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实修 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2006年1月20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刚开始时看过一遍《转法轮》后就放下了,在九七年年底的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在家里织毛裤,突然耳边有个特别的声音说:“做常人事有头有尾,学法怎么有头没尾呢?”一连说了两遍。我在屋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人。这时,我的天目开了,看见师父用一只手提着我的心,手的另一端放着耀眼的紫光和白光,接着又听到有声音说:再不学就来不及了。于是我又捧起放下快一年了的《转法轮》,翻开书竟然有人给我念,我顺着声音飞快的看着,一环接一环的法理,非常的妙不可言。

第二天有人找我看大连心得交流会录像。我们全家,还有小弟一同去看,看过才发现这么神奇!我决心学下去。我每天带女儿要走三里路参加晚上6-8点的学法小组。因是冬天,回来已是黑天了,可是我却没有一丝怕意。一个月后,我们当地成立了学法小组和炼功点,由我来拿录音机。一年来,因师父常叫醒我,所以我没有一次晚过。因得法晚,我们特别精進,每天学法到11点,早上3点40就起床炼功。我过心性关过不好,师父就在耳边鼓励我,说你是大法的精英,并把大法的博大精深的内涵推给了我。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的迫害开始了,我们失去炼功环境,派出所的片警不让我们去炼功点。我就同丈夫去了市政府,向分局局长讲了大法的美好。他们静静的听我讲完,并全部记下,告诉我们说好好在家偷偷炼,别吃眼前亏,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并通知当地将我们接回家。

在九九年十月的一天,同修来找我去北京上访,给我二天时间考虑,那天丈夫是夜班。我在夜里打坐,怎么也静不下来,想到上有80岁双目失明的婆婆,下有刚七岁的女儿,進京上访一定被抓。面对这一切,我思绪万千。这时女儿突然在梦中惊醒,坐起来就是哭。她梦到我和她去商店买衣服,说我被警察抓走了, 自己没有人管了。我心想:進京的事我没告诉她,她怎么知道的?这时听到女儿的哭诉,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对女儿的情撕心裂肺。

我静静的回忆师父带我走过这一年的修炼路,自己的人生目标和身心受益,我问自己大法被迫害、师父被诬陷 ,我不该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吗?我还是师父的真修弟子吗?想到这里,我决心已定。第二天同修来告诉我,她们谁都不去了,问我还去吗?我坚定的说:一定要去,因为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丈夫得知后,要与我同去,我想到老人和孩子,想不让他去。这样一想,我就咳嗽,我悟到也应该让他去。于是我将老人、孩子安排好,同丈夫進京上访。

到北京后,我直接到中南海上访,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西城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我绝食抵制邪恶迫害,8天后当地片警来接我,他将我在北京警察给我写的底案来复印,可是从复印机里出来的全是白纸,就连底稿上的字用手一摸也不见了。他说复印机坏了,不如不印了。当时不清楚讲真相,回来后又被当地拘留15天。在我被非法拘留七天时,女儿在当地乡政府的幼儿园大腿严重骨折(我想女儿来代我承受部份业力)。拘留期满,他们还让我写保证,我给他们讲大法美好,身心受益,不让我们做好人,做坏人吗?今天我是学大法了,师父教导我们遇事先想别人,做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好人,不然女儿的腿你们得负全部责任。说到这,不知为什么流下了眼泪。他们谁都不说话,领导看我坚定,说要不我们不准备送你了,孩子腿坏了需要你来照顾,他们找来我父亲做保人,并用车子将我和女儿送到娘家。

几天后丈夫回来,见女儿的腿,对女儿说:有一个同修,钢城对管工人,有一天不小心,手被两个钢管齐齐的切断,只有一点皮连着,领导让他上医院,他没有去,戴上手套回家了,痛苦中他睡着了,当他醒来时,手套掉下来了,他的手神奇般的长上了,只有一道印,一周后,印也不见了。还有你在消业时,师父指着大拇指说,你要挺住,一定要挺住,你不也挺过来了吗?你还相信师父吗?听到这里女儿说:爸爸我试试吧!搬着爸爸的脖子站起来走了两步。这时,我父亲急了,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才几天。就在第二天早上,女儿醒来对我说,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带她在姥姥家的墙上往下跳,说自己的腿根本没坏,说着就从床上跳了起来,一点也不痛了,跑到姥爷的屋里让他们看,当时全家都流下了感激的泪水。我的父母更相信大法,更精進了。仅仅十几天,女儿的腿神奇般全好了,并在冰天雪地里走了三里路回家了。二十天后,给女儿拍照片的小大夫来我家给女儿复查,见女儿连蹦带跳的样子,简直不敢相信她的眼睛。

九九年十二月,我和丈夫来辽中开法会,被当地恶人举报,被绑架拘留在当地。我们绝食,坚决抵制邪恶,绝食6天后,被通知当地片警把我俩接回来。所长把我丈夫毒打一顿,将他衣服扒光,在冰天雪地冻,直到脚下失去知觉。又将我俩拘留15天,期满仍不放我们回家,在乡政府派专人24小时监视。这时已经到年底了,扔下家中一老一小。丈夫对我说,不能这样无限度地忍下去了,我们要求无条件释放。书记让我们写份保证好向上交代,他们拿来份报纸,让我们抄下,应付上级。我看上面没有攻击大法的话,我就抄一段,可是没有悟到,这也是在配合邪恶。

年初三那天才回家。回去后我和丈夫同时严格要求自己,时刻告诫自己一定要讲清真相。

在2000年10月的一天,我和丈夫早上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派出所又一次来我家抄家,因没有搜到什么,将丈夫放回家,非法把我拘留一个月后,又劳教三年。母亲承受不了这种打击离开了人世。因学法不深,没有在理性上认识法,自己邪悟了,八个月解教回来后,也按“真善忍”做好人,可是不学法是无法做到的。在这一年多来,我的心性守不住,女儿常常发火,有时甚至打我,还用嘴来咬我,我忍不住就发魔性打孩子,打完后自己的小臂和手就痛,这明显的知道打孩子不对,却老是守不住心性。这时我开始向内找,我是不是不对了。

当时我在美容院工作,应该常和顾客沟通,可我听对方说什么,我的大脑总反应不过来,也常说反话,有些大脑迟钝。我想学大法应该是有智慧,怎么会这样了呢?接着同修拿来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丈夫和小弟他俩看后全明白错了,分明是邪悟了。小哥俩又悔又恨,也急于让我明白。我有个个性,必须要自己悟到。我说你们别逼我,我自己看看书吧?!我捧起家里唯一的一本《转法轮》(是女儿保护下来的),当我才看几页时,眼前一片黑,一瞬间下地狱了,师父又将我瞬间捞起,一秒钟,脑子里一念:完了,这么好的大法和师父,在我嘴里能说毁大法的话,天大之罪呀!我对不起师父对我的一片苦心,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这时我清醒的明白,只要师父让我现在明白,我一定能有机会回补。我细细的写了怎样邪悟的严正声明,写上真名。

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要堂堂正正的紧跟师父走到底。这时我开始发正念,师父让我看见自己空间场的黑色物质象山一样,占据了空间场的三分之一,我念正法口诀时,黑色物质像碎瓦片一样瓦解。师父帮我清理了,从那以后,头脑清晰,也不说反话了。从这时丈夫不让我上班了,让我多学法。同修送来了全部经文。15天后资料点缺人,我就去帮忙。几天后,我明显的觉得缺法,而这里两位同修几乎不怎么学法,师父在梦中点化,我是一条在深海中的大鱼,后来到小河里,小河没有水了。接着这条鱼翻白眼了,马上就死了。醒来悟到,立刻回家。就在我走后几天,这个电脑点被抄了,三名同修被绑架,一名同修正念闯出来。闯出来的这名同修告诉我说,这个点上做协调的人是特务,别与他来往。这时才明白为什么我才明白几天,上面就下来人到我家干扰,接着电话监听。

为证实法需要,我们买来了刻录机。我们一家四口(还有小弟)搬家离开当地。接着就有二位和我有直接联系的同修先后被绑架,我当时刚清醒过来,怕心很重,没有正念。我就问自己:生命是师父给的,那就一定听师父话,讲真相救人,不敢讲,我就发资料。开始是丈夫带我出去发。有一次,怕心上来,心直跳,竟将资料贴倒了。突然看见师父就站在我身边,微笑的看着我,我一下流出了眼泪。看自己多不争气,让师父又为我操心了。

后来,我的资料点也被破坏了。当地资料特别缺,我和丈夫、小弟商量,全身心投入证实法。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们的帮助下买来了全套设备,顺利的建成电脑、做书、资料、刻录点,我是负责刻录。有一次我正在刻录,发正念想用神的一面做最神圣的事,这时有2个光盘坏了,拿出来放一边,等我全部都做完时,我把坏的这两个放到VCD里,这时2个光盘全部刻上了内容。我一直看到最后。第二天,还是这样,效果非常好,里面的黑白都变成彩色的了。

随着正法的推進,同修的心性升华很快,资料供不应求。我找来了二位同修配合,我们每天上午坚持学法,整点发正念,这样我们顺利的走过一年多。

就在2004年7月份这段时间里,丈夫做事心起来了,被黑手钻空子,没时间学法。我也同时在外边跑事,也就半个月时间没有学好法,也忽视了正念,导致资料点被破坏,小弟当时被迫害死,两位同修和丈夫被判重刑。在出事的前十天左右,我在一晚上连做三个梦,梦见资料点被抄,我对丈夫说,他说没事,正念不停。在前几十天我给同修送资料,发现楼下有可疑的人,在我家楼下也有可疑的人,可我当时就象大脑被什么抑制住了,没有告诉他们。在出事的前一天,我带女儿回娘家。临走时,小弟来看我女儿,就有一种生死离别的感觉,我想:干嘛情那么重,几天就回来了。这些种种点化,我却没放在心上,自己总感觉有一种心里的什么压力,就想快点离开,心里轻松,发正念也觉得空间场不太好,感觉要出事,误认为自己的正念不足,也没有和同修讲,只是在走时对丈夫说“要多学法”。心想快去把事办完,回来带他们安心好好学法。可是来不及了,两天后我接到了通知:丈夫被绑架。

当时在姐家,我开始冷静下来发正念,找自己,稳下心来,准备返回去。家人不让走,因想到两个点都是我和丈夫送资料,内部封闭,丈夫出事,点上的同修怎么办?不行,一定得走,女儿坚定的对我说:妈妈,你回去吧,你一定不会出事的,我在这里给你发正念,你把事办完,再回来接我。

说这些话时,女儿特别坚定,并说了两遍。我明白是师父借着她的嘴给我勇气。我准备去外地找同修商量,可迎面来的是返城的大客车。我想这是让我回家坐上客车,可怕心返上来了,心里非常的乱,慈悲的师父打给我一句话:“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谁也操纵不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这句话在脑海时反复了20多遍,我加强正念,稳下心来开始背《洪吟》中的《正神》。这时我感到慈悲师父时时在看护着我,时时在点醒着我。到站了,正准备回家,可是心里想还是去同修开的卖店吧,同修的丈夫是常人,正坐在门口,他不认同大法。我又去另一位同修家。

同修说:幸亏没去那个同修家,那位同修也被绑架了,恶警到处找你呢?这位同修知道我的丈夫被抓了,点上的事不知道,我们一同来查清,她塞给我700元钱。我无处可去,突然想起小弟说过,没有身份证可以到洗浴中心住宿。于是,我打车去洗浴中心。坐上车,我想去另一个点,因这点离我家很近,到楼下,楼上亮着灯,可我没敢上去,还是去了洗浴中心。我让司机帮我找一个价不贵,又能住的洗浴中心。在车上司机和我谈的很投缘,别错过救人的机会,很快讲明白了,非常感谢我,下车时,他说与我谈话的时间太短了。服务员给我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

我静下心来找我自己的漏在哪里,就是法没学好。师父这些点化,我的头脑不清醒,都没悟到,想就是同修和旧势力有过签约,我们是能破除的,不然师父就不会在梦中点化我。我是很少做梦的,有时做梦就是师父点化什么,我为什么当时就没告诉他们呢?我没有保护好同修和资料点,我有多大的责任呢?我对不起同修,也更对不起师父。我陷入极大的痛苦和自责当中,真的没脸再活着见师父了。我愿用我的生命挽回这一切损失,又有什么理由来保护自己呢?这件事我必须查清,我去找在商场卖货的亲戚。刚上二楼,正巧丈夫的外甥女在后边叫住我,他说上面有便衣,丈夫被绑架,小弟从楼上掉下生死不知。后来同修知道我回来,见我时身上都带着钱给我,我不要,他们就流泪了。还有两位同修把家中仅有的几千元存折全取出来,给我租了房子,我加强学法,发正念。

在第三天,我发正念时,看见小弟在层层空间都有他的形像,我知道小弟已离开了人世。接着听到了小弟的死音,丈夫和两位同修下落不明。在同一天,我市共20多名大法弟子同时被绑架,致使我不敢面对我的父亲和姐妹,也不知怎么办。我多学法,三天后,我终于拿起电话告诉妹妹,当放下电话眼泪忍不住的流下来。我意识到,我不敢面对家人是一种强大的情。清醒后,我明显的感觉,地球就象乒乓球那么大。我深深的悟到,如果我没有这么大的情,也许这件事不会发生,同修出事,一定是我们整体的事。我常责备自己,有一次我去同修家,她拿出师父法像,是在香港大屿山佛像前照的。师父慈悲的笑,我不敢看师父。同修说这个法像是她唯一的一个,谁要都没给,今天给你。我知道这又是师父让我放下自责的心,坚强起来。

后来,我查到另一个点没事,同修安全撤离,可设备没搬出来。我拿到房门钥匙,又找到放机器的地方,我想这不是偶然的,一定要将设备搬出来。找同修商量,但不顺利。我开始向内找,找到自己搬机器的心不纯,是因为它值一万多元钱,是利益心;天一天比一天冷,女儿和我没衣服了,并放不下自己那几套好衣服,名的心;丈夫一点消息也没有,这是情的心。放下后,有了正念,我就想搬机器。当时,有能力的同修怕和我来往有危险,能帮我的又太远。这是在增强我的意志,提高我的心性。

这个时候是我最难的一个阶段。我来到师父面前,坚定的对师父说,求师父一定要保护我,帮我把机器搬出来,这是救度众生的需要。于是,我来到了一个正处在病业状态的同修家,妻子又是新得法的,但是他们正念很足。我讲明来意,他们高兴的说,正准备找我。我们打开门,男同修只能躺在床上给我们发正念。我和女同修收东西,忙完事已经是九点多钟了。我又来找我亲戚,因他家有车,他说白天给我搬。我从那个被抄的两个家才回来,衣服、被子全拿出来了。丈夫也有消息了。明天再帮你搬机器。

第二天,我在想这大机器太大,我也抬不动。上劳务市场雇人我又不放心。这时,车里面坐着两个棒小伙子,全是我亲戚,来帮我搬机器,这是师父的精心安排,使我们顺利的把大机器搬回来了。当我返回去搬别的东西时,房东夫妻来了。他们很生气,当时房子已过期(因我又没有他们的电话号码)。房东说,如果今天再不来,他们就报警,将门砸开。我向他们赔礼并向他们讲明原因和真相,他俩含着眼泪对我说:谢谢你,你要注意呀。我悟到:没有人的观念,一切是很有序的在走。

这时是我们地区正处于半瘫痪状态,同修找我商量建点的事。我们共同建起一个点,由于我的人心多,使资料点运作不太顺利。有同修向我要书,我找来A同修配合,B同修是A的丈夫,B同修不同意我在我现住的房子做,因楼前200多米是立交桥,怕窃听车窃听到。我想房子还有4个月到期,不能浪费钱,我决定不搬家自己做。并在心里有看不起B同修,向外找,埋怨和我配合的所有同修心性差;严重的是B同修在同修之间制造是非。于是我做书的事,表面看很难看出我的错,可是我却想你们有怕心,我不和你们配合。我又能拿到钱,还什么都明白,何必和你们配合,这么费劲。这只是我帮你们,你们还这么多事,从此离你们远点,不再管你们了。这时C找我,我很不情愿的来到了A、B同修家,屋里和我配合几个月的那几位同修都在场,说我们不想让你做书,你有干事心;B说有欢喜心、显示心;D说我买设备、雇车浪费钱。我说我有这些心,一定向内找,至于我做什么是由师父来管理我,现在同修缺书,如果你们能做,我一定不做。另一点上同修说:大姐,我这几天脑子里全是你要做书这些事,静不下来。

我意识到他心中的压力。我先静心学一段法,找自己。几天后,同修来找我帮忙,我没答应,既然我有干事心,我就放下做资料的事,准备带女儿上班,随缘讲真相。一周后,这个点被抄了,两名同修被绑架,又给当地造成很大的影响。我很后悔,我觉得我有一定的责任。在学法期间,我找到了自己:可怕的干事心中掺杂着欢喜心和显示心,看不起同修的种种邪念。我悟到原来是我自身有这些邪的物质才被魔钻空子,利用同修干扰整体正法。怎么能向外找别人如何如何呢?这时D同修来找我赔礼,A同修也来找我商量建点的事,B也改变了态度,邪恶被解体了,我们的路又顺应了。当我把第一批书拿给同修手里时,他们都高兴的说太好了,就缺这本书。听到这话我差点流泪。因为我没有做好,影响了这个地区的正法進程,自己的责任大。我暗暗地对师父说:我一定要承担起这个责任,我没有任何理由选择我要做什么,只要是师父安排的,我一定做好。

在2004年年底,丈夫在当地被非法拘留几个月不让亲人见面,生死不知。A同修要与我一同去劝婆婆和丈夫的姐姐,让他们主动去要人。我们说通了他们,当时信心不足,想能让见吗?姐姐们又不太情愿,我也跟着动心。这时家中电饭锅灯不亮,也不热。我以为坏了,我就翻过锅底,将3个螺丝拧下来,看没断线,自言自语说:你也没坏,怎么不热了,你是法器,你能与我正法有多大威德,你不该坏呀。我将3个螺丝又拧上了,当拧到第1个螺丝时,锅底有暖的感觉;3个螺丝都上完后,用手一摸,锅底烫手。我很吃惊,电饭锅没有接电,为什么能热呢?悟到是师父点醒我,眼下要做这件事的信心不足,全用表面人的观念来做,对大法信任度不够。这时我深深的体悟到:自己的心态有多纯,做出的就有多纯。任何事没做好,一定要向内找,这是理性升华。

面对资料点忙,其实真修弟子都是很忙,但都会合理安排好自己的时间。至于同修大批量的要资料,导致同修学法少正念少,这是干事心,被魔钻空子。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一定是看我们有多大的容量,包容多少众生的,不是恶性循环的。我家的事给我很大教训,事后多数同修让我离开当地。我想:如果是为了正法需要,我去哪里都行。如果是为了逃避,我一定不走。人为的保护自己是保护不了的,只有学好法,发好正念,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翻不过来的火焰山。

一年多来,我严格要求自己学好法,发好正念,救度众生的事随缘而做。我之所以能走过来,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咬紧牙、恒下心,排除一切杂念,把所有的意志都定在法上、坚如磐石、放下生死的往前走,这样其它的小执著都自然解体了。

2005年夏天,我本想等女儿放假,再回娘家劝亲人三退,但还有一点,手中的活就没了。我想回去,可是心里还有点打醋。因小弟死后,他们都不相信大法了。当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远处飞来一群虫子,密度很大,可没到我身边就被解体了。醒后我信心特别足,这又是师父让我来救他们。我带上资料和女儿动身。在火车站行李包旁有3个警察,叫人们过去检查包,无论大、小包都要检查。我们离他们只有两米远。我心生一念:不准邪恶动手。我们正走到他们跟前时,也不知是哪来的一群年轻小伙子,把我们给隔开了,我们顺利上车了。走过一段路,我对面有下车的人,这时窜过来一个50多岁的人,他面相很善良。我们谈到国家、人权、社会风气,我给他讲九评,他非常明白善恶,并退出队、团,这时已是早上3点多钟了,我们到站了。在没出检票口时,前面又有几个警察,在地上翻过往行人的包。我开始发正念,不准邪恶看到我。我们走过时一个警察在翻包,那几个警察真的象没看见我俩一样。

我顺利的来到了妹妹家。这次我的心很平静,没有情,退不退是他们的事,我就本着善念,我能听進常人的话,用做人的理来圆容他们,妹妹和孩子都接受了,唯有妹夫没退。我没有在意,又去了姐姐家。姐夫是党员又是村长,他说我参与政治,我给他讲,他也没有明白。第四天,我要走了,他不让我走,说晚上回来再给他讲一讲。这时小外甥打来电话,他在城里工作,听我去了,他高兴要回来看我,要我等他别走。晚上在饭桌上,姐夫告诉我说,他在单位时,书记对他说,法轮功发的九评讲的真有道理。姐夫主动来问我,我就细细给他讲,并给他光盘。他们家除了在国外的女儿没有退团外,全家都声明退党了。临走时,我又来到妹妹家住了一天。妹夫说:姐你别走,在这儿住几天我就退。我严肃的对他说,你可别开玩笑,我千里迢迢冒着生命危险,就是来对你生命负责,可不是吃你们家的这碗饭来了。他笑着说,谁不退了,我们全家都退。我娘家的亲人上下也有十几口,全都退了。唯有哥、嫂没退。我还有个大姐和我住在一个城里,开始她是最反对的,小弟的死,她全怨我,并打了我一顿。最近,我梦见来她家洗手。后来又梦见我到她家,抓住一个大蜘蛛。这时,正巧我来城修机器,顺便看她。她看到我时就哭,说特别牵挂我。我劝她别反对大法。她说我有什么资格反对呀!并接受了我给她的护身符,态度全变了。我想:是自身空间纯了,能溶化众生空间的魔,使表面做起来顺利。

我不是开着修的,但是很敏感。师父在我心性最不好时,把天目给我打开;心性最好的时候,也把天目给我打开让我看。一次在狱中绝食6天,我就挺不住了,不是饿,也不是渴,说不出的一种难受,就象有个地缝,我都想钻進去一样,实在挺不过去了。我跟师父说,我挺不住了。师父的大法像显现在墙壁上,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眼神里打给我一种强大的信心和勇气。我坚定正念后,一股清泉从头顶通透全身,一身轻松。

开始不愿发正念,我有一天在发正念,念正法口诀时,看到自己世界里的生命,所有的一切物质身上黑色物质层层解体了,这才知道正念的重要性。我性格外向,爱发火。有一次,我和丈夫在资料仓库,当着另一个同修的面,为小事吵起来了。当时我很生气,回家后,我们这两个点的机器在我发火的那个时间同时出毛病。这时我看到四面八方的魔、烂鬼向我家冲来。我当时吓一跳,及时发正念才铲除。在我生气的时候,看见自己的世界里的众生死一片,修炼多严肃呀!

还有一次,正在看书,鼻子痒,我就随手去擦一下。但马上知道这是自身有邪的因素,干扰我学法。心想:你只要碰到鼻子就去洗手。当洗手回来,捧起《转法轮》时,书中的每个字后面的层层佛道神,玄妙的无法言表。同修啊,大法多严肃呀!我发现有些同修身在床上看书,将书随手乱放。当时旧势力就是因为我们不尊敬书,才来毁书的呀!真要做出一本合格的《转法轮》也是不容易的。

最近,我的小机器打出来的字字面脏,怎么修也不好。我们就又买一台,是日本進口,九成新的。当时打出来字面很清晰、干净,可抬回家我来用,还是有些地方脏。这一定又是我的问题,也觉察自己有一个隐藏很深的心,还找不到。我加强学法,看明慧文章,同修谈根本执著。那我的根本执著是什么,是惰性,但不重要。这时女儿向我发火,还说我胆小如鼠,我跟着动心了。这不是维护自我的根本执著吗?再细找,还是有一丝怕,自己文化少,写不好,怕同修笑话,这也是一点不正的物质呀;不愿回忆往事。当我写修炼体会,写到一半时,就有不想写的念头。耳边响起:写出自己真实的过程。是啊,哪来那么多的观念呢?这又是师父点醒我,使我坚定的写下去。写的过程中不知流下了多少泪水,去掉多少自身的邪恶物质。写完后就象脱了一个壳一样,一身轻松,头脑清晰。小机器又轻松的运转,一切正常。

同修啊,把自己真实的修炼过程写出来,把没修好的部份向宇宙曝光,让它解体;让修好的部份在宇宙中放出纯净的光芒来,去救度众生。

这么多年来,我的每一步提高渗透了师父的多少心血和同修对我的帮助,使我在矛盾中能找到不足,摆正自己的位置。沉痛的教训使我成熟了,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心如磐石一样的稳。这时,慈悲的师父又让我看见自己的天体大穹非常的雄伟壮观,无比神圣,连续三天打给我一句话:“主位更绚丽”(《洪吟》)。同修们,时间真的不多了,让我们共同抓住这分分秒秒,精進吧!

个人经历和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