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条件的向内找


【明慧网2005年9月19日】

和同修相处中渐渐去掉人心

这一年来最大的收获就是和同修的相处中渐渐去掉了许多人心。从小我因为个性直,总学不会如何和别人相处,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也不喜欢听别人的意见。这样的个性,本能的排斥各种团体活动,可是有时还是会担心,比如:若是遇到闪不掉的婆媳问题怎么办? 为了防止这样的问题出现,我还在婚前买了自己的房子,只因为不想改变自己。

可是走到修炼的路上,只要是执著都得放,没有能躲过的。前一阵子,因大法工作的需要,我必需和大陆来的同修共事,这让我非常担心,虽然我们同修一部法,可是因为两地文化的差异,很多事情会因为无法沟通而产生矛盾。果然,没多久出现了很大的矛盾,我反思自己对人说话应对还算客气,为什么同修的情绪反弹如此大? 修炼前若遇到不顺心的事,总是想:顶多换工作嘛!但这是大法工作,总不能因为有了矛盾就闪开吧!所以要求自己要忍,第一天找人诉苦,第二天还想找人诉苦,第三天平静下来了,开始想,到底要我悟什么?

当自己愿意向内找时,答案自然就会浮现:我突然发现自己修炼前的人生是为了“不想看人脸色”而努力──像高职毕业后为了让别人重视自己而考大学;为了不想依赖家人而半工半读;这在常人中看似不错的“上進心”,其实包含了很多人心,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也说:“你就得听那些不好听的,你就得能听那些不好听的,(鼓掌)否则这个最基本的修炼问题你都没解决,自己还说自己是大法弟子。”说来说去还是自己心性需要提高的问题,所以这次不能再闪开,决定面对这样的考验。当自己先打开这个结之后,没多久,同修也有所改变,她和我说:“这阵子多听了几次九评,发现自己真的被党文化影响了,其实之前你对我说的都是真事儿,可是那时我总是往不好的想……”师父的安排,让我和同修看到自己不易发现的执著。

和大家分享另一个做大法工作的体会:去年同修通知我参加某小组开会,我才发现自己已列入某小组,而那小组的同修我都不熟只是用网路交换讯息或开会。我不喜欢束缚,不想参与团队运作,在犹豫去留之时,我决定把我心中的想法告诉同组的同修,而同修也包容我的任性,让我保持现状。

记得有一次小组同修建议我把某个部份改一下,我觉得不想改,就回了信说不想改,同修再次耐心的和我说明修改的好处等等,可是我的心意还是没变,但是之后一整天心里不太舒畅,晚上我问我先生:“我真的太执著了吗?”我先生说:“是啊,这样不是执著是什么?”我还辩解着:“我只是按着心里真实的想法行事而已啊!”隔天一早我收到另一个小组同修的信,她发现哪里有问题没有注意到……看了这封信之后,我的心就愿意改了,因为我若早接纳同修的意见,就可以提早发现这个问题,让其他同修少受损失的。这一次的经验让我学到要多考虑考虑别人,考虑这样对别人是不是有好处,如果对别人有好处就该放下自己的执著。

还有一次我向小组提了建议,可是没有得到全部的认同,所以决定隔天再开一次会。我心想,我想说的昨天都说了,而且麦克风也坏了,就藉此告诉同修晚上的会不参加,可是下午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同修,大家因为我的提议而开会,而我却不参加,心里觉得内疚,就先骑车去镇上买麦克风,再继续考虑。到了晚上忍不住上网去看会议开得怎样了,大家看我来了都很高兴,我把我的建议换个角度再讲一次,结果发现这次大家都听明白了,觉得这个提议很好。小组同修马上向内找说:昨天因为不够重视我的提议,所以才没听懂我的意思,我说:“可能我自己今天有些突破,所以才能讲出让大家听得懂的话吧!”就这样我们悟到整体提升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在这半年多,我看到小组的同修们为众生负责的态度;我看到了同修们互相包容,主动补上他人的心;我看到同修向内找的功力,在同修正念正行的场中,我也跟着往前走,感谢师父的安排,让我加入大法团队,去掉自己的不足。

每个修炼人都要走出自己的路──没有参照

另一个深刻的体悟是:每个修炼人都要走出自己的路──没有参照,真的是没参照,因为大法弟子扮演着常人中的各种角色,也用常人这个角色证实着法,像我是个家庭主妇,如何用法的标准教养小孩,如何和没有修炼的老师、家长互动,这都得自己去悟。

以教养小孩来说,也有很多要自己去摸索,遇到心性考验时,心里的挣扎只有同修才能体会吧!有个同修她的小孩和我的小孩同龄,所以从小他们常一块儿玩,每当小孩有争执时,我都会先处罚自己的小孩,可是几次下来,我觉得不对劲,所以我开始观察他们,我讶异的发现:同修的小孩向大人告状时,有些是没有发生的事,这会让我沉不住气,一方面也怪自己做不到“不动心”。我想和同修讨论这件事,可是实在难以启齿,后来矛盾不断加大,最后我选择减少小孩见面的机会来逃避这个问题。

后来同修和我说她的小孩被诊断出来有“过动”倾向,我才明白她的小孩那些情绪失控的行为不是故意的。我问儿子:“每次他那样说话,你会生气吗?”我儿子说:“不会。”我又问:“你为什么不生气?”儿子天真的说:“为什么要生气呢?”从儿子的纯真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我是个修炼人,为什么要等到医生判定这小孩“过动”之后,我才愿意包容他;我的慈悲心何在?为什么我不能设身处地的为别人想,同修带着这样的小孩,吃了很多苦,而我没有伸出援手,只是在旁抱怨她太溺爱孩子。

即使再熟悉的同修,同修之间也要在法上交流,小孩教养的问题也不例外,现在我从新的角度看这些小孩,更是有不同感触,只要我们能守住心性,在法上精進,相信小孩在修炼的环境中成长,也一定能纠正一切不正确的状态。

无条件的向内找

前面说了一些各方面的体会,而最大的发现就是要“无条件的向内找”,如果被人这一层的理所蔽,只要觉得自己占理,就会用人的理在维护自己,不肯静下心来向内找,那就什么也发现不了。所以不论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能降低对自己“真善忍”的要求。每当我通过考验再往前修,回头一看自己以前引以为豪的“真”,其实里面的“善”和“忍”都是不够的,有时伤了人还不自觉,所以修炼的境界可以很高很高,只看自己怎么修。

每当遇到矛盾时,我都会想到师父《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的这一段法,最后我恭读师父这段经文:“我们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够在我们自己这方面衡量一下,我说这个人真了不起,在圆满的这条路上就没有任何障碍能挡住你。我们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在向外看,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心里头有一种不公的感觉,不去想自己,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个最大的、致命的障碍。过去一些人讲修炼不上来,怎么能修炼上来呢?因为这是一个最大的障碍,谁都不愿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觉得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还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里做得不对,真的很难做到的。如果谁能做到,我说在这条路上,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在你生命的永远,都没有什么能挡住你,真是这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