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过年”


【明慧网2006年1月20日】一年一度的农历新年快到了,常人都在忙碌着,思量着怎么样过好年,打扫卫生,置办年货,预定年饭。昨天,我去给母亲(同修)送改字的部份底样,(因为我要改四本大法书,她改的慢,所以底样来回倒着用)她接过底样问我“还有吗?”我说:“还有三页的。”她说:“年前还改吗?”我说:“为什么不改了?”她说:“年前还有活要干。”(其实很多活子女都替她干了)我告诉她:“活可以抓时间干,这事可不能耽误,这也是正法修炼的一部份,要分清什么是主要的,千万可别把位置颠倒了”。

我告诉母亲,我改完字以后,现在学法的体会和没改字以前不一样。比如:磨炼的磨字,现在改成魔炼,因为也是集中改,在改的过程中,回忆起这几年正法修炼,升华,魔炼的过程,在脑子里对魔炼的认识很深,所以,在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的正法修炼的环境中,很快的就能找到自己在法中的位置,知道魔在干扰,自己要坚定的排除。她听了我谈的体会后说:其实在改字的过程中,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我说:那就抓紧把字改完,不要因为过年受到干扰。

谈到过年,使我想起了2001年农历新年,那是腊月二十三那天的下午两点多钟,我家有人来敲门,来人是同修,身上穿的全是在屋里穿的衣服,脚上穿了双拖鞋。她家住的很远,怎么会这样来了。她進门告诉了发生的一切,她是被邪恶绑架僵持了约两个小时闯了出来。我当时想到的是:我是大法弟子,保护同修就是维护大法,这也是对我的考验。我把同修留在了我家,就在我家过的年。三十吃年夜饭的时候,大家都围在一起吃饭,她坐在我旁边,夹起的菜,放到嘴里。我怎么也咽不下去,说不出是什么心情,眼前浮现的是那边的同修被绑架的情景(她闯出后,那边认识的多数同修被绑架),泪水在眼眶里转,我放下了筷子,跑到了厨房,泪水夺眶而出。就想:被绑架的同修怎么样过?他们的家里怎么样过?我真的一点过年的心情也没有,以后的日子我和同修照样做着应该做的事。

随着正法洪势的不断推進,自己在正法修炼中得到了提高,随着升华,自己对常人过年中执著事的心放下了。师尊讲:“我们这一法门,在常人中修炼的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最大限度的保持着和常人一样,不是在物质利益上叫你真正失去什么东西。不怕你当多大官,也不怕你有多大的财,关键是你能不能把那颗心放下。”(《转法轮》

过年对常人来讲,认为是民族的节日,是合家欢乐,举家团聚的日子,看的很重,这也是正常的。可是,在今天这特殊的正法时刻,邪党也会利用此时营造气氛,粉饰自己。而我们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在这六年风风雨雨的反迫害的正法修炼中,魔炼的成熟了,在这最后的路上,我们会更加清醒,更加理智,会珍惜到来的每一个提高的机会。不会因为我们的执著,一时被常人的心带动,也不会因为我们的执著,无意识帮了邪党的忙,让其钻了我们的空子。我们会利用好过年的机会,开创正法修炼的环境,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只要多用心思,才会做的更好,我们的一切便在其中。

我把过年中执著的事放下了,是因为我悟到:我要的不是这些,我要的是救度更多的众生,除尽邪恶,迎接法正人间,普天同庆,师徒团聚的一天,那才是我们大法徒真正的新年,新世纪的开始。

也谈过年,那是在2005年快过年的时候,我打开电脑,突破网络封锁看到《暴风雪中的奇莲》,我打开一看,一张张的图片映入我的眼帘,是来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的同修,在美国纽约曼哈顿暴风雪中证实法,讲真相,有的举着真相展牌,有的发真相资料,有的在讲真相,有的在演示酷刑,坐在冰雪中,天上飞着大雪,同修全身都被大雪覆盖,我很久很久的凝视着照片,我的心被震撼了。——

这里有多少是华人同修,又有多少是台湾,香港的同修,他们没有家庭吗?他们不知道过年吗?他们不知道苦吗?他们为了什么?他们为了制止迫害,减少损失,减轻大陆同修的压力,他们为了救度更多迷失的众生,解体邪恶,他们要做真正助师正法的法徒,默默的发挥了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看到了海外同修的行动,找到了自己的差距,这些照片印在我的脑海里,一直激励我不断精進。

以上不正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