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修大法 妈妈被迫害无法回家


【明慧网2005年9月27日】妈妈在被迫流离失所期间,再一次进京上访,又一次的受到了非人的折磨,那些恶警用妈妈来威胁一个新疆的50多岁的功友。新疆的功友只要不报姓名,那些恶警就对妈妈拳打脚踢,后来看那位功友还不报,他们就用更下流的手段,当着功友的面企图侮辱我的妈妈,动手掀我妈妈的衣服,想强暴我妈妈……我根本想不到现在的警察已经卑鄙、无耻、败坏到如此地步。中国是有5000年文明史的礼仪之邦,真是为这些流氓警察感到可耻啊!

妈妈在我3岁的那年就和爸爸离婚了,那时我根本不懂事,在我的脑海里,我不知道父爱是什么。上小学时,看见别的孩子的爸爸抱着自己的孩子有说有笑时,我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离婚后妈妈一直都没有再婚,我知道妈妈是为了我,我体会到了母爱的伟大。这15年来妈妈为我付出了许多许多,用我的一生都恐怕无法偿还,而我欠妈妈的实在是很多。

妈妈身体一直不好,全身上下全是病,如气管炎、心脏病、胆囊炎、头晕,有时站立都站不到5分钟。再加上生活和精神上的种种压力,这一切对她来说很难承受了,她甚至想到了以死来了断这无以言表的痛苦。就在这绝望的时刻,她遇到了法轮大法。从此以后,妈妈认真学法、炼功,按照“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一段时间后,妈妈的病奇迹般的消失了,身体不但好了,整个人也变了,也有精神了,脸上的皱纹也渐渐的消失了,脾气也好多了。妈妈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是法轮大法让我妈从黑暗走向了光明。这些我是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就连我患了十几年的鼻炎也不知不觉地好了,这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啊!

但是在1999年7月20号后,邪恶的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在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下,一时间全世界的人们都受到了蒙骗。于是法轮功修炼者走出来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这不对吗?难道这也错了吗?

1999年10月,我妈妈第一次进京上访,不料被公安强行带到驻京办事处,随身带的2000元钱和大法书被恶警强行搜走,并且还把她非法关押了15天。那年我不满12岁,当时听到妈妈被关押的消息,我不知该怎样办才好,我无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真象天塌了一样。我多么想让妈妈快快回到我的身边,晚上没有人和我说话,寂寞孤独和恐惧笼罩着我,睡觉时常常被恶梦惊醒。可是我无可奈何,只好任由泪水不断地流。但是有一点我知道,妈妈没有错,妈妈坚持的是真理!

妈妈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2000年2月妈妈因参加集体炼功,又被恶警强行关押,并且进行强制洗脑,妈妈在洗脑班遭到了十几名打手的毒打。那些恶人不分青红皂白对我妈妈拳打脚踢,他们掀起妈妈的衣服露出后背,用笤帚狠狠的打,妈妈的后背都被打肿了,他们还是反复的打,笤帚都打碎了4、5把。到了最后他们就用胶皮棍往妈妈身上打,直到把妈妈打昏为止,然后再用凉水往妈妈身上泼。妈妈全身都是伤,后背肿得连胳膊都动不了,数月生活不能自理。

我知道了这一切后,简直不敢相信还有这样恶毒的坏人,晚上我无法安然入睡,不知哭了多少次,想到恶人毒打妈妈的情景,我又心疼又害怕,害怕妈妈万一支撑不住……这些使我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我苦苦的等待了28天,妈妈终于回来了。然而,我那不炼功的舅舅在妈妈被释放前也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恶警强迫舅舅交10000元钱才放人,舅舅没有办法,只好交了钱。

这年进入秋天时,妈妈到外地联系业务,不料又一次被恶警强行抓到派出所,第二天被劫持到公安局。在那里妈妈又遭到了恶警的毒打,恶警由于找不到迫害妈妈的依据,他们把一份法轮功真象材料塞到妈妈的包里硬说是妈妈带的。妈妈不承认,恶警于是对妈妈拳打脚踢,后来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只鞋抽打妈妈的脸,妈妈的脸很快变形了。当外地警察通知本地派出所去接妈妈时,因找不到妈妈的证据,就把那份假材料装进了档案袋。回来后,妈妈因为遭到毒打和绝食抗议恶警的迫害,身体当时已经非常虚弱,独自行走都很困难,火车站派出所怕承担责任,就把妈妈放了。妈妈回家后,我看到她的样子,我被吓哭了。

2000年9月底,火车站派出所到了我们学校打听到了我,看我们还没有放学,那些恶警就开车到了我家。放学后,我走到家门口看到了警车,我当时并没有太注意,但是当我要开门回家时,我被他们拦住了,他们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说:“我们是你妈妈的功友,你妈妈最近有没有材料。”我说:“没有,我不知道。”其实,我已知道他们是在欺诈我,他们看问不出什么没有办法,只好让我回家了。

回到家后,我十分不安,因为那些恶警还在外面赖着不走。当时浮现在我脑海里的一个念头就是:是不是还要抓人,是抓我妈妈还是我舅舅?我看了看表,发现舅舅就要回家了,于是我骑着自行车去给舅舅打手机,不要让他回来。当我刚要出门口时,那些恶警问我去那里,我说去找同学借书,于是他们就叫我走了。后来,我在路口找到了舅舅,我们在外面呆了很长时间,直到天黑了才回家,可是那些恶警还是没有走,原来他们是要抄家。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恶警们就象土匪一样不分青红皂白把屋里翻了个底朝天,这一幕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妈妈得知后,从此流离失所,回家的时间很少很少。失去了父爱的我从此又被剥夺了应有的母爱,我非常难过伤心。在妈妈流离失所的日子里,我身边虽有舅妈和舅舅的照顾,但我整天忧心忡忡、提心吊胆。可是我明白,修炼法轮功没有错,妈妈没有错。

2001年我升入初中,初中3年的生活我很少和妈妈见面,甚至家长会都是别人代替,妈妈一直在外做着大法真象工作。妈妈本来是经商的,由于邪恶疯狂的迫害,妈妈不得不把收入可观的商店转给他人,就这样失去本来每月不低于1万元的收入,也失去了家庭唯一经济支柱。这一切又是谁造成的呢?

经历了这几年的风风雨雨,我也渐渐的成熟了,不再像以前那样软弱了,同时我也看清了江××的丑恶嘴脸,它是用着人民的血汗钱又没有人性地迫害人民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