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修好自己,让周围的人明白真象


【明慧网2005年9月4日】六年前,人家送我绰号“张飞”,常常酒后闹事,并与上司为敌,所以几十年一事无成,到老来搞得一身病,脑肿瘤开刀,又身无分文。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碰见一亲戚介绍法轮功,这样我99年6月13日正式去炼功点学法炼功,动作还没学熟,所有的病没了,走路一身轻,身体比年轻时还棒。可惜不几天,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炼功点被不法人员拆了,《转法轮》没了,一时无法与同修联系,师父的经文或资料也更不知。

想到自己的生命是师父救的。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所以,我到处打听同修,并与世人讲真象,告诉亲朋好友自己的生命是法轮功的师父救的,要求还师父清白。三年来,我不分大街小巷、农村城市、机关单位、群众干部,只要有机会,我都不放过有缘人,告诉人们是法轮功师父救了我,根本不知道怕。

2002年“法轮大法日”那天,我请了八位同修在我家开交流会。半月后,我们分别被绑架,我被非法判一年半劳教,其他同修都罚款4000至6000回家。我信师信法,大法经常给我显现许多神奇,使我更加坚定信心。在劳教所时,我利用中医治病之机,给犯人看病,给他们讲“真、善、忍”是宇宙大法,天安门自焚是骗局,同时鼓励同修勇猛精進。在给恶警治疗时,也给他们讲真象。其实他们都知道共产恶党的假、恶、斗,不反对恶党的原因就是饭碗不愿丢。

一次我给邻居家粉天棚,他父亲蹲在架子下面筛沙,儿子在两米多高处拆一块长2米、宽75公分、厚1寸60多斤重的板,拿不起溜下来,落在65岁骨瘦如柴的老人背上。老人没事,儿子吓呆了,父亲喊儿子快把板搬走时儿子才回过神来搬走。我告诉他们,这是我们师父救了你的老命。他们高兴的说,难怪江××这样迫害你们,你们都坚持学,这么好的功,对人这么大的益,都不准学,真是罪该万死,千刀万剐。通过这件事,我悟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的涵义。

又一次我们县建造现代化粪池,局长要我带班,三伏天炎热池水不干,水臭温度高,半天脚肿得象小桶大,局长看后,要我停工住院,药费工资全报。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明天早上肯定会好,不需要吃药打针。”局长说:“明天真好了,我也去学。”第二天我的脚肿真的全消了,又去上班,局长带几个人和我们一起做工的十几人,局长对众人说:“他的脚肿那么大,不吃药不打针一夜就好了,法轮功真神,电视‘焦点访谈’全是假的,人家炼法轮功,我们大家千万不要去干涉了。”

我从劳教所出来后,从A县搬到B市,得到B市同修的支持和信任(肯定是师父的安排)。同修与我面不相识,在那么邪恶的环境下,将师父的《转法轮》、录音、录象,炼功带及所有的经文,周刊送给我,分文不取,使我真感到回到了自己真正的家。从此我更加处处严格要求自己,认真如饥似渴的学法,努力做好该做的三件事。搬到B市后,我以卸水泥做临时工度日,经常停工到A县去帮助昔日同修他们走出来,一年多来,几乎所认识的没走出来的同修我都上门把他们带出来了。有时骑旧自行车走一百多里,做工的钱不多,送资料和衣物给最困难的同修。与我一起干活认识我的人都喊我法轮功,小朋友喊我炼法轮功的爷爷。

做工或卸水泥,我总是比人家多做点,做好点。一言一行都要记住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能有损大法形象。一个月前,我们一起有十几人做工,拆模板,一块70多斤的竹胶板从三米多高处掀下侧面砍在我的胸口处,身上穿的衬衫切断五寸多长的口,把在场的人都吓得舌头伸出半天收不回去,旁边女工吓昏了,而我却没事,我告诉所有在场的人,这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在场人见到大法的神奇,都明白了真象,退团的就有几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