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奇特经历及修炼机缘


【明慧网2006年1月2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我想与大家分享一段我修炼前的奇特故事。这次经历使我从死亡线上走了回来,也种下了我后来得法和修炼的机缘。

我生长在中国南方一个靠海的地方,家乡的人历来很相信佛、道、神。我受父母的教育,从小就有向往神的概念。在那些共产党极力宣扬无神论的年代,我心目中对佛、道、神的信仰没有动摇过。我在早些年就想,并对家人和亲朋好友都讲过,我退休后要去皈依佛门,去修佛。

我虽有这个愿望,但身上业力却很大。我在84年生了重病,主要症状是整个人特别怕冷,造成全身分泌系统受到极大阻碍,形成全身冷痛,肌肉痛,人坐立不安,十分痛苦。我到处求医,西医、中医,青草堂等都看过了,还看了几个专家医生,也都不见疗效。我病到快死的地步了。

1992年的下半年,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在海边码头海水涨潮前的烂泥滩中摔了一跤,怎么也站不起来。面对着升起的海水,我心里焦急万分。在这危急的时刻,周围有人对我说:“叫师父帮你牵一下手。”我问:“师父在哪里?”

一会儿,周围有人在叫:“师父来了,师父来了。”师父来到我的右侧,我心里又惊又喜的问道:“你是谁呀?”师父回答说:“我是谁你还不知道呀?”师父的声音洪亮有力,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来牵我的手。当师父牵着我的手时,他对我说:“我救你,我一定救你。”随后把我从泥滩上牵起来,带我走上码头的台阶,到平路上走了一段,转進一个巷子。巷子的正对面是一间房子,進门后看到一尊巨大佛像,很高大。师父祥和的用右手示意说:“我在这里。”这时我心里高兴的想:“您是佛,我病好了一定到这儿来叩谢您。”

我正想说时,师父突然不见了。这时我吃了一惊,也就醒来了,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这时,我感觉到全身轻松、舒服了很多。我把这个梦讲给我家人和亲友听,他们都说这是个好梦,可能真的有大佛来救你了。过了两天,我全身真的开始出现巨大的变化。

本来我每天夜里都要出现几次“发大冷”状态,这时夜间开始发热,热得出汗,全身皮肤开始排出一种象沙子一样的锋利硬物。这些硬物不断的破皮而出,觉得发痒,却不觉得痛。同时排出的还有其它异物及脏物,共计有十多市斤。皮肤上的伤口不发炎,很快便自愈,还不留疤痕。之后,我的身体就象一种脱胎换骨后的感觉,一种轻松自然的无病状态。

我后来修炼大法了,对从前那段经历有了新的认识。正如《转法轮》中讲:“人在这么苦的环境下还没有迷失,还要往回返,所以人就会帮他,无条件的帮他,什么都可以帮他。”书中也讲:“一个人在你的生命中本没有修炼,现在你想修炼了,那么就要从新给你安排以后的路,就可以给你调整身体。”是师父在帮我消除病业、调整身体。

当时我尚未得法修炼,但在梦中很清楚的见过师父,并能记住师父的形像。后来我身体好了,就赶快到庙里去找师父,连着找了几个有关的庙,把每个佛像都认认真真的看过,没有一个和我记得的师父形像一样。我失望而归,但我心中天天都在念着师父,在寻找这位救命恩人。

事有凑巧,我的大儿子来信叫我去找在福州的同修。我很快通过电话和他们联系上了。但由于我不认识这位同修,她说在某大门口捧着《转法轮》等我。我按时去了,当我离她所站的大门口还有一米多远时,一眼就看到她手里的《转法轮》闪了2次金光。我快步走到她跟前,接过这本宝书,翻开一看,就看见我到处苦苦寻找了很久的师父,这就是救我的师父!我兴奋不已,这天是1998年7月9日,就是我得法的日子。

我在修炼过程中,听到和看到师父的讲法录音、录像,和在梦中见到的形像,听到的声音一模一样。真是像师父讲的:“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 (《缘归圣果》)

我从得法后自己亲身修炼的实践中,深深体会到,法轮大法的博大精深和超常神奇的功效,是现代科学所无法解释的。正如师父说的:“每一种病都有每一种病的针对治疗的功能,光治病的功能我说都有上千种,有多少种病就有多少种功能针对去治。没有这个功能,你的手玩出花来它也不好使。”(《转法轮》)师父的功法就是玄妙、神奇。这本宝书《转法轮》是指导我们修炼的万年难遇的大法,老师的话句句是真言,为修炼者指明做人的真正目地及宇宙真理;为修炼者开创了通向无限美好的道路。

我要时刻记住大法的威严、修炼的严肃;要时刻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同化宇宙大法,纯纯净净、扎扎实实修炼好自己;尽最大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辜负大法在正法时期赋予我们的伟大责任,走正自己修炼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