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那以后再也不怕了


【明慧网2005年9月7日】我是98年得法的,得法前我的胆子非常小,一个人从来不敢在家。小时候一直没离开过母亲,上学时,晚上写作业,也得母亲陪着。结婚后,丈夫出去打工,我总是找人跟我做伴,太阳还没有落山我就不敢出屋了。得法后,我的胆子渐渐的变大了。

99年7月20日邪恶镇压法轮功后,我也一直在做发真象资料和证实法的事。2000年年末,为了进京证实法,半夜一点多从家里走出来,月黑头,深一脚、浅一脚过了松花江,那时我第一次走黑道,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的过了江。我坚信,只要心在法上,就没有任何危险。

记得我第一次买红油漆往电线杆上写标语“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我是半夜去写的,到电线杆前,我东张张西望望,我的心一直在怦怦的跳着。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必须证实法,这就是正念。第二次我和另一个同修一起去做,我写完两个标语又到另一个电线杆写“法轮大法好”,刚写到一半时,同修说:“来人了”。果然后边来了两个人,我吓得扔了刷子和油漆就跑,我和同修到家后已经是快半夜了。但我没有写完,我就后悔,为什么做洪法的事就这么怕哪?那时候也没有师父的正法口诀,也不知道发正念,我就背《洪吟》,当我背到《威德》中“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时,我想神鬼都惧我,我还怕什么呀。我又一个人从家里走了出来,踏着厚厚的积雪,走小路来到了扔刷子的地方,把刷子和油漆找到,又开始写,直到把一盒油漆都写完才回家。

从那以后,再出去做就没有怕心了。有时怕心也出来,我就用正念抑制怕心。就这样,这些年我们把我们地区方圆十里之内的能写标语的地方都写上了。开始,我们一写完,恶人就抹,他们抹完,我们再写。就这样,我们的正念正行抑制了邪恶,现在我们写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标语再也没被恶人抹掉,很好的震慑了邪恶。只要学好法,就能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

没有走出来的同修啊,是不是也有怕心哪?只要我们学好法,坚信师父,做证实大法的事,正念一次比一次强,怕心就自然消失了。师父说:“其实那些走不出来的,无论是这样的借口,还是那样的借口,都是在掩盖怕心。”(师父评注《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同修啊,放下怕心,走出来吧!多少众生等着我们去救度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