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婴历劫难 悲剧遍中原(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一月十日】(明慧记者荷雨综合报道)2002年5月25日,河南孟州城伯乡罗庄村的法轮功女学员耿菊英,被孟州市610办公室和公安局的警察们翻墙入室后绑架。为了劳教怀有身孕的耿菊英而得到奖金,恶人强行给她堕胎,几个男警在一旁淫笑着“观赏”,还讥笑说,你不是漂亮吗,我们就是要看你堕胎。就这样,耿菊英在几个男的眼皮下做了人工流产。随后,她被非法关押在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至今(见2004年7月15日,联合国特派专员波文(Theo van Boven)发出的联合紧急控诉)。

这一幕幕触目惊心、惨绝人寰的悲剧,就发生在现在的中国,发生在受迫害的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法轮功学员身上。

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要求修炼人在炼习五套功法强身健体的同时,更注重心性的修炼,按照“真、善、忍”的原则修心向善,在家庭中、在社会上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法轮功对个人、社会和国家都有百利而无一害。目前法轮功已洪传世界近80个国家,至今已收到来自各国政府机构、议员、团体组织颁发的褒奖超过1337项。而在中共暴政统治下,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却遭到灭绝人性的迫害。

妇女受尊重,未出生婴儿权益受保护的程度是衡量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因素,国际社会公认对妇女的暴力侵犯是人类最大的耻辱。即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中也明确提及:妇女在经期、孕期、产期、哺乳期受特殊保护……;《刑事诉讼法》第60条与《监狱法》第17条规定,怀孕期间的妇女不应被施予劳教。然而,根据《明慧网》披露的迫害案件、《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追踪调查,及联合国“暴力侵害妇女问题”、“酷刑问题”、“信仰自由”等特派专员们的调查报告,资料显示,法轮功女学员不仅在怀孕期间被劳教、非法关押,而且被酷刑折磨、被强迫干超体力繁重劳动致使流产,更有甚者,不法之徒竟然为强送劳教或继续非法羁押,而强行给怀孕中的女学员堕胎,这类案例几乎遍布整个中国。

以下发生在百姓身边的惨剧,只是突破信息封锁传出的持续六年的迫害中无数惨案的冰山一角。

一、强制堕胎:

* 陕西汉中“610”残害无辜母婴

陕西汉中33岁的张汉云,虽于五年前就领到了村委会给的怀孕指标,但因闭经一直未生育。后来有幸修炼法轮功,不到半年例假就恢复了正常,终于怀上了孩子,全家人莫不感激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恩德。

然而,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不顾百姓的福泽开始迫害法轮功,汉中“610”办公室也以办洗脑班为名,残害法轮功学员,聚敛钱财。被绑架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每人被勒索3000多元的“洗脑”费用。2000年3月,即将临产的张汉云仍被要求强制洗脑,她只得躲在亲戚家里。汉中市“610”办公室授意北关办事处把她父亲和弟弟的建筑工地查封,逼着交人,并非法将她的丈夫铐在略阳县嘉陵江桥头羞辱示众。最后张汉云还是被抓进了洗脑班。当恶徒发现她要临产了,为继续对其迫害并榨取钱财,竟然将她拉到了30公里外的一个职工医院,强行以扩张引出术将她已届临盆的婴儿活活肢解取出,其景惨不忍睹。

* 妻怀孕九月被催产 夫被害瘫痪双目失明 四岁幼子遭劫持

王桂金家住河南周口市淮阳县鲁台镇花庄行政村。丈夫宋振灵是一位优秀教师,原患严重乙肝病,经多家医院治疗病情不见好转,96年喜得法轮大法后,严重的乙肝不治而愈,判若两人。王桂金也在法轮大法“真、善、忍”法理感召下步入了修炼的行列。

99年7.20江氏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因不愿放弃修炼和向人们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夫妇二人多次遭到非法拘禁和酷刑残害,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屡遭劫难。

2004年7月19日,王桂金被淮阳鲁台派出所公安从娘家中绑架,九个月身孕、再有十来天就要临产的王桂金当晚被强行拉到淮阳县计划生育指导站,被八个大男人强行按住引产。随后,王桂金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至今。其老父亲也被以“包庇罪”判刑一年,好心的亲属邻居曾让王桂金居住一宿,也被无人性的恶徒勒索2000元。

丈夫宋振灵在淮阳看守所内被折磨至双目近乎失明、双脚瘫痪、骨瘦如柴、生命垂危,周口川汇伪法院竟在看守所内判其有期徒刑十年。

更令人发指的是,610、国保大队的恶徒把王桂金不满4岁的幼子劫走,从此音信全无。

* 楚雄州刘枝萍被劳教所强行堕胎

云南楚雄州交通集团交通宾馆职工刘枝萍,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的原则提高心性,做事处处先考虑别人,道德升华了,身体健康了。2000年初,因为法轮功上访说公道话,被非法关押在云南女子劳教所,同年8月,已怀孕5个月的她被强行堕胎。以下是她的惨痛经历:

“尽管当时我有3个月的身孕,但我白天被逼在烈日下曝晒,被强制到大田组超强体力劳动——挖土、挑大粪、抬竹竿;晚上还不让睡觉,被罚站,被逼跑步到凌晨。一天深夜被逼跑步到2点多,我以炼功抗议迫害。值班的警察指使两名吸毒犯毒打我,又把我单独关押,把双手长时间铐在两张上下床的栏杆上。我只能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当时我姐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听到一些犯人讲我被迫害的情况,她落泪了,希望劳教所停止对一个孕妇的不人道的迫害。不几天,我就被强行送去医院打胎,我用坚定的信念闯了过来,药物失效。到了2000年8月,我已有5个月的身孕了,按规定,我的身体情况早该保外就医,可就因我不愿放弃真善忍信仰,恶警叫嚣:‘不转化就得关在里面!’我再次被强行送去打催产素,我最终失去了我的孩子。”

* 广东增城汤金爱被强制人流后劳教

广东增城镇龙镇的汤金爱,于2000年12月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绑架后关入增城看守所。当时她已经怀有第一胎,两个多月的身孕。因怀孕不符合劳教规定,镇龙镇派出所警察罗伟军等恶人把她强行送到增城计划生育办公室,五、六个男的把她架上手术台,强行给她做了人流!没有经过汤金爱本人签名,没有通知汤金爱的丈夫和家人,这帮恶徒把未出生的小生命夺走了。

手术后,恶徒们还打算把她关在镇龙派出所,派出所怕出人命不敢收留,才把她放回家。她躺在床上,一点知觉都没有,就这样,恶徒还每天轮流监视她。2001年,大年三十晚上,他们骗她家人说送她到医院检查,把她关进增城戒毒所里。两个月后,因她不肯放弃修炼,又非法把她劳教一年半,关进广州槎头劳教所。

* 怀孕四个月遭痛殴 南充公安逼堕胎

骆碧琼是四川南充营山县人。2000年腊月24,骆碧琼夫妇回婆家过年。晚上11点钟多正睡觉时,绿水派出所警员约十人绑架了她。随后,骆碧琼被劫持到朗池镇街道办事处洗脑班。

当时,她已怀孕四个月,却被“创卫办”的5个恶人轮番暴打,他们穿着沉沉的皮鞋狠踢她大腿、小腹、背部;又强按她跪下,狠踩其双脚,不断打她的头部。她被打的遍体鳞伤,嘴里全是血泡,头部都是青包,手肿得象面包,两腿呈紫色,小便失禁,胎出血不止。恶警却不放人,也不准她换裤子。

一星期后,被折磨得神志不清的骆碧琼被逼写了不炼功保证书,警察还向骆碧琼的丈夫勒索一千元(由于骆家实在贫困筹不出钱来,才作罢),才将骆碧琼释放。

回家后,骆碧琼很快清醒过来,意识到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申明还要坚持修炼。经上报请示后,几个恶徒气势汹汹而来,当时就给她强行打胎,就这样一个才四个月的小生命被无辜扼杀了。

20天后恶警又到骆碧琼家想绑架她,扑了空,骆碧琼已在第17天逃离家,流离失所至今。

有象王桂金、汤金爱、刘枝萍、骆碧琼这样悲惨经历的法轮功女学员还很多。

* 部份被强制堕胎案例

河北滦南县37岁的刘素军,因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多次被抓、被打。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5个月,当时已怀孕2个月。关押期间,被戴过沉重的脚镣,将手和脚铐在一起,直不起身子,长期遭受非人的折磨。孕期7个月时,被狱警强行堕胎,送回家半个月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里,刘素军一直绝食、绝水,她母亲不忍见自己的女儿遭受这种折磨,到县政府上访,在她绝食、绝水5天时,将她要回家。2001年,刘素军再遭到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至今。

深圳法轮功学员王少娜因和她的先生一起上北京上访,于2000年2月15日被捕,被羁押在蛇口看守所。王女士已怀有6个月的身孕,恶党人员为了“合法”将她拘禁,强行她堕了胎。据悉,他们在2000年6月30日再次被捕。王少娜被第二次强行堕胎,之后被关进深圳南山区看守所。

兰州大学历史系博士生王红梅因坚持修炼,2001年6月7日被兰州大学警察局警察抓捕,后关进兰州市桃树坪劳教所。当她被捕时,她已怀有身孕,但警察对她做了强行流产。

广西百色市的陆秋习,因2000年7月1日在纪念碑处炼功,被非法关押在百色看守所。在看守所中,已有3个月身孕的陆秋习被强制流产,紧接着就把她送入劳教所。2001年4月再被非法劳教2年。据“法网恢恢”网站对广西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的调查,1999年7月20日到今2004年05月20日,至少确认还有3名女法轮功学员被迫流产后被送入劳教所。

新疆大法学员岳秋雨,于2000年被非法关押在乌拉泊女子劳教所,当时已有7个月身孕,劳教所恶警强行做掉她的孩子,岳秋雨的身体被摧残折磨到了极限,精神受到了严重刺激。在解除劳教回家后,邪恶人员仍不断骚扰迫害,岳秋雨被迫离家出走,四处流浪,现音讯全无。

武汉的杨平为法轮功上访,于2000年3月被捕。当时她已经怀孕,但是被强迫堕胎。她开始被关在武汉市中华路警察局,后来转入蔡甸派出所。

四川乐山五通610歹徒和当地恶警,非法抓捕沙湾区一怀孕女学员后,在不经与其家人联系的情况下,将其已怀有的6个月大的婴儿强行堕胎。这位女学员在受尽折磨后被非法判刑7年。

卢云珍由于修炼法轮功于2000年1月在北京被捕,并被押回家乡丰城市。她当时正有身孕,丰城警察局长亲自下令在医院给她强行堕胎。

二、酷刑折磨孕妇:

* 辽宁本溪妇女被酷刑折磨流产

梁铁龙、谭亚娇夫妇

2004年9月18日,辽宁省本溪的谭亚娇与丈夫梁铁龙,因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被当地610人员非法抓捕。当夜,夫妇俩便遭东明派出所恶警刑讯逼供、酷刑折磨。4、5个身强力壮的恶警对怀孕的谭亚娇拳打脚踢,警棍电击,直至她昏倒在地。在被转入本溪市白楼看守所后,遭恶警变本加厉的折磨,谭亚娇绝食抵制迫害,恶警将浑身发抖、几近休克、已不能说话的她戴上脚镣手铐,全身固定在床上,进行摧残性灌食。恶警张晋娟指令刑事犯对她大打出手,谭亚娇在酷刑现场流产,惨不忍睹。

谭亚娇流产后,看守所没做任何清宫处理。非人的摧残令其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平山区伪法院于四个月后非法判谭亚娇九年徒刑,梁铁龙十二年,夫妇二人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沈阳监狱城。

* 酷刑、引产、骨架、植物人

王霞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迫害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2004年7月)

内蒙古临河市的王霞在为法轮功上访,于2000年2月19日在北京被捕。后来,她被转入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尽管她当时已有3个月的身孕,还是被强迫干重体力劳动;她曾被双腕吊起整整一天;被强迫以极为困难的姿势长时间站立,并遭到电击。孕期6个月时她短暂获释,但2000年7月30日,怀孕8个月时,她再次被抓回林河市警察局。在警察局,恶警试图对她进行强行堕胎,但未得逞。分娩一个月后,她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2月王霞再次被抓,被非法判刑7年关在内蒙第一女子监狱。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长期遭受非人摧残,被毒打、电击、阴部被扫床刷打击进行性折磨、被恶徒将大头针钉入指甲中……。王霞以绝食抵制残害,被恶警长期绑到床上无法活动,灌食管长期插着。就这样,王霞绝食了两年,恶警灌食了两年。后来,王霞被送精神病院遭受摧残,导致记忆丧失。

恶徒在对“转化”王霞失去耐心后,曾叫嚣“把她扔到太平间,直接火化算了”。610头目说:“王霞上过明慧网,不能死在监狱里,让家人赶快接走,死在家里算自杀。”在狱医认定王霞只能活两三天的情况下,2004年6月29日,王霞被送回家。在路上,恶警还给王霞输了不明药物,回家几小时后,王霞就出现生命危险,虽经抢救脱险,但常处于重度昏迷之中。

王霞被投入监狱前体重110多斤,昔日年轻漂亮的姑娘被抬回时成了一具活着的骨架,仅剩40多斤,一动不能动,记忆丧失,成了植物人。

王霞回家一个星期后,又顽强地活过来了。当此事件被国际媒体广泛报导后,面对善良人们的关心与谴责,毫无人性的临河610及当地司法、公安不法人员又一次将她投入内蒙第一女子监狱。

* 部份怀孕法轮功女学员被酷刑折磨的案例

张家口的淑萍,由于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监禁在河北省高阳劳教所。虽然她当时已怀有4个多月的身孕,但管教却还用高压电棍电击她的口腔和双脚,把她抓到刑房“坐飞机”,强迫她双臂从身体两侧向外张开,呈90度弯身长时间站立。被严刑拷打20多个小时后,她腰腹部疼痛、妊娠反应剧烈,在痛苦不堪之际,她还善意的劝告警察们:“你们也有妻子和母亲,不能如此对待孕妇。”恶警却说:“谁证明你怀孕了?你死了送火葬场一烧,叫你家人送85元钱认领骨灰盒去吧!”


广州法轮功学员罗织湘,已被迫害致死

广州天河区的罗织湘原系广东农垦建设实业总公司规划工程师,毕业于武汉城市规划学院,本科学历。罗织湘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并按师父的要求,做道德高尚的人,左邻右舍有口皆碑。在大法遭到迫害后,她多次依法进京上访,希望能使世人及政府知道真相,但是却遭到北京恶警的拳打脚踢,并两度被非法关押30天。2002年11月22日在海珠区出租房被抓,夫妻俩被送海珠区看守所。在罗织湘被查出已有3个多月的身孕后,即被610劫持去黄埔戒毒所强制洗脑。12月4日被残害致死,年仅29岁。

张武英及丈夫吴殿辉(上海师范大学研究生)均系江苏常州技术师范学院教师。2000年4月,夫妇二人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说公道话,已怀孕4个多月的张武英在国家信访局门口遭到二十多个便衣的毒打。常州市公安局政保处授意常州师范学院违反人才引进协议,收回了他们的住房,并不上报其档案、户口,非法剥夺其劳动权利,拖欠发放工资、奖金,断绝其经济来源。并把他们关入解放军一0二精神病医院摧残。期间,恶人图谋将怀孕5个月的张武英强行堕胎,但堕胎失败,她还是生下了孩子。2001年2月8日,她和丈夫再次被捕,过程中,婴儿的头部和腿部被打伤。2001年4月29日,丈夫回母校看望老友,因没事先向公安、学校报告,被劳教二年;张武英也受到24小时监视,学校配合“上面”迫害弱母幼儿,不许任何人帮助他们,谁与他们有来往都要遭到传讯。

山东潍坊军埠口镇杨家庄村法轮功女学员刘云香,1999年腊月被军埠口镇原政法委书记花光勇等恶徒绑架后毒打流产。2001年夏天再被不法镇长高忠德、副镇长戴清君、司法所所长夏炳堂等人绑架,被恶徒用木棍和胶皮管毒打流产。

法轮功女学员刘小芬于2000年1月被黑龙江五站镇警察局的警察抓捕,被非法关押了数月。虽然她怀有一对已5个月的双胞胎,警察局长还是毒打她,拽她的头发并踢她。就在分娩之前,其家人被勒索了5000元钱,她才被释放。

潍坊市的刘艳华在为法轮功上访后,于2000年10月被捕并关押在樱桃园警察局。当时她已怀孕,警察局副局长还是毒打她,并将烟头塞入她的鼻腔烧烫,并用脚踢她背部。

结语:

自古以来,人伦至大,母性神圣不可侵犯。然而,奉行“假恶斗”的江氏流氓政治集团,却以国家的名义和政治的高度,逼迫妇女在胎儿生命与良知和信仰之间作选择,用最野蛮、最下流的手段残害妇女,亵渎母性,泯灭人伦,这是中华民族的最大不幸。

那些一次次将孕妇吊起再摔下导致流产,并强迫其丈夫观看妻子受刑的狱警,那些强制耿菊英引产并在一旁淫笑着“观赏”的警察,他们就不是母亲怀胎生养?他们就感受不到受害人的痛苦?他们生来就没有人性吗?也许不是。警察也有家有小,有母亲、妻子、姐妹,他们或许也曾纯真、善良。那么,是谁将这些本应以除暴安良、维护正义、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保卫妇幼不受侵犯为天职的警察变成了丧尽天良的嗜血禽兽?

当“真善忍”成为被镇压的对象,“假恶斗”成为社会的普遍信条,迫害好人的恶棍成为中共邪党的“先进模范”而受到嘉奖时,人变成禽兽就有了最佳环境。发动迫害的江氏和中共正是那只摧毁人性、用恶毒谎言、仇恨宣传和利益诱惑将人变成禽兽的黑手,那些参与迫害、丧失了人性的人,不仅成为了罪犯,也成为真正的受害者。这种对人心灵的恶化才是毁灭一个人乃至整个社会的真正毒药。

同时,在统治者盗用国家机器滥杀无辜、亵渎母性的国度里,生命无保障,妇女尊严无护持,每个人的妻子、姐妹,每个人的儿女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这场对“真善忍”信仰的迫害,对个人、家庭、民族乃至全人类造成的伤害,不可估量。

历史将会证明,法轮功学员忍受个人的苦难,坚持道义,揭露迫害,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正是挽救世人被中共邪灵拖向万劫不复深渊的大善之举。这发生在21世纪今天的正义战胜邪恶的历史也将永载史册,给人类留下永远的启示和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