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说真话惨遭乡政府恶徒折磨


【明慧网2005年9月2日】我在人生道路上经历了许多沟沟坎坎,重重矛盾。结婚二十多年来丈夫不是打就是骂,受着侮辱,过着这样不被当人看的日子。自己委屈愤恨,曾想过和丈夫离婚,也想过轻生,两个孩子也整天担惊受怕,跟我受罪。我总在想为什么丈夫会对自己这样,我做错了什么,可是思来想去,没做错事,可他就这样对待我。我想来想去,找不到答案,从此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和希望。在矛盾的困扰当中,为了麻醉自己,学会了吸烟和打麻将这些不良嗜好。

就在我对人生迷失方向的时候,98年冬季我喜得法轮大法。通过看书学法使我这个对生活失去信心的人,一下子对人生充满了希望,多少年的不解之迷在李老师讲的这部大法里找到了答案,使我的心胸变得开朗宽阔,在我的人生道路上指点迷津,指出了一条光明大道。李老师把一个做人的道理和深奥的宇宙法理字字句句讲的是那么得深入人心。通过学法修炼,我把吸烟、打麻将、和丈夫打架这些不良现象全部都去掉了,改邪归正,和丈夫的大哥、二姐家的矛盾全都化解,我主动地和他们说了话,使家庭和睦,使我的道德得到回升。通过不断地学法修炼,我认识到了做人的真正意义和价值,感受到了大法的博大精深,更亲身体会到了什么是身心健康,怎么样做一个符合真善忍的真正的好人。

就在我学法修炼正起劲的时候,99年7.20江泽民邪恶集团开始对法轮功迫害镇压,诬蔑法轮大法,当时我很纳闷:李老师传的这部法让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怎么是×教呢?中央怎么会反对呢?难道做好人不对吗?再说大法修炼没有形式,没有教堂、教规,修炼大法的学员想学就学,不想学就走,说成×教不是无中生有、胡说八道吗?思来想去就是想不通。我想作为一名大法修炼的实践者,知道大法怎么回事,应该站出来说话,所以我和同修一起去了北京证实大法的好,目的就是想把大法的事实真象说明一下:法轮大法不是×教是正法!可是江泽民集团利用手中权力就是不让这些大法修炼的人讲事实真象说真话,谁要说真话,他们就抓谁。

就这样我被强迫送回乡政府。到乡政府下车后,不问事情原由,副书记李X就是一顿耳光,还办了几天洗脑班。因那时学法少对法认识不深,在他们的强迫下写了他们所谓的保证书,还拿了900元罚款才放我回家。回家后,他们还怕我去北京,又对我和我的家人进行骚扰,给我下传票,让我去把身份证交到乡政府派出所。在传票的压制下,我丈夫逼我和他一起去了乡政府交了身份证,又一次写了保证书。自从写了保证书以后,我总是无精打采,我在想为什么要向他们写保证书,因心里放不下大法,又学法对照自己所做的一切完全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违背了大法,悟到这儿心想不能服从他们。

在2000年3月8日第二次去北京证实法,因大法弟子不说假话,说是证实法的,恶警们就抓,又一次把我弄到汽车上送到不知是什么名的派出所,笔录了姓名地址,3月9日下午把我接回乡政府。下车后,李X、张××,还有张、石两个人,他们四个人把我围在中间就是一顿乱打,打后又有姓张的用手电抡起来照我的头顶砸来,只听“当”的一声把手电打飞了,他住了手。那个姓石的用脚把我的左脚面踩去一块皮。他们打了一阵后,我们村队干部跑来恶狠狠的打我头部,边打边喊:谁又叫你走的?谁又叫你走的?你怎么这样不要脸。边打边骂,等他不打了又是这个审,那个问,到了晚上他们也没有给我饭吃。他们吃了饭后,李X、张××、张X几人又气急败坏的来到关押我的房间里,先是张××用铁条做成的钩子打我两条腿的腿肚子,不知打了多少下,把腿肚子打成青色长达20多天。打完腿后,又强迫我脱掉鞋,扒去袜子,光着脚丫在水泥地上,张抡起铁钩子打我两只脚的脚趾,还打我的手指。他打了一阵,又换上李嵩,他先是羞辱我,把我围的纱巾解开套在我的脖子上,把我两只胳膊倒背吊上,用纸搓成纸卷塞到我的鼻孔里不让动。羞辱完以后,让我面对墙壁,揪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撞完后又把我身体转过来背靠墙用脚踹我的胸部。他打了一阵,又换上张红用竹板条帚打我头顶。因他们不管怎么对我,我都不吭一声,气得他边打边喊:我就不信你不疼。直到他把条帚打成两节才住手。他们打累了在旁边看着的一个人名叫郭X,他们四人就打扑克,一夜没让我睡觉,光着脚在水泥地上站了一宿。天亮后他们怕别人看见他们的所为,就把纱巾给我解开,让我穿上鞋袜,然后就洋洋得意的走了。

到10日下午又有几个恶警把我弄到他们的屋子里,对我再次动用暴力。有一个不知姓名的恶警把铁钩子抡起来打我的脚踝骨,边喊边打:我叫你不疼!我叫你不疼!直到我把腿挪开他才住手。他住手后,沙××又用拳头打我的眼睛和面部,打成青色长达20天左右。打完之后,他喊让我跪下,我不跪,几个恶警把我围起来踹,踹倒我就坐着,他还喊让我跪下,我就是不跪,他们就拽我的头发想把我拽起来给他们跪下,我就是不配合他们,我就打着坐不动。他们没办法才把我押回关押我的房间,用手铐把我铐在椅子上。他们这样对我,我就绝食抗议一个星期左右,他们才把我的手铐打开。出入上厕所他们都派人跟着。他们为了达到勒索钱财的目的,长时间拘留我,我丈夫又急又怕病倒了,我知道后,我要求回家看望丈夫,他们不让,他们趁这个机会对我施加压力,为了让我顺从他们,千方百计迫害我家,他们趁我丈夫病倒,跑到家中去抢东西抄家,抢走我的录音机和农用三轮车,等我丈夫好后去要车还跟我丈夫要了100元。对我一次又一次施加压力。不管使用什么招,我修炼大法的心就是不动,反而更加坚定,他们对我打骂不行,抄家也不行,往上送吧,又怕丢掉乌纱帽,没办法就以敲诈勒索进行迫害,直到从我丈夫手中敲诈了4000元才让我回家。

回家后,因丈夫和孩子受了他们的毒害和利益的伤害,不明是非,把恶人所迫害的一切怨恨全对向我,把恶人的迫害强压在我的身上,我不承认,我反过来说不是我迫害的这个家,是乡政府那些恶徒,我也是受害者。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直到今天我还受着他的打骂侮辱,不让我炼功,一看到我炼功就打,一看到师父的讲法书籍就毁,因为这,我产生了一种怕他毁书的执著心而长时间不能学法,有时学也是背着他学,不敢堂堂正正的面对。几年来被这个怕所困扰。

通过在近一段时间内看到师父2003年和2004年的讲法,以及和同修切磋,我找到了自己在修炼过程中学法不精进、对法不坚定的各种执著心。通过学法,我坚定了信心,提高了对法理的认识,悟到了师父赋予我讲真象救众生、发正念除恶的重大责任,再回头看看自己失去的宝贵时间是多么的珍贵,我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坚定不移的学好法,走师父给自己安排的修炼道路,做好三件事,弥补过去的损失,从哪儿跌倒,从哪儿爬起,跟上正法进程,我严正声明所写的一切保证书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师父不承认它们安排的一切,我们大法弟子也决不承认,把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全部解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