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制造了河北涿州强暴案?


【明慧网2006年1月15日】邪恶之首江泽民推行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六年多来,制造了无数人间悲剧,时至今日,这场荒唐至极的迫害还在继续着。发生在2005年11月25日河北省涿州市一名警察强暴两名修炼法轮功的妇女的事件,又为这个邪恶的迫害运动添加了罪恶的一笔。我们要问:是谁还在充当江泽民的帮凶,在光天化日下制造了又一起这样令人发指的罪恶?难道只是一个小小派出所里禽兽不如的何雪健?我们指证:河北省610及其有关下属机构也是这件事情的元凶,它在这起事件中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2005年11月25日,刘季芝被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恶警何雪健毒打并奸污,臀部、腿部多处外伤

从2005年9月底,河北省610恐怖办公室(为掩盖其罪恶改称“防范办”),掀起了又一轮抓捕大法弟子的黑浪,涿州市也开始了对迫害的布署。例如,10月中旬,向当地至少8位因迫害而流落在外的大法弟子和他们的亲属进行恐怖威胁,在无耻地声称“只要你及时醒悟,及时悔改,表明自己与‘法轮功’彻底决裂的态度,接受教育转化,即可安心工作,重新开始幸福生活”的同时,威胁说,如果十五天内不返回,“予以严厉打击。被公安机关抓获后,将开除党籍、开除工职,并依法做劳教或判刑处理。”在11月2日,又发出了“立案追逃”的恐吓信件,威胁说一旦被抓获,“将依法依纪予以严惩。届时,一切后果自负。”当然,河北610还有其它邪恶布置。

高精度图片
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

2005年11月11日,河北省委610在涿州市开会,布置对法轮功的进一步迫害。为什么要选在涿州?也许是这里迫害法轮功很积极,也许是很消极,也许是这里出了什么“大案”,但有一个简单原因:涿州紧邻北京(多年来一直有把涿州并入北京版图的规划设想)。涿州市610马上行动,东城坊镇的政法书记宋小彬等人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导致这两起连续强暴案恶性事件,就是在会议开完短短两周里发生的。这不能不说是河北省610在这里开会后“取得”的一个“丰硕成果”。河北省610恐怖头目可能会拒不承认,声称“我们没有让下面的人干出这种事”。那我们就问一问:不是法轮功学员而又有精神病的朱长久杀害亲人后,你们为什么要诬蔑到法轮功身上?任丘市法轮功学员袁玉阁带着孩子骑车不慎从桥上落入河中,为什么你们能宣传说她是要投河自杀?系河北石家庄人的中央音乐学院优秀学生王博还上了焦点访谈接受采访,这是你们的“得意”之作。但前不久“明慧焦点”节目中,王博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是如何控诉你们的,你们看到了吗?

河北省610大量恶毒造假的诽谤与诬蔑,暂且不提。这些年来被迫害致死的河北省法轮功学员至少有380名,在全国最多。这些人命关天的大事,制造了多少家庭的苦难与悲剧,难道你们也都不知情、没有责任?如果你们知道而不制止,那你们的人性哪里去了?!难道你们就可以为了自己那碗饭而不顾那么多善良民众的死活,你们又如何谈得上对国家、民族、人民负责?!现在《九评共产党》在全社会流传,想必你们都看到了,“九评”不才是真正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负责吗?在其中对共产党的本质和你们这些迫害工具们难道说错了吗?

话说回来,中共公安局也好、派出所也好,都是你们610践踏法律、迫害法轮功的走狗和工具。但是,他们已经把你们出卖了,那个东城坊镇派出所姓邢的指导员就言之凿凿:对法轮功可以左点,也可以右点。而他本人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悍打手,他的这句话就是说,对法轮功可以狠点。到底可以多狠呢?何雪健做了注解:上头说了,你们就是畜生,打死你们白打死,打死就算自杀!江泽民这句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指示”是怎么样占据了这些警察的头脑,让他们变得禽兽不如的,难道不是靠你们的秘密文件与不惜余力的督战,才会让这种邪恶至极的杀人理论成为警察的法律?有这个邪恶理论作指导,什么样的罪恶不会发生?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以所谓“南马基地培训费”的名义对受迫害的五名法轮功学员(刘季芝、韩玉芝、汪贺林、瞿文亭、魏保良)的非法罚款

说起来,是东城坊镇的政法书记宋小彬、柴玉乔等人想伙同派出所,趁着河北610在涿州开会后,贯彻会议迫害“精神”之机,背着涿州610大捞一笔黑财。所以,对法轮功学员罚款盖的是东城坊镇“综合治理办公室”的公章,而开票收据名目是只有保定、涿州610才有权开具的“南马基地培训费”。也就是说,涿州市610似乎好象和这两起强暴事件没有关系。但是,综合治理办公室在迫害法轮功的这一项功能上是和涿州610对口的。第二,在过去数年中,当地对法轮功学员的罚款一般为几百元,2000元算是高的,(恶徒柴玉乔在孙庄乡主管迫害法轮功时,就对多名法轮功学员罚款2000元而没有开具收据);而这一次为什么一次性罚款就高达3000元?而且按其计划,是要在多个村里绑架很多法轮功学员。

为什么气焰会如此嚣张,如此胆大妄为?一句话,就是河北省610、保定市以至涿州市610召开的这次会议给他们打了强心剂。什么样的强心剂?就是会议落实下来,要在东城坊镇派出所设立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办公室。而这样的办公室是直接隶属、对口于涿州市610的。从这个情况看出,河北610也罢、到下面保定以至涿州610,他们不仅不淡化、停止江泽民留下来的迫害法轮功政策,还要继续做恶到底。正是这个散发着罪恶气息的专门“办公室”,让何雪健这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皮野兽”嗅到了从“迫害法轮功”得到升赏的希望。他对两名被抓来的“法轮功”的强暴,说起来是发泄兽性,其实是在不折不扣贯彻迫害法轮功的政策,是有预谋、表演性与功利性的。前提是它当然知道宋小彬、柴玉乔也都是流氓恶棍(事实上他们二人就有泡小姐、包二奶的行为,柴玉乔还利用管计划生育的权力,用烟头烫孙庄乡未结扎妇女的乳头)。为什么何雪健在实施强暴时,有人在门外敲了两次门,还喊话暗示它都不罢手?这个中共调教出来的畜生就是要给门外的人看的,它就是想要在事成之后向宋小彬等人邀功请赏的。这个披着人皮的野兽为什么大喊“我整法轮功已经有四年了?”因为那是它进入迫害法轮功的专门“办公室”的资格。那个被邪恶政策调教出来眼看着何雪健强暴两名妇女的王增军为什么“不识趣”,非要呆在屋子里的那张床上?因为他也想沾点何雪健无法无天的“光”。

还需要说多少呢?如果不是你们河北省610施行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如果不是你们610在涿州开会加大对法轮功的迫害力度,会给宋小彬、柴玉乔和当地的派出所创造出这种又罚款、又强暴的罪恶机会吗?所以,归根到底,河北省610和下属的有关机构应当承担这两起强暴案的主要责任。我们不是说610人员里没有同情法轮功的,全无人性;或者就真那么卖命迫害法轮功。但是,只要有610这样的机构存在,只要还在执行迫害法轮功的政策,那么,悲剧还会上演,罪恶就不会停止。这一切都一再证明着《九评共产党》中论及的、不少人还对之抱有幻想的共产党是什么邪恶东西。

等待邪恶之徒的一定是天理的报应、公理的追究与人世间法律的制裁。在这里向所有河北省610人员及那些还在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党工具们提出忠告,为了你的家人、为了你自己,让罪恶停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