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修道人的点化


【明慧网2005年8月26日】60年代初,我大约6岁。伏天闷热,我和母亲在村边大槐树下王珍家乘凉,母亲和她们一家聊天。这时有一位留着白胡子的老人走了过来,从他明亮的眼睛、爽爽的精神看,很象修道的人。他对乡亲们说:“我从此路过,讨碗水喝,顺便奉送你们几句话,说的对,你就给我一块钱;说的不对就算了。”

当说到我的母亲时,他说:“你人善良,命运坎坷,一生多灾多难,无人相助,也得不到丈夫的帮助,在一起不如分两地好。晚年回来可能会好点。”还说出父亲最好是在大西北(我父亲当时正好就在大西北)。接着还说了很多,我记得他还说:“你孩子虽多,可你命中只有半个儿。”这话对母亲刺激太大,母亲无法接受,因为当时我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尽管心里不高兴,但母亲还是给了老人一块钱。这个修道人讲的邻家的情况也很准,后来都应验了。他说邻家有牢狱之灾,当时邻家的二儿子就在监狱里,又说:“老夫人你别生气,你命硬,将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后来这个邻居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儿媳都死在了她的前面。还有很多,就不提了。

我们家和邻居家都是有宗教信仰的家庭,都信天主教。虽说是信教,可是却根本不懂修炼,对神的概念很模糊。我只听她们说魔鬼、下地狱等可怕的事情。我们这些小孩子只去过教堂,却不知道人们在干什么,觉得好玩儿,不懂修心和约束自己,大家都很穷,吃不上饭,饥饿使孩子们躺在床上都顾不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经常偷东西。那个邻居的二儿子经常偷盗,后来被关进了监狱。

一晃两年过去了,我的小弟得肾病死了。他死得很痛苦,水肿的身子能照见人影,家里也没有钱了,一个小木箱就把他埋掉了。

后来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不允许有信仰。母亲经常被叫走“办班”,回来后脸色阴沉,不说话。我们也被拉去教育,不许有信仰,看展牌写作文。从此我母亲再也不敢说信仰的事,跟家里人都不敢说(有很多家庭都是家庭成员自己相互检举揭发),只能偷偷的念经。表面上我们都信共产党了。我上学学的课本都讲无神论,当时没有产生过任何怀疑,谁敢怀疑这里面有问题啊!

我的邻居因为出身高,一夜之间就被赶出了家门。他们的门上被贴了大字报,勒令他们24小时滚出家,老夫妇怕被揪斗,半夜十二点前慌忙收拾东西逃到老家去了。

我母亲学会了背毛××的很多话,我们真的是“早请示晚汇报”,提心吊胆做人,因为搞不好了第二天就会被戴上高帽子游行,或是把头剃成“王八”形。母亲被周围的一切吓住了,不信神佛了,表现得很积极,把整个屋墙贴满了毛的画像,好多人来看。我们家里吃饭前都要先唱“东方红”。

我们在学校放学前,要开展“一帮一、一对红”,互相监督,每天如此。学生把教室的玻璃全砸了,老师办公室的门把手上被通上了电,老师一开门就被电得大叫,却不敢问是谁干的。教室的门半关着,放上簸箕、笤帚,老师一进门就被砸了,却不敢吱声。我就是那时被发展成红卫兵的。我才三年级,我说我什么也不懂,不知道这是干什么呢。他们不肯罢休。没有办法,我回家问母亲,母亲半天也不说话。上课时我又被叫出去,我说我什么也不会干。他们那些流里流气的男孩子说:“慢慢你就学会了。”我没办法,接过了红卫兵袖章。从那天起,我上课也可以随便出入了,老师也不敢阻止。我的班主任被批斗了,因为有人说看见她上厕所拿报纸擦屁股,报纸上有毛泽东。有的学生一护着老师,也被批斗了。那时老师被整得好惨。她走到哪里,学生就拿东西乱砸她。她白天干活、晚上被关在食堂里不许睡觉写检查。白天,她要倒土填地基,刚到坑边就被坏学生一脚踹下坑去,还不准她往上爬,她刚爬出来就又被踹进坑。我就这样久久的看着她,她好可怜,也不敢吱声。学生们从垃圾堆里捡线绳,晚上给她梳满头的小辫子,我怕别人揪我“小辫子”,我也给她梳了一个。晚上看着她时,我有心让她睡觉,可是又没那个胆子。轮到我值班时,她悄悄的偷烟抽(一旦被发现就惨了),我就装作不知道,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她的丈夫吓坏了,不久就病死了。

运动发展到动枪的地步了。时常听到人喊“打起来了”。我还小,不知道怎么回事,听说哪儿被抢了,还跑去看热闹,看到人被打了,心里觉得怪怪的。我们家办起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到处去演去唱。可是后来我哥在单位被人打死了,母亲气疯了,父亲精神也崩溃了。父母领着我们跟着共产党干革命,结果落得这样的下场。身为老共产党员的父亲最后绝望的离开了人世。在他临去世前的一段时间里,他常看到天国有神来劝他回头信神。他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他看到了也不相信了,常自言自语的说:“闹不明白,怎么回事?”带着终生的遗憾走了。

此后,我们常想那个修道人说过的话。早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就应该问问人家破解的办法,早知道跟共产党走遭灾,信神有神保护能躲过这灾难该多好啊。

当今,在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之际,共产邪教反天反地、反人类、反神佛,这些年迫害死多少善良无辜的人。大法洪传、救度世人,多少大法弟子讲出真象而被共产邪教迫害致死。共产邪教妄图毁灭无数的众生,犯下了“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的滔天罪行。天警世人,法到人间,天要灭共产邪教。大法再一次给曾被共产邪教毒害和欺骗的世人机会。

在这关键时刻希望广大的世人千万别错过这万古机缘,时机一过,永远不会再有。过去我家没听懂修道人的点化而遭难,痛悔不已。跟着共产邪党的人,不信神佛是极其可怕的,将永远失去生命的未来,危害亲人。广大的民众,现在已有380万人脱离共产邪教,希望理智的人们赶快脱离共产邪党,这是唯一的自救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