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7年来不同时期过“病业”关的体会


【明慧网2005年9月2日】我是一名大学老师,今年57岁。1998年得法。炼功前我有十几种轻重不同的疾病,长期药物不断,脸色蜡黄、头晕、体弱、疲惫不堪。拖着这样一个身体,还要完成繁重的教学和科研任务。说来也是机缘,我竟是为了晨练不出汗,不用冲洗就能上班而炼了法轮功。万万没想到《转法轮》中的高深法理深深的吸引了我,连续看了三遍《转法轮》和所有能得到的资料。这时身心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修炼7年来没吃过一粒药,由一个多病的身体变得非常健康。周围人都说我变了一个人,年轻人说我一天到晚用不完的劲,有时还来例假,上街买衣服别人都说我在45岁以下。

今天的状态是来之不易的。在修炼过程中,心性关过的好,“病业”关就会少。心性关过不好,过“病业”关就比较难,它们是相辅相成的。其实对“病业”问题,师父多次讲法中都反复、具体、明了的阐述过。由于每个人有不同的修炼道路,又有不同时期的正法形势对修炼人的不同要求,所以使得有些“病业”关过得容易;有些“病业”关过得很艰难;有些“病业”关甚至很难过去。我亲身体会到关键问题是:修炼人学法的深入程度和能否紧跟正法進程是问题的关键。只要用法严格要求自己,时刻意识到自己是炼功人,一切关、难都能迎刃而解。

下面谈一下我自己在“病业”关方面,跌跌撞撞所走过的修炼道路。

一、炼功初期——忍

刚开始读《转法轮》象看小说,只想研究研究法理,并不相信炼法轮功还会好病。可事实让我完全折服,曾记得第一次晚上去学炼功动作,在水塘边,很冷。心想今天肯定会复发重感冒和鼻炎,可回家后却一切正常。因此我对法轮功产生了好感。这时,我还在反复发作一种具有10多年病史的某种霉菌感染,这种病菌非常顽固,一直无法根治,内裤都是用沸水煮后再穿。炼功半月后又发作,奇痒难忍,红肿皮烂。我丈夫是个医生,让用药。我说:我们书上讲了,这不是病,“难忍能忍”,我能忍。当时是晚上11点多钟,说完就睡着了。第二天就奇迹般的好了,直到现在从无复发过。这真是书上说的:老师把病根去掉了,自己再承受一些,所出现的柳暗花明又一村吧!

我想法轮功真不一般,书里说到做到,每天认真学法炼功,身体变化很大,精神状态完全变了样。没过多久的一天早上,胸口又堵又痛(原来有过心动过速),一阵阵又吐又拉,说不出的难受味道,眼泪直流。丈夫让去医院,我不同意,他又给我按摩穴位,我把他一把推开。因为这不是病,是消业。坚持不用常人的任何办法,我相信大法,相信自己能够吃得苦,忍、忍、忍,一定能闯过这一关。到下午3点钟,丈夫看着我难受的样子实在不忍心,自己的那么多治病方法在我身上竟无用武之地,他没有任何办法。就给我放“普度济世”的磁带,一会我就睡着了,醒来后,全身非常舒服,吃了苹果,吃了饭,晚上一切正常,送客人上下5楼腿不软心不跳。按书上的要求做,“忍”使我闯过了一关又一关。

我不把一切“不适”当成病,寒冬肚子痛照样喝冷水;胸口长疮不管它,嗓子哑说不出话照样上课,教学效果还很好。只要身子能拖得动,工作不停,家务活照样干,再难受也坚持不让别人照顾。因为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没有我过不去的关。之后家里人总埋怨我为什么不告诉他们。

二、忍,去除执著心

随着不断的学法,明白了在“病业”来时只“忍”还不行,还要找自己的执著心,把它去掉。如一次,出现了急性肠胃炎式的“病业”,连续腹泻一天一晚,我照样上班,第二天晚上,心慌、难受得厉害,大概医生讲的“脱水”就是这种状态吧?这时我产生了怕心(因为在几个月前,我们单位有一个常人得此病由于晚送了医院而死去),担心会出问题,动了去医院的想法。但马上发现是错误的念头,是“怕死”的执著心,师父讲了“不会出现任何危险”,有了这一念,奇迹般的呕吐和腹泻停止,很快恢复正常。丈夫说要是常人,住院一周吊水消炎、吃药也难恢复得这样快。在这个阶段中,遇到了几次轻重不同的“病业”现象,都用“忍”和去执著心的办法较顺利的过去了关。

我已经修炼了一年,丈夫在注视着我,暗暗在研究我的一个个“病症”的彻底“根治”。多年来,他关心我,使用最好的药和医疗方法给我治病,用各种办法给我补养身体,可我的身体越来越差。为什么自从我修炼法轮功后,精力充沛,浑身是劲,有病不用吃药、打针、就好,并且好的那样快而不复发。他用医学的观点统统解释不通。所以从1999年他也开始了修炼大法,6年多来他每天给病人治病,可自己从不吃药、打针、手破皮也不涂一点红药水。可他的脂肪肝、椎间盘突出、肺炎等等疾病全好了,身体非常健康,病友说他身体好,医德好,是一个好医生。在这个阶段我遇到任何事情,不只是忍,还要注意向内找,去掉执著心,都能走好每一步。

三、主意识强,正念足,铲除旧势力的一切黑手、烂魔和恶鬼

正法形势飞速向前发展,大法弟子的担子更重了,除了个人修炼还要進行证实法,助师世间行。这时我又出现了“病业”反复,并比以前更重,又吐又拉,呕出的食物和水的混合物变成浅红色,拉出的为褐色,这一关过的真的艰难,到了实在难以忍受的地步,牙咬毛巾手抓床,一分钟都不想呆了,只盼望早一点过去这一难。最终还是用忍、去除执著心和对师对法的坚信艰难的闯过了这一难。心想我的业力怎么这么大?“消业”怎么那么多?修炼怎么那么难?不能理解是为什么?以前过了的关,又出现反复,并且更重。后来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才明白原来是旧势力开始对大法弟子進行邪恶迫害,而我却当成了“消业”在承受。让邪恶钻了空子。

开始我对旧势力认识不清,对发正念似信非信,除恶不够认真,又忙于工作,学法不够,接连不断的出现了身体不适的状况,如发烧发冷、鼻炎、红眼病等等。我的工作和生活受到了干扰,很着急。这段时间多次感觉到旧势力的邪恶,黑手的存在,我心急且又无能为力,自问:怎么就修不好呢?我的问题在哪呢?向内找啊!找啊!总也找不准。很困惑。

一同修提醒我:主意识要强,正念要足。点到了我的关键问题。我更认真学法、发正念、除恶,讲真象。身体情况完全不一样了,更精力旺盛的做着三件事。过了一段时间的一天,我一个人在家,突然肚子痛,蹲在厕所里一阵,越来越厉害,两眼发黑,浑身无力,天旋地转,实在无法支持,想倒在厕所里或者爬到门口叫邻居送我去医院。当时脑袋一振:我是什么人?我是修炼人,象什么样子。闪现出最近的执著是:一位修得很好的同修,因“病业”关过不去而住進了医院,我着急,便成了执著。接着高声吼道:什么黑手烂鬼,敢来迫害我?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一切邪恶的东西必须马上解体,即刻解体!即刻解体!并请师父帮我。这一念一正,身体马上恢复正常,几分钟后,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深深体会到:真是师父慈悲,大法无边,威力无穷啊!

在师父重锤的敲打下,我逐渐成熟起来,学会了遇到问题时,怎样去执著心,如何忍,有师在,有法在,旧势力的什么黑手、烂魔和恶鬼我都能把它很快彻底消灭掉。我经常想,不修炼时我怕鬼,现在鬼怕我。身体健康,精力充沛,能更好的做好各项工作,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只觉的自己又回到了青少年时代。

四、铲除恶党邪灵和各个空间的邪恶因素

我能修炼这么博大精深的宇宙大法是缘份,在随师正法的道路上一定争取走好每一步。可当触及到自己的灵魂深处时又是那么的不容易。师父向世间转轮了,我想世间会有一个大的变化吧。可没想到自己也得有一个彻底的更新,甚至脱胎换骨。2005年元旦在一个灯会上,我和丈夫用数码照相机照了60多张照片,其中50多张有法轮,有些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大小不一。不觉产生了欢喜心;对“九评”开始也不够理解,觉得任何政党都会有很多错误,不只是共产恶党。由于跟不上正法形势,又一度出现了严重的身体不适,发烧,发冷,咳得厉害,夜不能寐,持续的时间比较长,我用以上的方法都不能解决问题,铲除共党邪灵也不见好转,又出现了吐血,指头大的一砣一砣的红褐色脓血,吐了4天。我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我从开始一直在找心性上的问题,一直在清除旧势力的一切黑手、烂魔和恶鬼,为什么这一关就过不去呢?我苦苦的思索,终于弄明白了:师父不计任何政党、任何生命过往之过,只看对大法的态度,对正法的态度。恶党选择了与大法为敌,神佛就要清除它。我一直生活在党文化中,每个细胞都充满着共党邪灵因素,想一退了之,没那么容易。

回想起来,自己一直在谎言中生活,刚上中学就打倒刘、邓,神经质的走过了10年文革,我一生在受蒙蔽中做着错事。修炼法轮功后,拨开了我的终生迷雾,认清了共党邪灵的真面目,邪恶之首为了自己的权利,搞假、恶、斗,为了满足自己妒嫉心理,黑白不分,好坏颠倒。我明白这些后,从思想上与其彻底决裂,并且铲除共党邪灵在自身每个空间的邪恶因素。这时身体也恢复了正常。

以上是我修炼路上的一些真实体会,也是师父像带小孩子一样带我走过的每一步。一旦跟不上正法形势,就摔跤,就吃更多的苦。7年来尽管修得不顺利,但无论有什么样的“病业”都能走过来。

过好“病业”关看似自己的事,实际上与救度世人关系密切。我因开始“病业”关过得顺利,爱人炼了功,儿子也信真善忍。有的亲朋好友看我身体那么好也来学。讲真象往往以身体好为切入点,效果很好。去商店买衣服别人说我年轻,与实际年龄不符合。我说我是修炼了法轮功。别人问这个功真的那么好吗?就可以根据情况讲真象。所以过好“病业”关,是修炼人的一个非常具体、非常重要而又非常现实的问题。下面根据自己修炼过程的体会和教训谈一点想法,也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五、“病业”来时修炼人反映出的几种现象和应该注意的问题

(1)“病业”来时不吃药、打针、去医院,而用一点什么“风湿膏药、按摩、大蒜子消炎等常人的手段”行吗?我觉得首先是把自己放到了常人位置上了,使得“病业”现象加长,也是不能彻底去除“病根”的关键原因。稍有难受时就不知道自己是修炼人还是常人了,实际上是把师父给清理出来的“病业”又压回去了。

(2)“病业”来时一边吃药、打针、住医院,一边加强学法炼功,甚至还做三件事。这不就是明慧网上一篇文章中所写的“一手抱着佛,一手抓住常人”的行为吗!这种现象只能说明对法的怀疑、不信。结果造成了“病业”的拖长和过关很艰难,也就是师父说的“意不坚 关似山”(《洪吟(二)》)。特别是天年到了而延寿修炼的老年学员,可能会造成更大的麻烦,甚至过不去关,严重的会给法带来负面影响。

(3)“病业”来时只去医院检查一下。那不是还是把它当成了“病”吗?否则你去检查什么?自身业力可能造成奇奇怪怪的“病症”现象,检查有重病了你怎么办?说到底还是对法不坚信。

医院是个很复杂的地方,对修炼人干扰很大,吃药、打针会把“病业”压進去,现在不犯,今后犯,今后患起来更重。师父在不断的给我们净化身体,彻底把病根去掉,当然自己还要承受一部份,否则就等于欠债不还。那么一难受就用常人的办法把它压進去,还怎么修炼哪!

真正的修炼人“病业”来时应该做到以下的几点:

1. 主意识要强,正念要足,坚信有师在,有法在,任何“病业”关我都能过得去;
2. 如果在法轮功里解决不了的“病业”问题,任何常人的办法(包括医院)均不可能解决,所以对以上(1)-(3)的几种现象连想都不要想,当然更不要做;
3. 坚持认真学法,向内找,反复查找当前自己最明显的执著心,彻底放下它;
4. 铲除旧势力的一切黑手烂鬼、妖魔鬼怪;
5. 铲除恶党邪灵以及在各个空间的邪恶因素;
6. 还要有“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的决心。尽量不惊动周围的人,避免干扰更大;尽量坚持正常的做事。

另外还建议同修平日还要加一念:不管哪生哪世与旧势力签过什么约统统作废;有的人往往忽视这一点,认为我没有和谁签过什么约呀!问题是签过什么约你也不知道,用1—6的方法不解决问题时,有可能是签过约的地方抓住你不放,造成了过“病业”关的难度。

如果以上几点都做到了还不解决问题;或者遇到更紧急情况来不及思考那么多,可请护法神帮助,可以敬请师父帮助或者反复叫师父名字,还可以反复念正法口诀。

“病业”问题看起来复杂,物极必反的时候真的很艰难,但确确实实是“不会出现任何危险”。去掉“担心”和“怕心”,还要能吃苦中之苦,严格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真的会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病业”出现时,你把自己当作修炼人还是常人?你信宇宙大法还是信常人的一套和医院?有的人说:“家里的人一定要我去医院。”这不是对你的考验吗?你很坚定,这一关就很快过去了。否则就很麻烦,住院、花钱还会给法带来不好的影响。

只要对师对法坚信不移,在修炼道路上就会少受干扰,少走弯路,一切魔难都会被化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