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沙洋劳教所恶警恶行补充


【明慧网2005年7月30日】看了网上关于沙洋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郑德均及其他同修的事后,我想把我在沙洋劳教所三大队、九大队所见到的情况写出来,做个补充。希望让全世界善良的人们都知道沙洋劳教所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丑恶,共同制止这场迫害。

自2004年10月,沙洋劳教所三大队(专门关押男法轮功学员)与九大队(专门关押女法轮功学员)合并后,统称为九大队。大队长鲁文军,外号“卤鸡蛋”。其人很阴险,一直私下克扣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口粮。如劳教所规定,每人每天灰面3两、稀饭1两、米饭4两。实际上每天干了一天体力劳动的法轮功学员吃的粮食少的可怜,根本不够吃,许多人饿肚子。另外,鲁还是迫害郑德均的主要凶手之一。

九大队分东西两个楼道。东楼道有四班(“普管班”)、五班(“宽管班”)、六班(“严管班”),西楼道有一班(“严管班”)、二班(“普管班”)、三班(“宽管班”)。东楼道主管是魏姓队长;西楼道主管是佘姓队长。此二人都非常狠毒,但自己不打人,只指使犯人打人。

东楼道的“严管班”关押的大法学员有乔左全(荆门人)、西楼道“严管班”有张龙(十堰)、王远红(襄樊)、周远涛(襄樊)。(所谓“严管班”:指不写“三书”,但是却服从“管教”,愿意干活的。)

郑德均(宜昌)、彭洪道(赤壁)、朱X(钟祥)三人重点隔离。后来,彭洪道、朱X相继妥协让步进了“普管班”,而郑德均始终没妥协,一直被单独隔离。(重点隔离:不写三书,不配合一切指令,不服从一切管教)。

乔左全:湖北荆门人。因不写“三书”,被单独带到隔离干部值班室,一天24小时“包夹”,24小时练“蹲姿”,以至两天后,双腿几乎残废,不能走路,被送到医院。

陈才旺:赤壁人,35岁,单身,工程技术人员。此人已经写了“三书”,但“管教”让其做“帮教”,他死活不干,说“打死也不干”。邪恶为了报复,经常要其写思想汇报、检讨,对其进行精神打击。

段守生:赤壁人,2004年上半年,在三大队时,一天晚上被拉到三大队值班室。几个恶警轮番用电棍电他。他的后颈部全是比乒乓球略小的水泡,一串一串的。

郑德均:宜昌人,28岁,曾被非法劳教三年,后来再次被非法劳教,2003年曾做过“帮教”,后来有醒悟,2004年下半年非常坚定,不配合管教的一切指令,不唱邪歌,不背监规,不出操、不出工。恶警曾夸海口:“一个月内搞定他”。他们采取了各种卑鄙手段整他,如:24小时不让睡觉,白天放诬蔑录象,晚上放监规录音,整整折腾了一个月,依然没有整垮郑德均,反倒让“包夹”受不了,他们私下里说,干部说一个月搞定,根本不可能。有一次我看到他被抬出去,不知是灌食还是“抢救”。在他被关禁闭期间,根本不让与外边人接触,也不让接见。曾经听“包夹”说过,他的父母(也是法轮功学员)来见他,恶警竟然威胁恐吓他父母,不要乱说话,否则马上将他父母收监。由于很少外界的曝光,这里的恶警没有任何压力,非常邪恶。但是,它们还是非常怕曝光的。现在郑德均同修的处境很糟糕,据“包夹”讲,邪恶有可能要给他加刑。呼吁同修营救郑德均。

黄石人明子敬邪悟,成了“帮教”。恶警暗示,送幅锦旗可以减刑两个月。于是,明子敬就打电话让妻子买一面锦旗送去,立刻减刑两个月。此肮脏交易十分无耻。

呼吁其他知情同修拿笔揭露沙洋劳教所的邪恶,正念捣毁邪恶黑窝,让其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