼了,有时看看《转法轮》,但后期经文不看,不发正念,也没写严正声明退邪党组织声明。听了这些话,我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她女儿从看守所出来4年多了,她爱人也出来一年了,怎么还没归正?我想和严正声明有很大的关系。一会儿,她爱人下班回来,我们和他谈了几句,就说到严正声明的事,他说写过了,是写过了,由于没用真实姓名,没有上网。希望他再写一份,可他坚持不写,说是写过了,用不着走这形式,没上网是“他们”的问题,这也不是偶然的,说着就走了,中午回家也不和我们交流,吃完饭就上床睡觉,起床后有事就走了。已是下午5点了,他还没回来,我们起身要走,我边走边想,这不是白来了吗?怎么也得让他从法上认识上来呀!结果真是,还没等我们出门,他回来了,我们又返回去坐下,再一次和他交谈。

这次我想:她们两个发正念,我和他谈;他说时,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他背后的邪恶黑手乱法烂鬼,邪恶洗脑产生的邪恶因素,以及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他不说了,我就说严正声明的重要性。在和他交谈及发正念的过程中,正念特别强,就觉得象完全沉浸在师父强大功的加持当中。经过了一个小时的正邪大战,终于从邪恶势力的魔爪中把他拉了回来,并且他亲自写了严正声明,而且把我们送回家,说了他回来后同修对他的态度,走时高兴的把师父2000年~2005年的后期经文请了回去。

听了他出狱后的经历,才知道他一直不能摆脱邪恶势力的控制与我们这些同修的心态是有关系的。因他在狱中做了违背大法的事,有些同修不是善意的帮助,让他从法理上真正认识,摆正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和个人修炼的关系,而是用人心对待,排斥、指责,到处在学员中散布他是魔、掉下来了,不让和他接触。有的直接批评说:“你不要再干破坏大法的事了。”这一切恰恰促使他封闭了自己。他不明法理,虽然也做着讲真象、发正念的事,但认识上还是接受着邪恶的理。退邪党大潮刚刚开始,他在写退邪党声明时,也写了严正声明,因都是用小名,上网人只把退邪党声明上了网,而严正声明没上,(因严正声明用小名不行,必须用真名)。但针对这件事,协调人没有善意的告诉他再写,而是在学员中说了一些他的闲话,导致他至今还不知道严正声明没上网(他不知道必须用真名),就这样死死的被旧势力、黑手烂鬼控制着。

同修们啊!我们是救度众生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对同修更应该善意的帮助,慈悲的救度,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你的责任更加重大了,如果因为你的失误造成一个大法弟子的淘汰,我想这个罪可太大了。”如果到法正人间那天他还没归正,那我们没负到责任,不也是有罪吗?帮助昔日的同修也是我们的责任之一啊!

几年来,我们地区一直存在着一个问题,一些学员对于在被迫害中承受不住邪恶的残酷压力违背大法要求的同修不是帮助,而是排斥,把他们拒之门外,原因是保护自己,连师父的经文和真象资料也不给。还有的学员不修口,在学员中到处散布谁谁在迫害中承受不住掉下来了,成了魔了。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我也不承认什么转化不转化的,你看他心里呀。我还这样想,你们知道吗?那个旧势力它为了让他转化,给他造成很严重的心理上的迫害。它知道这个我是不承认的,采取什么办法呢?它把他有正念的一边儿,就是修好的那边隔开,不让他的思想接触上,然后问他人的表面。而人的表面人的东西与后天的意识太多了,修好的一面又不起作用。在这种情况下你迫害他,你叫他写了什么我都不承认的。旧势力知道我不承认,它为什么还这么干呢?它能够起到一种作用,就是想破坏学员的意志。做错的学员就会想,唉呀!我写了这个了,我完了,师父不能管我了,我对不起大法了,从此就变得消沉起来了。这是它们的手段,我是不承认的。跌倒不要紧,不要紧的!赶快爬起来!”师父都不承认。我们怎么能承认呢?许多同修现在还在被邪恶迫害着,我应该是想办法营救,发正念,而不是说闲话。

还有的学员不修口,到处在学员中传,谁谁对私生活不严肃呀,等等。其实你把说别人的心放在法上,多做些大法的工作多好。师父在《转法轮》里写到:“还有的人传些小道消息,他传他,她传她,津津乐道的在那儿讲,好象他消息灵通。我们这么多学员都没有他明白,别人没有他知道得多,他已经形成自然了,可能是不自觉的。他在潜意识中就是有这么一种显示心理,不然传这些小道消息干什么呀?”你在传这些消息的时候是不是显示心造成的。

不过,如果真有学员这样,我想也应该改邪归正了,师父在几个讲法中也谈到了这个问题。《精進要旨•修者忌》中讲:“执著于色,则与恶者无别,口念经文贼眼相看,与道甚远,此乃邪恶常人。”连一个好人的标准也达不到,更谈不上大法弟子的称号了,即便是做了多少大法工作,不把这颗肮脏的心去掉也是难说结局会如何的。

最近,有的学员在妒嫉心的指使下,在学员中搞帮派,奉承一些学员,修的怎么好呀,大法工作做的怎么好呀,长的多么漂亮呀!使一些学法不深的同修盲目崇拜和沾沾自喜的随从。师父在《修者自在其中》说:“做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你被他赞扬的沾沾自喜时,是不是考验?恭维别的人的,如果他生出欢喜心,掉下来了,是不是你就造业了?何况再用这种方法拉拢搞帮派,这是大法所不允许的。师父在《定论》中已经明确的指出来了啊。正法進程已经到了尾声,在这正法即将结束的紧迫时期,我们不把这些心去掉,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三件事”,能对得起师尊,对得起自己,对得起众生吗?

写到这儿,我想起了一件事。那是2002年,××资料点在做真象资料时,同修之间的意见不统一,闹矛盾,有的争的面红耳赤,甚至相互不配合,时间不长,被邪恶钻了空子,好几个资料点被抄,损失几万,20多名学员被抓。现在,我们应该吸取教训,搞帮派就是制造矛盾。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说:“其实你们的矛盾就是你们提高中要过的关。都在提高当中,大家都向内找自己。”同修们,我们要静下心来多学法,冷静。清醒。理智的从法理上对照自己,修正自己,用慈悲——洪大的慈悲去宽容别人,不断从法上提高,使我们整体上形成一个正的环境。其实,在矛盾当中,彼此那颗不平衡的心是什么东西呀?不就是一个为私为我的私心吗?这颗私心都不愿意放下,怎么修到新宇宙中去啊?说话言不由衷,不就是为了讨好别人吗?如果没有一个肮脏的心理作怪,会有这种行为吗?修炼何等严肃的事,万不可人心凡重啊!

写出这些,曝光我们在这些方面的不足,希望我们能够整体走的更好,更正。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