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世界第一怕”

写给怕心重的同修


【明慧网2005年8月19日】我曾经是一个怕心非常重的人,表现出来的“怕”的状态,让别人难以理解和想象,我曾说:“我肯定是世界上怕心最重的人。”即使这样,我在师父的呵护和同修的帮助下走了过来。写出这段回顾,希望能对那些至今还没有走出来、怕心很重的同修们有所借鉴。

我从小就是一个比较善良但胆小怯懦的人,小时候就很喜欢修炼的事,对各种宗教非常感兴趣,对人生目地、哲学始终探索着,有了优越的工作后,还是想修炼一种高深的气功,但一直没有机会接触修炼的事情。直到96年底,我才遇到大法,了悟真理,走入真法修炼。

走入大法后,我不断提高自己心性,每天勤奋炼功,自己的疑难病彻底消失,家庭也由过去的冷漠走向和谐稳定,我在单位里表现出的廉洁、大度作风也影响了一些常人,同办公室的人普遍向善。

99年5月初,中华大地兴起了红色恐怖,单位领导找到我,问我是不是正在炼法轮功,我当时很坚定的说:“是!”嘴上这么说,可心跳到了嗓子眼儿,精神高度紧张,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怕,咬着牙齿让自己镇定,可就是压制不住。

后来,恐怖声势越来越大,领导隔两天就找我一次,每找一次我都是心惊胆战,有时两腿发软,脸色发白,大脑胀涨的,不知所措。我每天都是处在高度恐惧之中:看到领导开会,我会紧张得腾腾心跳,听到电话响,也会吓得内心颤栗,听到有谁说“法轮功”三个字,我便会脸色发白。一提到去北京上访,我就会更害怕,两腿马上支撑不住,一下就会蹲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当时天天都是紧张的浑身没力,精神世界只有两个字:“恐惧”。

99年6月份,我在恐惧之中向领导表示了不修炼,7.20过后就写了所谓的“保证书”。

我一直是一个很愿意遇事向内找的人,但是在怕心这个问题上,却怎么也找不到为什么。我觉得我不应该这么怕,因为我也不怕失去工作,也不怕邪恶用家庭威胁,我修炼以前的家庭已经很危险了,感情很淡,与父母也是因为因缘的关系一直很冷漠(修炼后才好转)。因此,我在恐惧的同时又加上了困惑,找不到执著根源的心理障碍。

后来有常人说:“是因为你太自私了,只想到自己。”我觉得说得很对,自己努力去掉私,可是成效不大。再后来同修指点说:“你就把怕当成别人。”于是,我就一直这样做着,但开始没有什么成效。

99年后的三年间,我每天都是在高度的恐惧当中度过,白天提心吊胆,晚上睡觉也是处在恐惧中,浑身象一千多根针扎自己一样,有时甚至怕得不想活了,真的是太痛苦了!但是想到这样做会给法带来负面影响,会被坏人用来诬蔑大法。其实这种对民众的恐惧威胁正是邪恶流氓集团的罪恶的见证,后来我就想:我到外地自杀吧,没熟人看见,也不会给法带来损失,可是我想自己既然修了大法,就不能把自己的生命不当回事,家人也受牵累,忍一忍吧。

在这个期间,单位领导找到我写一封“劝降信”给同修,我很害怕,一怕写了之后会遭恶报,二怕不写过不了关,精神上一惊一乍的,家人跟我说:“你别炼了吧,人家看你这样,肯定会认为你是炼功炼的,其实是你自己的问题。”我当时也真的想不炼了,可心里真的是舍不得,后来同修帮助我、鼓励我,终于我决定还是坚持,因为自己根本也放不下。后来我求救师父帮我,写“劝降信”的事真的就不了了之了。

当时,常人都看得出来我害怕的状态,当时主管领导对我的一位同事说:“别跟他(我)说某某事情,不然他又吓得够呛啦,他一紧张,我也害怕,我怕因为他出什么事情,我受到连累。”由此可见我的怕心之大,同时也给法造成一定负面影响。

我接受同修的指点,在极度的痛苦中,坚持每时每刻否定“怕”是我自己。后来渐渐的一个月中,有一两次不害怕的时候,有时维持几秒,有时维持几十分钟。在不害怕的时候,自己就想:我这不是神经病吗?!主意识太不强了!可是,没一会儿,怕心又起来了,自己只好采取防守的方式,否定它,不承认它是我。

后来,我每天坚持学法五六个小时,同时阅读了大量同修赴京证实大法的修炼经历,受到了极大的鼓舞。每当看到同修的正念正行经历时,我都好象是与同修在同一个状态,没有了害怕感,但身体外围好象有个罩让我动弹不得,不能真正去正念正行。就这样,在2001年底我感觉稍稍有一点好转。

稍稍好转后,我内心想做一些讲真象的事情,可是一想起来心就突突,睡觉的时候,浑身因极度恐惧而冰冷,感觉自己在一片泥沼之中,寸步难行。后来我一次次鼓励自己、激励自己,在后来的睡梦中,自己在泥沼之中好象可以很艰难的朝着正法修炼的方向迈出一步了,尽管很难,但是对于我来讲也是莫大的鼓励。

我终于有了一点進步。我原来只要刚有“去发传单”的一个念头,马上就内心打颤。后来一想发真象资料时,我就不特别害怕了。我试着拿一张真象资料放在自己楼门的住户门上,当时心脏狂跳,半天过不来劲儿。不过,有了第一次就逐渐的有了多次,但害怕的心还是很强。

有几次,我竟感觉自己是在生与死面前抉择,好象一发真象资料就会被抓、被判刑、被迫害死。我从自己家里走出来前,对房间里的所有生命说:“我要走了,可能永远回不来了,但我也要走下去。”当时心里还是很矛盾,正念与怕心在冲撞着,说话时还是心里打小鼓。就这样反反复复,好象有些好转了。平时,在常态下不会害怕了,但在有什么事情或有领导找我时才会害怕。

这个期间,我每次接到师父的经文时,都非常害怕,因为每篇经文都是鼓励弟子走出来的,而我如此之怕,根本达不到师父说的,心里又很怕失去大法。这种双重的怕,就这样长期纠缠着我。

后来师父的经文《建议》发表,我看后非常紧张,觉得自己算是完了,很是绝望。但是,在同修的长时间、反复多次的鼓励下,我开始想自己能不能向单位表明态度呢?感觉很艰难,但是知道自己不这样做肯定也是不行的。其实在这种较量中,怕心就在减少。

我在同修的鼓励下,天天发正念,开始我觉得:“象我这样的怕心,能发出什么正念呢?”所以一直认识不上去,也就重视不起来。后来同修给我指出来:“人家得法几个月的,发正念都可以起作用,何况你学了这么长时间的呢?”我于是开始重视,有一个阶段,我天天高密度长时间的发正念,当时每天爱人回来总是问:“怎么屋子里雾气昭昭的,有一层白色杂质在空中飘着,屋里都是烧胶皮的味。”这说明正念的作用很大,消除了很多邪恶,这也给我一些信心。

正在此时,领导找我,让我写一个对大法的认识,就可以恢复我的工作了(调离其它岗位)。同修鼓励我说:这是师父给的一个机会,你不用主动找他们,难度小多了,快快表明态度吧。

在反复的几个回合后,终于我下决心表明态度,迎接了一次在我看来是暴风骤雨般的洗礼:在表明态度之前的一夜没有睡好,脑袋嗡嗡的,什么念头都有,怕自己顶不住,自己该怎么说,等等等等,后来,我觉得再想也就是这样了,干脆什么也别想了,就这么做吧。当时我想要表明态度的心情很强烈,尽管很怕。同修鼓励我说:“否定被抓去转化的念头,不会出现这个问题,坚定下来。”

后来,单位威胁我進“转化”班,威胁我的父母和爱人,我最终都闯过去了。当时是时而怕得要命,时而又有豁出去了的坚定意志,心态还是很不稳定。

2002年的9月15日,我突然感觉到我的怕心一下子没了90%(那是当时的状态,以后看我怕心还是不少),那种多年沉重的枷锁似乎一夜之间就没有了,我想:今天准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后来,我收到师父的经文,是9月14日写的《网在收》,我悟到:是整个大的天象有了变化。由此我也感觉到师父讲的法,意义都不是简单说说而已,而是绝对真实的,只是我们很多时候没有悟上去。

到了2003年底,在同修的鼓励和帮助下,我在明慧网发表了严正声明,也是反复斗争了10天的时间,终于正念战胜了人念。我在写声明的时候,就感觉自己是对着苍穹之内所有的神宣誓:我以前做错了,今天发誓一定改正!正念的气势洪灌整个宇宙,我想:我既然是真的修炼大法的,有什么不敢站出来承认的呢?!我不过是说了一句真话而已呀!怕啥?!(此时虽然怕心与其他同修相比还很重,但与自己以前已是今非昔比。)

后来,我根据自己的状态,采取了循序渐進的方法,发真象资料时每一次只发一个,但是每天无论到哪里都发一张盘,有时一天出去办事就发五六张盘,这样下来一个月也发了不少。

后来,在我当时的状态中,我觉得自己发资料有怕心,(当时认为这有“物证”,说真象没有“物证”),我就天天对人讲真象,不管是什么人,熟人、陌生人,卖菜的、理发的、出租车司机、打听道的、饭馆一张桌子上吃饭的、吃早点的、修理工、卖破烂的,只要能说上话的,我就给他们讲真象,通过摸索,几句话就转到大法真象上,慢慢的越讲成功率越高,甚至达到90%以上,总结了很多经验,我也从中修去了很多心,怕心也逐渐修淡了。

不知不觉中,自己面对面讲真象大概有数百人之多,光盘制作了数千张,现在想来也不可思议:“象我这样怕心如此之重的人,怎么会做了这么多事情?”都是师父的耐心细致的安排啊!

期间我还学会了电脑刻盘和上大法网站,并且在制作本地真象中发挥了一些作用。我还写了一些修炼体会,在明慧网和《明慧周刊》多次发表,这些更是我以前没有想到的。象我这样一个如此怕心的人,在师父的慈悲苦度下,终于能跟上了正法進程,每每想起内心非常感动。

后来,大纪元推出《九评共产党》,我看完后,惊讶的知道:我的很大一部份怕是来源于共产恶党在我身体内的毒素,怕心由此又少了许多。走到今天,其实我的怕心还是有,但是最近我感到正念已经是越来越强,我悟到:我们只要确定我们是神,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就会化解许多顾虑和怕,就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神。

纵观我的修炼道路,是慈悲的师父一直没有放弃我,一直精心看护、救度,才让我能够走到今天,我总结以前的教训如下,可能对同修有一定帮助:

1、有怕心不要紧,但绝不要灰心。只要努力,大法肯定会帮你走过去的,只要你能坚定修炼,坚定大法,坚定走在师父慈悲安排的路上,所有的表现都会成为历史,成为一阵风,留下的肯定是我们的圣果。

2、分清执著(怕心)与自我。这些年我就是在否定怕心中走过来的,因为自己的主意识没有那么强,就只有守卫了,但是否定它,真的起了很大作用。但是反过来讲,我已经分清了,为什么还执著了这么长时间呢?就是因为分清的程度不够,我目前的分清程度和当时的是天地之间的差距。最近我真正从内心认识到:“怕”是一种观念导致的,并非真我。怕心真的就很没力量了。

我觉得:《明慧周刊》173期的文章《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 否定旧势力的任何安排》,值得我们同修多看看,借鉴借鉴。正法到了这个时期,认识上太应该提高了,不然,就只能是原地踏步。在分清自我的问题上,很多同修还没能认识上去,需要其他同修帮助,同时,能认识上去的,平时也总是疏忽分清自我,这个问题很值得大家注意。

3、对于怕的问题,当初也找到一些原因,例如私心、冷漠、主意识不强等等,但是为什么总是感觉去不掉呢?就是因为在我的意识中,虽然知道中共恶党是邪恶的,小时候就反感它,而且我参与了八九年的学生请愿(六月四日前离京,幸免于难),所以一直讨厌中共恶党,但直到看了《九评共产党》之后,我才发觉,我的内心深处已经被注入了“邪灵强大不可战胜、可以左右一切”的思想,所以,恍惚中似乎觉得邪灵就是天,它定的事情人就只有低头的份儿。我把自己混同于常人了,当然就不可能不怕它,而且它对我的整个家族的迫害,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恐惧承传给了我这辈人,邪灵恶毒与凶残的深度和广度真是旷古未有。同时,因为被注入了邪灵“伟光正”的思想,所以,学大法或过去批判共产党时,内心总是有一种罪恶感,这种罪恶感让我痛苦了许久,就是去不掉,通过反复阅读《九评》终于认清并清除了。

还有就是,由于长期被邪灵洗脑,潜在的意识还是无神论的东西,对法对师的坚信因此也大打折扣,目前感觉还有这个东西。所以,我觉得应该多看《九评》,理解真正的内涵,《九评》岂止是评论共产党?!他蕴涵了许许多多人应该遵守的“道”和尊“道”的意识,敬畏天地,敬畏神,尊崇天意,而这些恰恰是我们大陆的中国人丧失或变异的部份,正法到了最表面,必然就涉及到我们人最表面观念和思维的修正。(目前感觉思想中还是有邪灵的无神论的东西,不能正信大法。)

4、最后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多学法。在最害怕的那两三年,我每天要学法七、八个小时,但觉得还是学不够,天天大量学习《转法轮》和师父有关正法的经文,阅读《导航》时爱不释手,每次朗读都觉得琅琅上口,身心受益。

一般人听到我的经历,很多同修都会觉得:真没有想到象你这样的能走过来。这里一方面说明师父的慈悲,没有放弃我这种不争气的生命,一方面是我的修道之心非常强烈,一直不愿意放弃,并且按照自己所学得的法,坚持到底。

在这里我也提醒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一定不要怕执著本身,有怕心不要紧,但我们一定要往师父指引我们的方向走,至少是在内心去努力,坚持下去就没有问题。说句笑话,象我这样“世界第一怕”的人都能走过来,你还有什么顾虑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