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给家人讲真象讲不通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2005年9月23日】在与同修切磋过程中,发现很多同修做其他常人讲真象的事情做的很好,在自己家人这方面却遇到了很大的困难。不仅不听真象、不三退,而且家人还不理解,并常说一些对师父对法不敬的话,令同修为此非常苦恼。在这儿我谈一下自己的体会,能很好的说明这两个问题。

一、对家人不理解的问题

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是这样,家里人总是说三道四的,并常说一些伤害我的话,但因为他们明白真象并已经退了,我也就仅仅站在修炼人应该忍的角度上看问题,使家里的矛盾一直无法解决。

最近我突然想到师父的一段讲法“问题出在哪里你们就去讲,并不是单单为了推动官司才这样做,而是为了讲真象;但是官司误在哪里了,那里一定是需要讲真象,也许那个官司自然就推進了。”(《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师父在《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也讲到“有大问题时,我一定会告诉大家。除此之外,很多你们碰到的具体问题,都得你们自己去斟酌,都得你们自己去想办法解决。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象、去救度生命。”

这时,我想:他们反对肯定是他们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讲真象,这是他们的一个结,我不能绕开走,我一定要针对这个结解开它。当时因为他们每次都骂我,这次又担心他们还会骂我,可我转念一想“这是念头不正,是思想变异,大法弟子应该有正念。我给他们讲真象,是救度他们,他们凭什么骂我呢?应该对我好才是!”

就这样,我平静和祥的给他们讲,并同时对他们发着正念,清理他们身后的邪恶,心里也不再担心他们会骂我。我发现效果出奇的好,他们立刻明白了,不仅没有生气,而且还对我十分的好。在这件事上我明白了两个问题,大法弟子遇到问题的时候就是需要讲真象的时候;大法弟子自己的念头一定要正,否则另外空间的邪恶会看到,并利用来迫害我们。

二、怎么给亲人讲真象并劝退

可能看到上文,有的同修会说:“我讲了,讲了很多次,他们不听啊。”我想这与我们把家人当成了亲人、没有把他们当成普通的世人有关系。我讲自己劝妹妹三退的体会,能很清楚的说明这个问题。

几个月前我知道世人应该三退的事情,就立刻打电话给妹妹,一上来就跟她说这个事,最后还补充了一句:“你是我的妹妹,我肯定先告诉你。”没想到妹妹说“你们是被海外反华势力利用了。”可想而知,让她三退失败了。又过了几个月我回家了,她到车站来接我,我又和她提这个事,她当时已经非常烦躁并说:“一见面什么都不说,就这个事。”那次简直是在争论中过去的,当然又失败。第三次,当我去她单位的时候,嘴巴刚要张开,她就堵上了“是不是又想说什么?我就知道又要来了!”我只能哑口无言。

当我就要完全放弃的时候,我想起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解答弟子的问题。

“弟子:由于正法时间的快速的推進,给家里亲人讲真象难度大,如何给他们讲真象,觉得无法下手。

师:给家里人讲真象,有些学员确实感到难度很大。其实我看,多数还是自己总觉得是家里人,和外边人不同的对待。你要想到他也是世间的一个众生,你先不要考虑他是你的亲人。你也要看看他的心结在哪里,打开他的心结就什么都能解决。一般情况讲清真象中先别考虑叫其学法,效果会更好。”

我觉得自己的问题就出在这儿,当我明白结打到哪里的时候,我就在她要离开家去远方的时候,把她叫到身边并对她说:“妹妹,今晚到姐这儿睡,好久没和你聊天了,你又要远行了,我们好好聊聊。”当时,我就用自己给常人讲真象的耐心一点点给她讲,先引导她说一些她感兴趣的话,慢慢的她越来越想说,当话题说的很多的时候,自然慢慢就引到我现在学法炼功和讲三退的事情上了。

她很不解的问我:“姐姐,我相信你们讲真象和让人三退是在救人,但是你们偏要让人到网上三退,我就觉得是在讲形式。”立刻我就知道她的结打在了哪里,我说:“其实不用在网上退也行,在电线杆上贴一张退党声明,天就会看到的。”这时候妹妹立刻说:“到电线杆上贴那我信,姐,你给我到电线杆上贴了吧!”我高兴的笑了。那个晚上,她问了我很多很多关于大法的事情,我们聊到了很晚,到最后她都不想睡觉了。

从这件事情,我发现同修在对做家人三退做的不好的原因,就在我们把他当成了家人,而不是一个普通的常人,没有象对待其他人一样用心,只有不抱着情,再象对常人一样慢慢引导,这样一定会让他成功三退的。

就这两点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