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闯过魔难的过程中分析自身存在的问题


【明慧网2005年9月23日】上个月,我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魔难,我去一个市区找学员办事,突然发现被恶人跟踪,我大街小巷的串了很久,两个小伙子紧跟不放,我不断的发正念清除邪恶,我打车,他们的一辆黑色轿车就紧跟其后,我换了几个车,在市里转了几个小时,不但没有摆脱,跟踪我的车,由一辆,增加到两辆、三辆、最后到五辆,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心想,他们可能知道我的底细,把我当成重要人物,从这些车的档次看,这不是一般的人在跟踪我,一定是……,我结束了人的遐想、没用的思维,不管怎样,我是大法弟子,决不能承认这一切,只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你死死的追着我不放,我就牢牢的守住这一念,谁也动不了我,我没有怕的感觉,全力发正念清除邪恶,别看他们气势很大,诈诈唬唬,不断的要挟我打车的司机不能开快了,前簇后拥;我走在大街小巷时,他们一帮人寸步不离,近在咫尺,我的心不被这些所动,邪恶不配管我的事,师父就在我身边,他们什么也不是,不管我怎样,你抓住我的什么漏洞,历史上做了什么安排,都不是迫害我的借口,因为你们所做的一切只能对正法造成干扰,这种强加给我们的迫害,师父是不承认的,大法弟子也决不承认,不被承认的迫害是不能成立的,遇到魔难,我会找自己的问题,会在法中修正,用不着走它安排的路,被淘汰的生命有什么资格考验大法弟子?这就是有些学员问我:“他们为什么不抓你?”的原因,表面上好象在放长线,看我到底去哪,他们跟我跑了十几个小时,知道我一直在跟他们周旋,这不是人的思维,我的心没动,是师父在制约着他们。

可是我毕竟没有摆脱他们,几个小时过去了,七、八个小时过去了,他们紧追不舍,我一直在发正念全力否定邪恶的一切安排,为什么还是不行呢?我开始看自己的心态,有急于求成的心,有时还用了人心,想通过司机开快点、自己通过串街过天桥来甩掉他们,最主要的是有为了摆脱而摆脱的心,这使我想起,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讲到,“明慧网登一篇文章,有个学员一路讲着大法真象、喊着“大法好”,不管带到哪儿,恶警说什么我都不听,你打我骂我再狠,我也就是这样。那个劳教所吓得赶快退回去:我们不要。因为它们想:我转化不了她,还影响一大片,(众笑)它们还拿不到奖金。(鼓掌)没有办法,那派出所那往哪儿留啊?没有办法,送回家去了。

“看上去表面好象是人的表现,实质上不是。是修炼到那一份上了,真正达到那个境界了——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

当时看到师父的这段讲法,我意识到02年被邪恶绑架,开始由于一心想出来,结果几次也没有跑成,后来还是放下这个心,在什么情况下都做好三件事才正念闯出,而今天我依然还存在着这个问题,急于摆脱的背后,我看到了“私”和“我”、“不动心”的背后,看到在意邪恶的跟踪,看到自身与邪恶对等的物质,看到过程中这种被动的因素所在,修炼是严肃的,大法弟子是有标准的,只是感觉不怕是不行的,作为大法弟子证实大法是第一位的,师父讲的法,作为弟子,在任何情况下、任何环境下都要维护的,在任何情况下都要遵照的。此时就做我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就是清除邪恶,救度众生。想到这,我轻松了很多,师父最近的讲法源源不断的灌入脑中,一种对等的物质消失了,我感觉自己不在其中,面对跟在我身后的一帮小伙子,这就是我要救度的众生,他们在指望着我,我不能不慈悲他们,决不准许邪恶操纵他们在无知下犯罪,我必须做好,制止对我的迫害发生。这时法理是清晰的,心性在提高,完全不是刚才的状态,我也真体会到背法的妙处,师父的每次讲法我都是要背的,我的众多生命同化了法,关键时,只要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用法要求自己,不但能想起法,最重要的是,我能坚信,能够守住这一念。

他们还在跟着我,我想,不仅仅摆正心态,正念否定、清除邪恶,它来势凶猛,一定抓住自己的什么漏洞,在魔难面前,我必须向内找,及时修正自身的问题,这也是全盘否定邪恶迫害的主要方面,为了能够有一个相对长一点的时间静下来,我打车到了另一个地区,邪恶支使三辆轿车紧跟其后,除了给司机讲真象,我静下心来全力找自己,在那种环境下,在那极短的时间里,我透视到这段时间的一切人心,真是剜心透骨的难受,是这些东西招来的邪恶,立掌清除自身和外在的一切邪恶,顿时,清亮了很多,通过向内修正自己,心更加平静、踏实,眼睛不再盯着反光镜看后边的车了,就向内找看自己,“修内而安外”,纯净了自己,头脑更加清晰,对法更加坚定,我无视于他们的存在,因为我觉得:我是个真修弟子,尽管我还有没修去的人心,还有意识不到的问题,这些我都能在法中得到归正,用不着走邪恶安排的那一套,正法中是不承认这种负的、反的因素的,未来的宇宙是不需要这些的,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是不应再存在,大法弟子就是在走这样的路。正法这么洪大,谁都在其内,谁都没有资格干扰正法、迫害大法弟子,不管多少人跟踪,我相信一会就会消失,大法弟子的神迹一定会出现。我感觉心越来越纯净,越来越轻松,知道师父在看着我,期待我早去执著、坚定正念,看我心性提高了,已在销毁另外空间的邪恶了,到了另一地区,邪恶明显的力不从心,我怎么想,他们就改变招术怎么做,很快我就摆脱了他们的跟踪。

闯过了魔难,心情沉重,与个别学员谈了一下,他们说:太玄了,也就是你呀,一般人是过不去的。同修的话是褒义的,我却想:是啊!也就是我呀,别人怎么没被追的那样呢?自己到底做的怎么样?要找自己的心,公式化的可以说出很多,我放弃往日的思维模式,沉思近期的所为,从闯过魔难的过程中分析自身的不足。

1.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

遇到魔难,我能否定它,不承认它的迫害安排,守住心性,也能做到不怕,但这不是大法弟子的标准,如果开始我能象后来那样的心性,就不会周旋十几个小时。遇到问题为什么一上来还是人的思维,不能一下达到标准,环境逼急了,重视起来了,才能按法的要求去做,这也正是我平时的真实体现。在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上我能做好,却不能做到时时事事做好,正如师父讲的:“ 有些学员嘴里头说:我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大的环境中他能够把握得很好,但是在一般情况下就容易放松自己的正念,在正念不足的情况下就容易出问题。”(《在2002年美国费城讲法》)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不能时刻想到大法弟子的责任,法对自己的要求,稍不注意、一不留神就回到自己过去思维境界当中。大法弟子是大法构成的全新的生命,修过去的一定是符合法的标准的,剩下的人心还需要自己在法中修,同化法。头脑中反映出各种不正的思想念头、观念,都是自身宇宙体系没有被归正的生命的反映,或后天的业力以及外邪的干扰造成的,这思思念念的背后都是生命,都是要救度的或被清除的,放松了对自己一思一念的修正,就是荒废着生命,默认和复合着邪恶的生命,多长时间没修正自己,没在法上,多长时间就在人这,就在邪恶那,致使遭受魔难,在魔难中为什么一念过不去,是因为平时没这么修,没这么严格要求自己,平时的表现,关键时能看到不足,关键时的表现,能看到平时的修炼基础。在圆满之前我们还有没修去的人心,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那就是尽量的去抑制这些常人的心,尽量的使它不发挥作用,尽量的走正自己的路,尽量的在一切环境中,在一切发生的事情中,能够做得堂堂正正的,宽容大度,能够理解别人,能够尽量的全面思考问题,那么我想很多事情可能都会做得很好。”(《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表现出人思维,追求事情的结果

从当时的一味为了摆脱而摆脱能看出,一是做事还是习惯于人的思维,还是有自我保护意识,虽说是比以前好多了,可还是有所表现,也就容易与人形成对等,你追,我就跑,你跟踪,我就摆脱,被动的陷在与人同等思维上,怎么能摆脱邪恶,因为这一切都是超常的。这种为了什么而做什么的思维也容易产生做事心,注重事情的结果,追求事物的表象,而忽视过程中“神的内涵”。也正是出了这种心,近期把自己工作安排的很满,时间很紧,致使学法时间都被占用,本来自己是很重视学法的,开始只是因为一些客观因素,还有个别学员的影响,怎么就能影响了呢?不是很有主见的吗?主见从何而来,从法中来,学法少了,过去潜在的没被发现的人心就在往外冒,怕自己跟不上正法進程,怕做事不在法上,怕被别人落下,有了这些心,就容易多揽事,还觉得自己是一种精進的状态,一多做事,更不能静心学法,从而走向恶性循环。当时自己根本意识不到这些,感觉自己很正的,因为正的因素很多,只有一小股子人心掺在里边,隐藏着不易发觉。学法也是不知不觉、一点点少的,时间长了,必有后患,不论你原来感觉怎样精進,现在没达到标准就不行,修炼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含糊。

3.安全意识的淡薄

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邪恶什么时间开始跟踪的,从现在的迹象看,不是一般的跟踪,我周围的同修也相继被抓,他们是知道一些底细的,自己根本没有觉察到。这之前,曾经被跟踪过,当时一念否定了它,静了两天,并没有认真的去分析这件事情,我发现,在很多问题上,过去十分谨慎的我近期的安全意识那么淡薄,现在分析,潜意识有觉得自己正念强,慢慢的不在意了。

以上个人认识,不妥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