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辽宁东港不法之徒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


【明慧网2005年9月25日】我所在的地区是辽宁省东港市,因修炼大法,我曾被当地的不法之徒迫害,参与迫害的包括省所有市、县和区,包括公检法、610办公室、国安等部门的人员。这里把我的亲身经历的一些写出来,曝光邪恶,制止还在发生的对大法学员大迫害。

一、在辽宁省东港市看守所、洗脑班所遭受的迫害

2001年7月-8月间,我在东港市看守所遭受的迫害。我被非法关押在14号里,主管是李永安,教唆号里刑事犯对我打骂,不让我炼功、盘腿;逼背监规,不会背就打,背不熟练也打,让背监规时,前面坐一个人提问,背后侧坐两人充当打手,稍有停顿或不熟练就要遭毒打,部位主要是耳朵或肋骨。

还有一种迫害方式是水洗腚。大便完后,没有手纸或其它纸,即使有也不给用,一边让大家观看,一边起哄取笑,说什么的都有。我只有一个办法,采取水洗。说是水洗,但不准用手去动盆中没用过的水(即干净的水),也不准把粪便水洒到边处,这样必须冲干净,(实际并没洗干净)否则将遭毒打,同时他们还看对他们态度如何才算了事,否则也遭毒打。后来被另一名号头阻止不让,才算完事。这期间的迫害是政法委主管,公检法、公安政保、巡警大队、区委、锦江居委等单位一同参与的。

* 设在东港市福利院的洗脑班

我被关押在看守所里40多天才被放出,在看守所出来是取保候审一年的。但在同年的9月,我又被强逼進入洗脑班迫害半个多月(实际上也是软禁,说怕我十月一進京上访)。

洗脑班是全市、各乡、镇、区、分批把大法弟子非法抓来集中在一起,以洗脑为主的迫害。主要是摧残对大法学员对大法的坚信,他们逼迫我放弃在大法中修炼,接受邪恶的东西,达到所谓的“转化”,还要骂师父等。方法是请司法局、卫校、所谓科学等单位用一系列恶党文化毒素来转化学员的思想,采取所谓“教育”让写“转化、保证书”等卑鄙手段来达他们的目的。

在此被迫害期间,610办公室、政法委是主管单位,市委、公检法、国安、司法局、大东区委、锦江居委及各乡镇政府协从他们,卫校、福利院等单位出人、出车参与迫害,也有一少部份不明真象的世人(指举报大法修炼者)也参与進来。

洗脑班设在东港市福利院,吃住一体,属于软禁式。由公安警察及主管流氓政府派的协同人员一起监管,吃住行由监管人陪同進行。

还有一次迫害,是在江××对东北三省的讲话,邪恶之徒执行这次所谓讲话内容,把我还有其他大法弟子列入黑名单之内,逮捕迫害,对外恶毒的说是别人举报的。

因我在洗脑班不转化,被他们认为是头儿,在取保候审期间跟踪我的人又被我发现,他就汇报说我要逃离,于2002年4月4日晚,在家中把我绑架。

4月4日晚(判刑书改为5日),由公安、国安、政保、派出所等调集了八、九辆车,几十人(包括男女在内)无理抓人,非法抄家,把大法书籍与真象资料一起收走,同时拿走卫生纸、钱、房门钥匙,至今没还。当时我只知一人是政保科长王云龙(因第一次他主抓此案,所以我认识他),他参与了对东港所有大法弟子的迫害。

我被直接绑架到了花园派出所,在铁笼里被关二十四小时,没吃没喝,同时,他们造谣惑众,说我绝食、想自杀等;5日晚我被送入看守所,又没吃饭,还遭到号里刑事犯的一顿毒打,将我放在水中坐几小时又捞起放在磁砖坐几小时;6日早3-4点钟才在地铺上躺下,也不给被褥。

在看守所,我被列为“优秀”号的1号房号警王某某与本号刑事犯串通起来迫害。先由犯人骗我讲话,向号警汇报整黑材料,并且不让炼功,若炼功了,犯人打完,号警王某某便亲自出马,用皮鞋踹、踢盘腿的部位,直至腿放下为止。王还在提审我时故意在所长面前用鞭子使劲抽打,把我放回号了还不放过,一直打到号内。我在侧位吐血、呕吐中,他还继续抽打,目地是给号里的犯人看,让他们屈服,好听他的话。

为对我进一步迫害找理由,他们不断整黑材料为非法判刑提供方便,派出做恶事的人,采取方法是跟踪、监控、威胁别人、用利益诱惑等手段拉拢。这帮人就隐藏自己的欺骗手段,向邪恶组织做不真实汇报来诈取功名利禄,同时也蒙骗了不识真象的世人。

我被绑架后,一直不说话,什么也不说。邪恶无奈,一方面对我加重迫害逼供,一方面派人对其他大法弟子、学员或在其家属中散谣言说我出卖谁谁了,什么都交代了等来欺骗、威胁、恐吓他们,说:“你们被谁谁揭发了,我们才来的,你们做的事我们什么都知道了,你们要老实交待,可从轻处理,不然会加重处理你们。”结果有的人就中了邪恶的奸计(实际上是让邪恶旧势力钻了空子),互相揭发、交待,给邪恶整黑材料、做假口供来加重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提供了条件。然而教训是惨痛的,很多大法弟子被判了刑。

在这期间,看守所里已抓進了不少大法弟子、学员及其家属(所谓的“包庇罪”),有的大法弟子被直接送往教养院迫害。除看守所迫害,还有政保、派出所、公检法也来看守所提审、取证,还有电视台来录像等逼供,为他们迫害提供材料,如不屈服,对大法坚信者,便更加重用刑迫害,如在后面将说明的“铁笼”等酷刑迫害。

在政保提审时,邪恶之徒让大法学员光脚在水泥地上站着,罚站、打耳光。以王云龙为首,牛所长(现已离开看守所)也打耳光,派出所、公安局的其他人也打骂我,因我不讲话,他们就认为是最典型,完后把所谓瞎编的材料移交检察院起诉、批捕,因我一直不讲也不签字,便常被他们打耳光,曾给我下两次起诉书,后一个是日期加重起诉。

在此期间,他们把我的身体摧残得了肝炎也不管,既不给救治,也不通知家属,我被迫害的不能讲话,他们还认为我是装的,直到沈阳大北监狱还遭如此迫害。

他们同时也迫害其他大法弟子,我知道有个不知名的女大法弟子在严管号里上刑,被一种卧式铁笼(一种酷刑,简称大字形,见后面的说明)残酷迫害。

参与迫害的不法人员有的我知道名字,有的只知道姓,现写出来曝光:
政保科长王云龙,检察院下起诉书的是曲光远,法院下判决书的是宁光,还有看守所所长姓牛,号警王某某,锦江居委王某某等。

在后来辽宁丹东市不法之徒的所谓“公开审判”中,他们把丹东各县级市的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集中到一起判(丹东市包括东港、凤城、宽甸三个县级市)。从早5点开始上背铐,还要加上绳子大绑,怕喊口号,从东港坐40多分钟的车到丹东,一直绑到中午11点左右才算结束。我知道有前阳的连平(现已经被迫害死)被非法判刑6年;朱长明被非法判13年,现在沈阳大北三监,合并为一监,原来在丹东教养院三年,2001年12月回家,2002年4月被抓判13年,其妻刘梅也是在马三家教养院回来后于2002年被判13年,现在沈阳大北女子监狱遭迫害。我也被以所谓“破坏法律实施罪”判7年刑,送往沈阳大北监狱。

二、在沈阳大北监狱期间遭受的迫害

不通知家属,我就被邪恶之徒秘密送到沈阳大北,由一监入监队又转入三监。(注:监狱是司法部主管)

原三监是沈阳大北一个重刑监狱,主要关押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简称:缓二)与无期徒刑的监狱。因监狱城动迁,合并后改为一监。(原一、三、五合拼在一起)于2003年十月份迁入沈阳市平罗镇与马三家交界。原三监关押全省各地大法弟子比较多,都是有期。最多十几年,最少三年。

原三监由狱长、狱政、狱教、各监区组成,共押人犯几千人,我被分在第十监区,也叫医院监区,老残队。监区负责人为院长李某某,下属的回队长管五楼,刘队长管四楼,我在四楼,由队长刘振生(现不在监狱)管。进入三监先進行监队受训,写“转化、保证书”,然后分到各监区再由各监区再進行教育改造和思想洗脑。监狱教育改造主要手段是精神、思想、身体、用刑为一体,同时运用,同时進行摧残人的身心健康,灭人性的恶党文化教育。

刚来监区,由队长教唆主管犯人的头儿用酷刑迫害我,想让我屈服、同意改造。实质是施行犯管制(即犯人管犯人)。我刚被人犯头头带走时,只见队长给他一个眼神,等我到四楼便知,他是学多年针灸的大夫,行医多年。他用针灸方法来刺激穴位让我讲话与屈服。他让好几个人按住我两只手,在两手上同时下针,穴位是合谷穴。在三阴三阳交结外下针长达二十多分钟。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我会坚持这么久,还以为找错位了,又把人体穴位模型拿来对照,最后使我昏死1分多钟。这样他还不肯罢休,口中发邪恶语,说些难听的话。后来他累了才不得不停止。

在这里吃的窝头(他们叫发糕),是用次等玉米,由犯人自己加工成面,有时都是半生不熟的;玉米面粥也是半生不熟的很稀的粥;咸菜都是发臭的萝卜做的,汤菜也是含泥沙、昆虫等。一般是早7:30开饭,窝头、玉米面粥和咸菜;中午是11:00,晚饭3:30就开饭了,都是窝头和汤菜。每顿只是一饭一菜。每周一次的所谓改善,只是给一顿干米饭和加少许肥肉的汤菜;到节假日时是二顿米饭,汤菜油能多一点,略见点肥肉;过年是能给几顿饺子吃,发面,肉馅是加了水的,还是自己包。尽管给米饭吃,但做的不是涝就是硬得没法吃。

对他们认为顽固不化,改造不好的,节日也不给改善,饭分等级给,被也不给发,冬季暖气也不热让你又饿又冷。发被是有年限的,给改造好的,也有发到本人后被其他犯人抢换的。我没发过被褥,是由一个同乡的人犯给我的,并且是用过的旧被褥。同时,在精神上施加压力,思想上洗脑、灌输恶党文化,写所谓的转化书、保证书等,不写就押起来(他们叫严管队)也叫押中之押,在那里吃住,是用刑最重的地方,最苦的地方,也是身心摧残最严重的地方,刑具长达几个月在身上不拿下来;转化后,还要为他们办的报刊写文章毒害其他人。

监狱劳动改造说的是对懒惰改造,强制让犯人变好,实质真实性是为他们创造经济效益,使他们有钱花。采取欺骗、强制手段,给减刑分奖励,让你干活越多越好。他们为了创经济效益不择手段,强制增加劳动强度,延长劳动时间,使被关押的人身体得不到休息,并且从晚饭后一直干活到子时左右,不给吃任何东西,夜间也没有吃的,自己想做吃,用电是违纪,不但将吃的没收,还扣减刑分,有时还進严管队等。有时早4:30起床干活直到子时才休息,这样要连续好几天。

我在检查非典当中查出是空洞性肺结核。在狱里医院住期间,还得帮医护人员干活,出院后就加量工作,虽比别人少点,但使我得不到休息直至病情加重,不能吃东西,呕吐不止,吐血、吐苦胆水,长达1个多月,使我昏死不知,才被保外就医,如今被迫流离失所。

我在医院期间,知道有两个不知名的大法弟子于2002年底被迫害死,当时邪恶之徒还封锁消息不让我知道,一名是65岁的同修,另一名是从進来到离开人世几个月没吃一口东西。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不论我是否知其姓名,他们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是罪责难逃,善恶有报是天理。

[作者附恶人迫害大法弟子时所使用的酷刑说明]

1.派出所设的立式铁笼

此刑用法是:被迫害之人在低温下光脚站在铁笼里,脚底是铁板,两手伸直铐在铁笼边上,长达二十四小时,没吃没喝。此笼用在很多人身上,情况不一。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同时,还蒙骗世人说学员想自杀、绝食等。这是辽宁省东港花园派出所的做法。

其实各地镇压法轮功的恶警在抓大法弟子中,做过各种加害,但不让知情人者对外讲,不让世人知道。还说:你如说出去,就抓你,反而说你是诬陷等,他们不承认他们自己做的事。

2.看守所设的卧式铁笼

此刑称大字形,被迫害人在笼中半空悬吊着,背向下,人的手、脚都被绑在铁笼棱上。他们利用被他们抓去的其他人来护理与看管被受刑人,做法是二十四小时看着,如有事不报告,一切后果加在看管人身上,看管人给被用刑人喂饭,刑继续用,不停。如看管人配合好,把一切后果都推在受刑人身上。

邪恶之徒一边用刑,一边逼供,如不服从,就继续用刑,直到昏死为止。此刑用在多人身上,据我知用在一名女大法弟子身上,长达几天几夜,用过刑后送往劳教所迫害。

3.沈阳大北监狱设立的在墙安装铁扣

这是沈阳大北监狱普遍用的刑具中的一种。方法是在墙壁上直接安装铁扣吊押人犯用刑之一,脚是离开地面的。铁扣尺寸根据人身设定的,给你视觉是人被粘在墙面上似的。

以上有的刑具,本人曾经历、遭受过的迫害,也有是其他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本人所见所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