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被长期非法关押过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2006年1月19日】

1.四次遭绑架

我是97年得法的。99年7.20我進京证实法被非法拘留两个半月后,放回家中。第二天我去外地与同修交流,被当地村干部抓捕,他们敲诈我说:“交5000块钱,否则的话送你去教养。”见我不吱声,他们又威胁说:“你是不是不交?不交就先送你去派出所。”果然他们过了一会就把我送到了与派出所相邻的乡政府。当晚我正念走脱。

回家后我每天抓紧时间去各地与同修交流,鼓励更多的同修出来证实法。五天后我又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并连夜送往市第一看守所,五个月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大北监狱一直遭受全封闭式的非人迫害,虽然能够坚定的走了过来,但还是停留在个人的修炼状态,一味的消极承受。从监狱出来八个月后,在法理上对旧势力的认识还是很模糊,甚至也不懂得什么叫理智,有时觉得自己挺英雄的。

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中说:“如果你把大法摆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摆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开了悟的人认为你自己的这个认识那个认识是对的,甚至于把你自己认为了不起了,超过大法了,我说你已经就开始往下掉了,就危险了,就越来越不行了。那个时候你可就真是麻烦事了,白修,弄不好就掉下去,白修了。”

当我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中介绍她曾三次去公安局发真相材料,就想别的同修能做到的事,我也能做到。于是我就萌发出也要去拘留所、看守所去挂条幅、发真相,还以为这就是在证实法。马上着手准备条幅和真相小册子,并在心里隐藏着很强的争斗心。根本就不理智,自以为自己刚从监狱出来,不会再被抓捕了,并没有真正在法上认识法。结果还没等具体实施,就于2004年2月初的一天晚上,又一次被当地派出所绑架至看守所,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并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

在这个人间地狱里,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正念正行反迫害,无论是蹲小号还是被酷刑毒打,始终不动心不屈服,最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年后以病态的方式又一次正念闯出魔窟。现被迫流离失所至今。

记得刚到家的第二天上午,我洗了许多衣服又挑了一大缸水,我二姐夫看了非常惊讶,他说:“你到底是真有病还是假有病?马三家来电话说你都不行了。”我对他说:“你看我象一个快要死的人吗?大法就这么神奇。”二姐夫连连点头说:“这回我可真信了,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2.在法中升华,去掉自我心

我是被邪恶迫害的奄奄一息时才被他们送回家的,到家的当天晚上我就开始写揭露马三家邪恶的材料,一直写到后半夜一点多钟,并开始抓紧时间学法,争取在法上认识法,认清这场迫害。这一过程是我不断归正自己的过程,也是我不断在法中升华自己的过程。

刚回来时,身体上的病业接二连三的从头到脚往外返,满身的红点又痒又痛,我不断的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为了抓紧弥补失去的时间,我每天抓紧做好三件事,可是感觉并没有多大的提高,有时也在向内找,可是却不知道到底误在哪里?有时对同修的善意提醒不是正面的去理解,而是片面的认为,个人的业力大小都不一样,修炼的路也是不同的。同修的话我都明白,但在心里并不认同,认为自己不管是从大北监狱还是在邪恶的黑窝马三家,整整五年迫害中都坚定的走过来了,如果没有平时扎实的学法基础,光凭着坚定而坚定走过来是很难的。越这样想越觉得自己想的有道理,没有认识到自己思想中已经有一颗很强的证实自我的心。

在以后的不断学法中,这颗心在不断的消除。一次,同修让我交流几句,一开始我感觉没啥可说的,可是听了听大家的交流,觉得太平淡了,没有多大触动,如果自己讲一定会比他们讲的都好,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去讲,会使每个在场的人都受到震撼。

这个念头一出来,我马上意识到这是一颗证实自我的心。这是旧势力在钻我有执著的空子,我不能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要走师父安排的路,我立刻发正念让自己思想中一切不正的邪恶因素及共产邪灵全部解体,迅速归正自己的心态并请师父加持。几分钟后当我用一颗最纯净的心态发言时效果很好。

一次我跟同修到另一个带修不修、总也不走出来的同修家去,这个同修出现了病业状态,总希望用人的办法解决。我们一進屋,她就打听她这种病的修炼例子,我告诉她我认识的一个也是出现病态的同修,她是如何坚定,做的如何好。这个同修听后,当即表示不再用人的办法了,还表示一定要跟师父走证实法的路。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

临走时与我一起去的同修指着我,对有病业的同修说:“她就是你刚才听到的那个坚定的同修。”当时自己听了觉得挺自豪,有点沾沾自喜。说来说去拐弯抹角的还是在证实自己,显示自己。

有时我对同修的善意帮助表面上虚心接受,可内心里却不以为然,对法的理解也是模糊不清,总认为旧势力是假的,一切还不都是师父说了算吗?甚至认为这一切魔难仍是师父给弟子设的关。

终于有一天晚上集体学法、大家在一起切磋交流时,我的思想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我悟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如何能使世上更多的众生能得救,这才是师父所要的,而旧势力是想从根本上毁灭它们看不上的众生,大法弟子就是要从旧宇宙的框框中脱胎出来,从旧宇宙的法理中走出来,同化新宇宙的法理。修成为他的生命,真正的明白了师父讲的法,彻底的转变了观念,我决心修去为我的私心。

师父在《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指出:“正法中我是绝对不承认利用这场邪恶迫害来考验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抱着承受迫害因此而修得高的错误想法。大法与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这也是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无法修得更高,更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

我在狱中被迫害的五年中根本学不到法,传到里边的师父的经文也是少的可怜。与在外面三件事始终都做的好的同修相比有很大的一段距离,未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应该马上从新归正自己,一切从新开始,踏踏实实的走正证实法中的每一步。

从此我从各方面严格要求自己,谦虚而又祥和,宽容而又慈悲,努力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一次我和同修发《九评》,刚把书放好,一回身一个男子站到了跟前,当时我出现了怕心,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感觉口干舌燥,我马上归正自己,立即想到师父讲的法,心态马上平静下来了,随身携带的《九评》迅速发完。

最近一次发真相小册子,从六楼往下发刚到四楼,上来一个男子,当时我的第一念就是:有缘人,你的缘份到了,当你明白真相时,你真的就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你真的就得救了。不知不觉中眼里溢满了泪水。

在近几个月的证实法中,我去掉了很多怕心,也慢慢修去了证实自我的心,我体悟到要想去掉怕心,那就走出来做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在这过程中去掉执著归正自己。

3.走正正法修炼路 勇猛再精進

我与几个同修成立了学法小组,刚开始时困魔对我的干扰很大,同修读法时我常常睡着了,等轮到自己读时从哪接着读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向内找,反而片面的认为这样学法太慢了,要是自己学这会工夫早看完一讲了。嘴上不说,心里觉得直别扭。当时我只想求速度,没在法上提高。

一天我听一位同修说一天能读几遍《转法轮》,我听后很高兴,连想都没有想就跟着效仿,并没有站在法上来衡量一下这件事是不是在法上。其实正因为我自己在学法方面有执著,觉得自己在里面被迫害了五年,耽误了学法的时间太多了,总想求速度。所以邪恶就顺着我的执著演化出一些假相。

当时我也一天看几遍。那天晚上集体学法时,大家学了《拜师》和《学法》这两篇经文。一名同修说:“修心断欲、明慧不惑乃自负。(《坚定》)我咋不理解是啥意思呢?”并且连说了三遍。当时我在心里想:“你是中学教师,又是老学员,怎么能说连表面意思都不理解呢?”

第二天早上起床时,我不经意的从床上掉了下来,马上想到肯定是自己心性上有问题,但一时又想不清问题出在哪,很快我联想到是不是用这种方式学法不对啊?想到这儿,我的脑海中不停的返出“明慧不惑乃自负”这句讲法。我突然间明白了这层法理,不应再有迷惑,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越是到了最后越要脚踏实地的走好正法修炼的每一步。

师父在《2004年复活节讲法》中说:“路只有一条路,向外边迈出一脚都会偏。不能够走偏,就显得我们这条路走起来不宽敞,随心所欲、想怎么做怎么做那就不行,那样法就不会正。”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说:“……你三件事都做好是修炼,三件事只做一件事就不是修炼”。当我真正在法上悟明白时连说两句“好险,好险。”

在此我希望与我有类似经历的同修,在正念闯关归来后一定要静心学法,不断归正自己,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做事不走极端,抓紧时间同时做好三件事,尽快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