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情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明慧网2006年1月19日】我没有上过学,由于父亲在57年被打成右派,生活极度困难,便把自己心爱的小女儿──几岁的我送了人。从此父母的爱在我的记忆里便成了一个久远的梦。

我的养父母有4个孩子,收养我的目地就是找一个便宜的干粗活的人,所以我在这个家中没有任何的地位,当然也不能上学,我在饥饿和打骂中度过了我的青少年时期。长到懂事时,我看到别人有文化、能看书非常羡慕,就向邻居的一个大姨问字,那个大姨很耐心的教导了我。那时我拼命的学字,白天把字千辛万苦的记在脑子里,夜里就在自己的肚皮上学写,这样我终于达到了粗识文字的水平。

后来我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家,而且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虽然我和丈夫的工资都非常低,生活非常贫困,但是我感到已经是到了天堂,感到非常幸福。

由于我在饥寒中长大,身体非常不好,有时病得很重,看病成了我家沉重负担。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得到了大法,身上的病一下子不翼而飞了,我的生活一下变得充满阳光。我对恩师的感激与崇敬无以言表。

九九年,邪恶的中共对法轮功开始了残酷的打压,许多人被抓、被关,我也是其中一个。在洗脑班,邪恶对我百般威胁利诱,都被我的正念正行所粉碎,我抱定放下生死坚修大法的决心,使邪恶的任何伎俩都不能得逞。

这时发生了一件意外,我丈夫骑摩托车出车祸了。他带着一身鲜血和泥土跑到洗脑班,向我乞求说:“咱回家吧!”看到丈夫痛苦的样子,想到家中年幼的孩子,我的心难过极了。这时我看到了洗脑班恶警脸上邪恶的笑,我立刻镇定了:我们大法在难中,师父在看着我们哪,我怎么能逃跑呢?!于是我满怀歉意地对丈夫说:“真是对不起,我只有写了保证书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是那个东西是我死也不能写的呀!”我丈夫怒冲冲地回家了。我的心也在痛苦中煎熬,我不敢想象他们爷俩这个夜晚是如何过的。

由于我不放弃信仰,邪恶之徒把我关到浆水泉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三年中,我受尽了迫害,但是邪恶之徒无法使作为大法弟子的我配合它们。

这时邪恶之徒想出了一条毒计,让人透露给我丈夫说,我在劳教所和冒充我丈夫的人同过居。这使我丈夫怒火万丈。

其实因我不放弃信仰,我一直遭“严管”迫害,是不能留宿的,而且我也没有钱支付劳教所那昂贵的食宿费。但是这个拙劣的谎言却被我丈夫相信了。从此丈夫每次看我都是对我大打出手,骂不绝口,恶警在场,却从不说一句公道话。其恶毒用心昭然若揭。

这时我向内找,发现是我对家与情的执著让邪恶钻了空子,从而加重了自己的关。可是我虽然在法理上明白了,但却沉溺在情中无力自拔。我在人心的执著中痛苦着,天真的想,等回家后同他好好地说一说,问题就解决了。

当我终于闯出劳教所回到家中的时候,面对的却是丈夫的最后通牒“离婚”,这个晴天霹雳令我实在难于接受。我委曲求全,可是家中已经没有了我的立锥之地:我给自己用几块板搭了个睡觉的地方,躺下就不知手放在哪,一宿被子要几次掉在地上,我给丈夫洗衣做饭,上街做生意,却一点也不能使丈夫回心转意,他张口骂抬手打,这中间他卖掉了房子,在我既不知存折在什么地方,也不知密码是什么的情况下,他经常无端的大喊:你偷了我的存折了吗?我做生意向他交钱的时候,他会严厉查问:“你偷偷扣下来了吗?怎么这么少呢?!”在他骂得越来越恶毒,打得也越来越狠的情况下,我同意了离婚。

离婚的条件非常不公平的,按他的意见:房子、钱、孩子都归了他,我净身出户。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找到了一间在雨天里外都会下雨的破房子。现在我每天在街上卖货,同时讲真相,因为我的信誉好,所以回头客很多,解决了自己的生活问题,有时还可以资助孩子一点。下工回来就在支起来的一个纸箱上吃饭、学法,生活过得艰苦而充实。

我真实的体验到了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意境。放下了这个情的执著,邪恶的迫害好象再也够不着我了,再苦,在真修大法弟子身上也算不得什么,它只能使我们回家的脚步更坚实一些。

在这一个个劫难中,我时常想起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真正走过来的时候,我实实在在地看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