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弟子朱晓飞一家的悲惨遭遇


【明慧网2005年8月31日】2001年11月,大法弟子朱晓飞被旅顺市场街派出所前所长费洪金等人绑架。作为母亲的王志兵(大法弟子)为营救儿子开始四处奔走呼吁,向各级政府部门和群众讲述事实真象,要求立即释放朱晓飞。结果她被费洪金强制关入“旅顺陆军215精神病医院”。警方与院方相互勾结,对其进行精神摧残,强制灌药,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和“冬眠灵”,扣上“政治犯”的罪名恐吓,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等等。仅仅一个多月,原本好端端的王志兵竟被折磨得精神分裂。事到如此,当地的610和恶警们不仅不肯放过她,相反还将迫害进一步扩大到了她的全家。

2005年5月16日上午9时左右,大连市旅顺口区公安分局、旅顺市场街道派出所、旅顺市场街道、旅顺消防队等几个单位联合派出救火车、大吊车、警用车数辆和大批人员赶到旅顺口区人民医院附近的医院家属楼(七楼)楼下,准备强行拆掉旅顺市场街道新开街西一巷11号楼洞七楼701号住户阳台上已经挂了数月的“法轮大法好”“法轮常转”等横幅。包括政府和街道人员,警察,消防武警在内的数十人已就绪。

此时,围观的众多群众议论纷纷。

以朱威(现提升为旅顺市场街道派出所所长)为首的一伙约六、七个警察,来到“701”住户朱明成家砸门,气势汹汹地又砸又撬约半小时,最后当整扇门被撬下后,警察们手持棍棒冲進了屋里。家中几人随即对冲進来的警察与武警進行反抗,明明(女,20岁)为了保护妈妈王志兵,与警察对峙,但当即被警察击倒、摁倒在地。女儿朱琳的房间被警察用脚踹开,两人上前用绳将其反绑,朱威又命其他警员给朱琳戴上手铐,临走时,一警察用力把王志兵推倒在地。随后警察、街道干部还有摄像师等陆续来了4、5个人。在一番暴力与争吵的混乱之后,王志兵、朱琳、明明被塞进警车带去派出所。

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在屋内没有亲属、邻居在场的情况下开始了抄家。抄走大量“声称”与法轮功有关的一切物品,包括电脑、书籍等物品近一车,屋内一片狼藉(现场凌乱,不知财产、物品、钱款是否丢失,至今未归!)由于室门被撬开砸坏,他们找来“新门”重新安上,钥匙和701号单元的進出权现在仍被警察掌控。

中午时分警察做了询问和笔录。天开始下小雨。此前后,警察陆续把朱明成、王志兵、明明、朱琳关押到旅顺赵家沟派出所。家中及附近设暗哨,欲抓其子。

据了解,朱琳的妹妹明明与此事没有直接关系,当时拿着菜刀与警察对峙时,并无意砍谁,也没有给任何人造成任何伤害,她怕警察们手持棍棒冲進来会暴力打伤她们,于是拿起菜刀防卫,以抵挡警察打来的棍棒,保护病中妈妈和姐姐,完全属正当防卫。难道面对犯法的警察,就不允许百姓有维护自己人身安全的正常举措吗?警察却以“袭警”为借口欲给她定“罪”。现仍在被拘押之中,状况不明。

62岁的朱明成被关在旅顺赵家沟看守所期间遭到旅顺公安、国保警察逼供。因在妻子王志兵犯病期间朱明成无力管制她的行为,只好放之任之。朱明成不是法轮功学员,但出事当天,为了保护妻子,把所有事情一并揽过,现今仍在被拘押之中。旅顺公安企图以此“把柄”给其定“罪”,再将其劳动教养。朱明成现被关押在旅顺赵家沟派出所,精神已几近崩溃。

王志兵在旅顺看守所期间被“司法鉴定”为精神分裂症,一个星期后被街道和警察送到大连大黑石“国礼医院”强制治疗,有专人看管,每日被强制吃药,具体药物不明,现出现萎靡、无力状态。

现已得知导致王志兵精神分裂的基本事实。

2001年11月,大法弟子朱晓飞被旅顺市场街派出所前所长费洪金等人绑架,而后其母王志兵和父亲朱明成就一直为儿子的冤情奔走呼号,为此好几次到公安局、派出所评理,要人。在讨要没有结果的情况下,王志兵便通过电话、信访各级有关部门,也不断向周围人们讲述朱晓飞被非法抓捕的事实真象。

2002年4月初,原派出所所长费洪金打电话给王志兵“邀请”她到派出所来商量她信访的事。她没有多想,就去了,没想到去后当场被扣留并送到看守所。第二天王志兵被派出所转到“大连西山精神病院”進行鉴定,结果属正常。但费洪金不死心,怕她再到处“讲真象”,便不计后果的把王志兵强行送进“旅顺陆军第215精神病医院”。王志兵被冤枉,当然不从,便遭到医院大夫张鑫等人的恐吓、威胁,被强制灌药、注射破坏中枢神经性的药物,“冬眠灵”等等,他们还经常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女儿朱琳探访质询时,张鑫竟然诬蔑说你妈是政治犯。在警察和院方一起摧残性的“治疗”了一个多月后,王志兵被亲友花钱救了回来。

据朱明成讲,当时去接王志兵时,王的面色蜡黄、眼神发呆,反应迟钝,有气无力,得人搀着才能行动,简直不象样了,真令人寒心。回家后,虽然通过朱明成的精心护理,但仍经历了长达十九个月的深重痛苦。

王志兵是个要强的人,自尊心很强,生怕别人瞧不起,凡事总爱争个明白。在旅顺陆军第215精神病医院非人性的摧残,使她脑神经受到严重伤害。原本精神状态和思维正常的她,现在有一点响声都不能入睡,除严重失眠(每天只能入睡10分钟~40分钟,大部份时间只能睁着眼睛躺在床上),还伴有幻视、幻听、惊悸、心慌意乱、浑身无力、经常绝望等症状,极其痛苦。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这样被折磨成精神病。

2003年11月儿子朱晓飞从关山教养院被抬回家,看到王志兵在屋里焦虑不停的踱着步子,面无表情的望着亲人,好象陌生人。她曾停下来对家人说:“我不想活了!你们拿刀杀了我吧!”要么说,“给我点钱,让我走得远远的,谁也看不着谁,省得挂心。”朱明成说她这样一年多了,吃多少中药、西药也不见好。看她这样绝望、生不如死的情形,儿子忍不住流着眼泪,拽着她手劝道:“妈,你别这么想,坚强点儿,会好起来的!”儿子知道,她心灵上受到的伤害太深了!

2004年3月,朱晓飞因“法轮功”再次被市场派出所送往大连教养院,并判3年劳教。刚入大连教养院就遭受到两个星期的迫害性“严管”,期间两次被送医院检查。由于身体状况太差,有生命危险,在其家人的强烈抗议下,大连教养院怕担责任,让其保外就医,但放回家时已经瘫痪。

2004年9月底大连教养院对其家进行多次电话骚扰、派车派人向其父母要人。按教养院说法,朱晓飞三年劳教由2004年3月至2007年3月,现在尚末期满。为此引起家人愤慨。由于无处申冤,为保护儿子不再被恶人抓去迫害,曝光并制止邪恶行径,让人们了解这一切的真实情况,情急之下,迫不得已,王志兵在楼上打出“法轮大法”的横幅,以期待社会、善良的人们能给予理解和帮助。因受到精神刺激她又犯病了。她又喊又唱,不能自制,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2005年5月16日。

期间,旅顺市场街道、派出所几次驱车派人去家访、叫门,让其家人摘下横幅、条幅,不要喊、唱,都没有结果。据说王志兵的喊、唱也曾影响了周围邻人休息,而被楼下及附近住户多次拨打110报警。

王志兵的病,完全是被迫害造成的。她的亲属多次苦口婆心的规劝过她,效果都不大。其夫朱明成家里家外,老少都要操心,经过一次次的规劝和制止她毫无效果后,他心力疲惫,只好索性把她反锁在家里,随她愿干啥干啥,顾不了也管不了她对周围邻居的影响了。

亲爱的旅顺民众,当你知道了王志兵是怎样从一个正常人变成一个神经分裂症的患者的时候,你有什么感慨呢?是谁在恶毒的残害民众不是很清楚了吗?!

事后,朱明成为给妻子开脱,把所有事情全揽在自己身上。他只想以“他的方式”关心、保护他的妻子。也都是无奈的选择,何罪之有?然旅顺公安、国保警察把62岁不炼法轮功的朱明成作人质以抵“罪”,趁机大做文章,准备判其劳动教养。

恶警们的这种毫无人性的做法,让众多群众义愤填膺。群众议论说:“现在的警察正事干不了,欺负百姓长神!”“拿政治帽子压人,搞得人家破人亡,他们能图个什么?替江××害怕!?这帐早晚要算的!”

王志兵的女儿朱琳在看守所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拒不服从管教的指使。看守所管教令男犯人捆绑她,并施以一个星期的“严管”。公安派出所在对其非法关押了15日后,只得将其释放。

7月10日下午2点左右,朱琳到大连大黑石“国礼医院”看望母亲王志兵,顺便给母亲换上干净的衣服。谁知,专管人员一见便大呼:“法轮功政治犯要逃跑!”给已有病的王志兵造成更深的精神创伤。朱琳非常气愤,找医生要求出院,医生说:“等明天找院长。”第二天,朱琳和其家属去看望母亲王志兵,发现她身体虚弱无力,走路一摇三晃,病越治身体越坏,非常痛心,其家属决定把王志兵接回去调养,便找院长。院长不准予出院,说是旅顺市场街派出所把王志兵送进医院的。有人甚至叫嚣:“法轮功,政治犯,在政治审查期间,不予出院。”“昨天,她还穿上漂亮衣服想逃跑!”家属说:“你们医生的天职应该本着治病救人为原则,怎么不治病救人,反而像监狱一样,以政治犯名义摧残百姓?”当时院方人多势众,态度蛮横不讲理,朱琳便顺手给蛮横的大夫照了一张相(带相机原是给老人拍照的)。院方非常恐慌,“国礼医院”的院长召集一帮人来扭打朱琳及其家属,疯了似的来抢朱琳的皮包和相机,当时大黑石边防警察前来帮助调解时,也同被院方多人扯打,并大嚷:“我宁可违法,也要抢回照片,否则我们医院就完了!”致使有的边防警察身上受伤。

这时,院方通知的旅顺公安局来人(据说是国保大队警察及大队长),伪善的答应带朱琳回家取东西取钱,朱琳天真的以为公安局要帮她妈妈办出院手续,便跟警察走了。谁知至今未归!其实已被旅顺公安国保警察绑架到了那个以手段残忍、隐秘而臭名昭著的大连“洗脑班”进行迫害。朱琳在此事上没有任何过错,但旅顺公安国保警察惧怕朱琳给其曝光,为了掩盖犯罪勾当,反而实施欺骗手段把朱琳非法拘押,现生死未卜。这就是头顶所谓的“人民的保护神”“人民公安”的旅顺某些警察的嘴脸。


近况:

晓飞父亲朱明成8月初被判二年劳教送市教养院,真是天大的讽刺。当年的管教一夜之间在家被抓,变成了犯人(只因照看修炼大法被中共迫害成精神病人的妻子)。妻子王志兵被送旅顺医院遭到拒绝后,现被送到旅顺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