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六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8月14日】我叫成君(化名),今年50岁,家住湖北省公安县。我于1995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发生巨大变化。以前的肠粘连、神经衰弱、失眠、焦虑等症都不翼而飞;能与人和睦相处,遇事也不象以前那样焦急不安了,变得从容、忍让,亲人们都为我有了一个好的身体而高兴。

可是自99年7.20法轮大法遭恶党打压后,我也多次遭非法抓捕、抄家、拘留,两次被强制进洗脑班,被非法劳教一年,又被超期关押两个月。这期间,我承受了种种非人的折磨和巨大的痛苦。

2000年农历新年前后,我从单位被抓走被无理关押六个月之久。那次在公安县看守所里,我双手被反铐,胳膊肿得很粗,手腕处铐進两个深深的痕印。2001年5月在县财校邪恶洗脑班里,他们故意不给我们吃饱饭,七个同修每餐只给一小盆饭(约一斤米),一天早晨,7个人只给五个包子,因此大家开始绝食,集体闯出魔窟。

平时我的行动被人跟踪、监视。一次我去表弟家,被国安警车跟踪,将我表弟家非法查抄,因什么“证据”也没查到,就气急败坏地将我表弟身份证搜走,后在我亲人的责问下,才还回来。

2003年7月,我被绑架進荆州市邪恶洗脑班(地址在荆州教委招待所)。在洗脑班里,我因绝食反迫害,被几个彪形大汉强按在一间屋里野蛮灌食。房间的门窗被严密关着,窗帘放下,怕被人看见曝光。我因十分难受自然发出很大的喊声,恶警怕人听见,用手捂着我的口、鼻。还强迫我长时间站立、不许睡觉。沙洋劳教所汪琴等恶警指使犹大轮番攻击我,强迫我侮辱大法与师父,我不配合,一醉醺醺的警察抓住我的头发,拧我眼睑,打我头。市610强迫我照像,还用脚踢我,之后把我劫持到沙洋劳教所加重迫害一年。因我仍不放弃修炼,恶警汪琴又伙同当地国安超期关押我两个月(共计被非法关押十四个月)。

我是2003年8月3日被邪恶之徒送往沙洋劳教所的。一進到劳教所铁门,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刘琴在值班,她吆喝着要我站“军姿”,我不理,刘威胁说:“好哇,你敢不服从,我们有的是耐心。”意思就是有的是折磨手段。我因不配合邪恶,被吸毒犯王青把头发剪得乱七八糟。进牢门还要我喊“报告”,我不配合,被吸毒犯鲍昆(音)拉进一个监室里。当时其他劳教人员和大法弟子都干活去了,号室里没有人。鲍昆掩上门,照我左胸上部狠命一拳,使我浑身一震,只觉得被打的部位肋骨凹進去很深。我请师父加持,当时没有出问题。后又被强行灌什么防暑药。我修炼这些年,一分钱药都没吃过,根本就不需吃毒药,我决不配合。几个吸毒犯想用绳子把我的手捆住。我发正念,不许邪恶迫害,后来几个吸毒犯就一齐将我按倒在地,其中一个叫董小芸的将她的膝盖死死顶住我的胸部,我顿感出不来气。她们又用不知什么东西把我的嘴撬开,硬是往嘴里灌毒药。我昏过去,他们就狠狠掐人中,醒来后再灌,再掐人中,如此反复几次,而后就狠命往我身上踢,踢完把我架到监室里去。

在沙洋劳教所,我的精神和肉体承受了巨大的折磨,受到极大的侮辱。开始一段时间没有基本生活用品,连手纸都没有,不许睡觉,不许与任何人说话,甚至不许上厕所。我被强迫长时间站立着背监规,背中共恶党头子的文章,致使两腿肿得很粗。还被王青、李蓉、鲍芳、马秀兰等恶人不停地轮番呵斥辱骂,两腿下部全被踢得红肿瘀血,而且她们专照踝骨处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