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修炼,追上正法進程


【明慧网2006年1月9日】我是1998年得法的学员,1999年7•20以后修炼慢慢停顿下来,直到去年10月份才又从新加入到正法队伍中来。我想把我这一年来的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切磋。

一、回首所走历程,痛悔愧对师尊

1999年大学毕业我被分配到一个离家很远的城市,大学的同修都各奔东西,原来老家的同修有的被罚了几千元就不炼了,炼功点的负责人也被抓捕入狱了。刚刚分配的地方人生地不熟,加上工作的不顺利,脸也由于消业的缘故曾一度“面目狰狞”。在心情极端痛苦的情况下辞掉工作回到省城。辞掉公职,到哪里再找一份合适的工作?家人鼓励我考研,我装出一副考研的样子,在大学校园里当起了“考研族”。由于没有工作,生活全靠母亲接济,吊儿郎当了两年,研自然是没考成,大法也没学多少。这种寄生虫似的生活我也腻歪透了,于是托人找工作,花了好几千,眼看到手的工作泡汤了。后来很偶然的机会,不费吹灰之力我得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我很珍惜这份工作,兢兢业业地干活,早来晚走,工作成绩很突出,很快得到领导的赏识和同事的爱戴。可是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的人,陷入了常人的争强好胜之中,并且不可救药的掉進了感情的漩涡,浪费了大量宝贵的光阴。2004年6月单位散摊子了,我被炒了鱿鱼。

当突然有一天,我发现付出的全都“竹篮打水--一场空”时,才痛悔不已,趴在大法书上我沉思良久,原来我离开大法已经好久好久了。也许是我的真心痛悔师父都看到了,晚上梦中我就看见自己身体飞了起来,本来我曾做梦梦到老家被洪水淹没了,而且我忽忽忽的急速的往下坠落,师父还点化我得了“心脏病”,其实是指我的心变脏了,失去了原来的纯真。我知道这么些年我彻底的掉下来了。后来我梦到自己站在半山腰,离山顶还有一半的距离。后来师父又给我多次灌顶,加速净化身体。

二、抓紧时间学法,追上正法進程

由于7•20以后长期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师父的新经文一直没有看到,和其他精進的弟子拉下了一个大的距离,2004年10月与其他同修联系上后,同修帮我刻了一张师父各地讲法的光盘,当时自己还没有电脑,只好等下班时间或周末休息日时在单位的电脑上看,那真是“久别重逢”的感觉啊,所以一边读着大法,一边我的眼泪就不住的往下流。

谢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师父没有因为我这么多年的沉沦而放弃我,那时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佛恩浩荡”!2004年10月31日夜里我做了一个梦,第一次那么清晰的看见师父,师父告诉我说:“再过两个多月,和师父一起回家。”恰好两个多月的时间我把师父的新经文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认识上有了一个飞跃,这才真正跟上正法進程。并且做了一个梦,许多人都排着队等着坐火车走,我刚刚买上票,气喘吁吁的赶上队伍。

三、从新净化身体,感受超常现象

再次進入修炼,身体必然经历一个从新净化的过程。记得突然有一天,我就像得了重感冒似的,浑身酸疼,发起高烧来,就这样我强忍着,在床上躺了两天,第三天烧也退了,嗓子鼻子的不舒服也烟消云散了,我知道,师尊帮我净化了身体。再后来还经历了两次拉肚子的净化过程,排出来的便及水都是黑的,尽管消业的过程很痛苦,可我内心暗自欣喜,因为师父又帮我净化身体了!同时也悔恨自己的不争气,让师尊又替我承受了这么多!记得1998年刚刚得法时,并没有这么厉害的消业现象,可能当时师尊直接从另外空间给拿下去了吧。

从修炼一开始我就感受到许多超常的现象,1999年以前的在这里不再赘述,只说从新進入修炼后的。2004年冬我从老家请回师尊的法像和讲法,收拾东西时居然从装法像的布包里掉出一个小小的金色的钵来,记得我刚刚得法时,就曾梦到一个金光闪闪的盛满各种各样好看的种子的钵,我悟到那是师父给我下上的各种气机以及法器。

四、尝试着讲真相,克服胆怯心理

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想最容易的就是学法炼功了,如果你想做到,就能做好;发正念只要严格要求自己也是可以做好的;讲真相对于刚刚走出来的我一开始确实要经历一个克服胆怯心理的过程。

我其实从小就是个内向、不大爱说话的人,这回要自己主动地找别人说话确实很难。而要想讲好真相,首先自己得对大法非常熟稔,各种真相资料每次拿到手后先自己看一遍,逐渐地我由和亲人讲真相到和出租汽车司机、商店老板、配钥匙的修理工、打印机加墨人、电脑维修员、同事、朋友讲真相,越发锻炼了自己的口才。以至于现在好多人都感慨我特能说,我想这都是大法的威力。

刚开始讲真相时,有一次刚出门就遇上一人,他的小面包车熄火了,需要人帮着推,我也帮着推了一段路程,后来那人为了表示感谢,非要送我去上班,我一问是顺路,而且我想正好给他讲真相,因为路程近,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所以我一上车就寻机说了起来,没想到那人立刻警觉起来,说什么“我知道你们这些人,惟恐天下不乱。”我当时心猛的紧张了一下,但很快镇定下来,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黑手烂鬼,结果他说:“不过,我不会举报你的。”没等车到单位,我就提前下来了。这是唯一一次有惊无险的经历。

后来我学会了用各种方式智慧的去讲真相,效果都不错。刚一开始讲真相时,我还用手机给外地的大学同学讲真相,足足讲了半个多小时,后来才知道这种方式不安全,可是当时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由于没有怕心,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也没遇到危险。更值得一提的是,有近一年的时间我在单位上明慧网,都没用防火墙,单位里用的是金山,我把金山关掉才能上,可是竟不知不用防火墙是多么的不安全,可是也没出问题,现在我用的是诺顿英文版。这里提醒同修不要仿效。

记得刚刚回到大法怀抱中来的时候,曾在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网站上用化名签了个名,签完很后怕,怕万一人家知道我的IP把我查出来怎么办,甚至一宿都没睡踏实。后来才知道认识太差劲了,别说是化名,就是真名,又不是自己的电脑,查到的几率也是微乎其微的。后来我用真名在明慧网上发表了重新修炼的严正声明,尽管我没被邪恶抓去写过什么保证书。写一个声明绝不是形式,表现了自己的坚定正念,也表示了向师尊忏悔,请求师尊重新收下自己这个弟子,是在向神表态。此一时,彼一时,我现在已经基本上克服了过去那种幼稚的脆弱心理,不会为外界事物所动了。

五、时刻保持正念,解体一切障碍

我想最难克服的心理障碍就是出去发资料了,每次发资料之前我都发正念清理空间场内的邪恶,在师尊的呵护下没有出过问题。有一次,我看到同修的文章说自己发资料之前发出强大的正念,把所发区域范围内的人的思想都抑制住,让他们看不见自己。我想我是不是也可以,但怀疑自己是否有那么大的威力。但是很快否定自己这一不正的念头,师父不是说了吗:“解体一切障碍,神在人中。”于是我也发出强大的正念:在我发资料这段时间里,不许任何人看见我,而且把众生的思想抑制住,让他们不要收走资料,自己拿自己家楼层的资料。结果在我晚上11点多出去发资料的40多分钟里,真的就没碰见一个人,安全返回,回来正好到点准备发12点的正念。

有一段时间我在某家电视台工作,我想通过自己的嘴讲真相救度的众生毕竟是有限的,所有在这儿工作的人都应该有机会被救度,于是我迫切想得到一份通讯录,可是我刚去,电话号码本不是每个人去了都给发一本的,怎么办?我求师父帮忙。就这样想了一下午,结果临下班时,同事桌子放着一个电话本。我有点兴奋,一边心里默默发正念让那同事先走,果然不一会儿同事就都陆陆续续地走了,我连夜抄下来了。又比如,我姨妈家的公婆受电视宣传对大法有误会,我虽然和姨姨家说了真相,可一直没机会和那两位老人说,再说凭我的身份也不好冷不丁的找上人家去讲真相,那就得等机会。结果,有一次,我正要坐车返回省城,姨的公公来了,我正好顺路帮他把暖壶提到他家里去,那婆婆一再让我多坐会儿,于是我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给她讲了真相。

有一次晚上我到一家属院发资料,其中有一座楼有我认识的两户人家,我想我一定得救他们,于是很顺利就发完资料,可是再后来我又去却发现那里原本是安着电子门的,奇怪的是我当时却没有任何障碍,因为当时那里就是什么也没安的直接出入的那种构造,这使我突然想起好多年前这里就有电子门的,看来是我一心想救他们的心使师父给我打开了另外空间。

后来由于某种原因不得不离开原来的单位,又托人找了家单位工作,我很奇怪,为什么老让我漂泊不定呢?结果刚去就发现我的直接领导人竟然就是我的大学辅导员,而且一个月前他刚刚上任,凭他目前的收入他完全可以不干这份只有一千元待遇的兼职的工作。我早就萌生了想对他讲真相的念头,苦于找不到机会,是伟大的师尊有序地安排了这一切。还有我一直挂念着我的那些同学们,这么多年没见,他们都在哪里呀?正巧不久该班主任就带我参加了一个小型的大学同学聚会,大学同宿舍的姐妹我遇见了两位,而且其中一个是毕业七年来第一次回省城,从他们嘴里我知道了许多同学的下落。还有一次回老家坐公交车遇到了一位十年没见的中学同学,我向她打听了一些同学的下落,可是苦于不能全部知道,刚巧就有同学打电话通知我11月份有个中学同学聚会,这可是中学毕业11年来第一次啊,而且不是寒暑假也不是七天长假,这个时候聚会在常人看来有点不可思议,但是我知道这是师尊的苦心安排。众生都在急盼着得救,我们没有理由不精進啊!

六、从生活的点滴做起,不断修正自己的言行

学好大法是修炼好的前提。我发现只要有一段时间没好好学法,发正念就会困倦,讲真相也懈怠起来;而一旦学法精進了,其他两件事就会相应做好。我想隔一段时间静下心来找找自己这段时间的差距和不足之处,还存在哪些执著心,对于修好自身是大有帮助的。而且对于师父所说的话应该无条件地听从。比如师父的五篇新经文要求改字的,我至今都没改,总是找理由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我想这种状态就很不对头,应该立刻着手去做;又比如要求大法弟子销毁中共的书画旗徽,我主观上认为自己不可能有这些东西,懒得去查找,结果导致我夏天好几个月都昏昏欲睡,却找不到原因,总觉得屋子里憋得慌,不想炼功。后来突然想起原来考研时有几本政治书,那上面全是共产邪灵的一套东西,去找果然是,赶快扔了它,结果炼功就不困了。还有近来在单位里总是打不起精神来,一开始我想可能是我睡眠少导致的吧,再一想不对,人家有些大法弟子一天才睡2、3个小时还不困呢,我最起码也睡5个多小时呢,这种状态不对劲儿啊。找原因吧,想来想去可能是与我放在屋里的那堆报纸有关系,属于共产邪党的党报系列的,整理东西时,我没舍得扔,本来已经把收废品的人都叫上楼来了,却舍不得卖了,只卖了点瓶瓶罐罐。肯定是这些东西搞得怪。一不做二不休,赶紧卖了它!(本来我所居住的小区蟑螂猖獗,用任何药物都无法根除,可是在我精進修炼的一段时间里蟑螂却奇迹般地绝迹了!可是自从我把那堆报纸放在屋里后蟑螂又出现了!)

我从小没吃过什么苦头,家庭条件虽然一般,却是父母很疼爱的那种。所以求安逸心很重,我想这正是我这么多年没跟上正法進程的主要原因,也是我修炼状态时好时坏的根本原因。所以从根子上挖掉它就迫在眉睫。还有我依赖心也很重,需要克服。另外没修炼时总爱吃点零食什么的,比如蛋糕啊--所谓“小资”们爱吃的什么奢侈品,这种执著心还不时地往出冒,也需要克服。有一段时间觉得自己修得不错,又滋生出了显示心,和同修在一起时,不住地说自己如何如何,结果后来和同修一起发正念时,嗓子奇痒无比,急想咳嗽,可又怕影响同修发正念,我立刻悟到是我刚才说话太多了,出了显示心的缘故。

修炼人的一思一念都应该在法上,因此要时刻用大法来归正自己的言行。比如和外人说话时就比较讲究策略,而和自己的亲人说话时往往忽略对方的感受,有时甚至惹怒对方。即使是出于关心对方,也要考虑亲人首先是一个常人,要考虑其接受能力。另外,自己的头脑中还会不时地想起一些很不好的念头,争斗心、妒忌心还没有连根拔除。

七、不放过任何机会,师尊时刻保护着我们

每次看到师尊的经文《快讲》,我都觉得心中有愧,自己做的太不够了。多少次因为自己的顾虑心、怕心而失去了讲真相的机会,我感到愧对那些众生啊!

10月23日我和母亲回老家坐公交车,中途上来几位老太太。因为车上人很挤,一个挨一个,连给老太太让座的回旋余地都没有,那几位老太太只好站着,我和母亲也站着,但母亲尽量让出一个空地儿来给那位最年长的老人坐下。那老太太一看就很面善,她拽着我妈妈的手不放,听说话好象是去做礼拜,她们大概是基督徒吧,我心里一边想一边琢磨怎样告诉这几位老太太大法的真相呢?环顾四周,车上水泄不通,像水果罐头似的。我暗中求师父帮忙,给我一个机会,最起码也要给那老人家一份资料,正好我随身挎着的小包包里就准备了几本小册子。眼看我和母亲就该下车换另一路了,怎么办?我暗暗祈祷:师父帮帮我啊!要下车了,因为我主动和老人搭讪,老人拽着我的手不放,说:“孩子,你信主吧,信耶稣吧,信上帝吧……”看着她那副虔诚的劝善之心,我心想,说什么也要给她一份资料,正好车停了,大多数人纷纷往后车门挤,说时迟,那时快,我迅速的从包里掏出一本小册子塞到老人的衣服里就往前门走(因为车上人太多,前门可以下)。下得车来,母亲埋怨我太冒险了,可我心态很平稳。我明白那老人拽着我的手不放其实就是她明白的一面在急切的想得到大法的资料啊。(当时我包里的小册子有《他们为什么离开中国》《天下》《慧声》《天赐洪福》《绝处逢生》《缘》等等,慌张间掏出一本来,居然就是《缘》,最适合全面讲清真相和给老人看的一本。真是谢谢师父的洪大慈悲啊!

八、自己建立资料点,抓紧时间救度众生

一开始自己没条件做资料,全靠隔一段时间回老家拿一趟,风里来雨里去的,我觉得自己也由一个弱不禁风的小丫头变成成熟的大姑娘了,要知道在此之前我都没有自己独立的坐过火车。而且家人不理解,所做的一切还得瞒着家人,可想难度有多大。母亲原来也是大法弟子,后来由于怕心不炼了,现在整天忙于带外孙,师父的新经文用MP3听了一些,始终没有走出来过,但她却把自己省吃俭用攒的五千元钱拿来给我买了台液晶电脑,这给我上网做资料提供了方便。可是由于我工资低,刚够维持生活,做资料是需要资金支持的,很快远方的一位同修朋友没和我打招呼就给寄来了两千元钱,正好买了台打印机,真是雪中送炭啊。去年我由于工作便利得到一批通讯地址,想通过寄信的方式讲真相,可是光邮票花费就很大,上千的信件堆在箱子里苦于没钱寄,就在这时,上文所述的这位同修来看我,给了我1000元钱。于是我骑着自行车跑遍了整座城市。有时为了尽快寄出去,一天就从城市的大东头跑到大西头、从大北头跑到大南头,却丝毫不觉得累。

经过一年的时间,现在的我由一开始的一无所知到会自己独立操作电脑、重装系统及各种软件,制作大法及《九评》书籍、各种真相传单、小册子、护身符,还曾成功刻录过《风雨天地行》光盘,由过去什么都依赖父母到自己一个人跑耗材市场,真的是脱胎换骨的变化呀。每当我修炼状态不错时,就会感到自己身体一层天一层天的往上升华。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除了做大法真相,还得讲“九评”帮助人们“三退”。亲戚大多在老家,我只好周末回家去,由于一次并不能见到所有的人,就得反复回去。尽管舟车劳顿,经济上也紧张(常人是很注重礼尚往来的,所以每次回去都不能空手),我还是尽量节省下钱来用于讲真相,心想:自己少吃点儿不就什么都有了?要知道,节省1块钱就意味着可以多寄一份真相资料呢,就有可能多一个人得救。由于过去自己一度沦为常人,有关自焚的真相自己也是去年重新开始修炼后才知道的,所以讲大法真相和“九评”就得结合起来做,更得需要讲究策略和技巧。对于亲人,不须隐瞒什么,大多都能理解;对于同事、朋友和同学,为了使他们不至于对大法产生误解,我一般情况下不暴露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总是从第三者的角度出发去讲,效果非常好。

现在亲戚中已有2/3明白了大法真相并办了“三退”,有一个堂哥原来是佛教居士经过我讲真相现在已走入了大法修炼。另外朋友、同事、同学、邻居也有“三退”的。我建议所有大陆的同修,凡是直接联系不上的,尽量找到其通讯地址,最起码也要给他(她)寄份真相资料,不管他是你自己认识的还是你的亲人的朋友。我想我们每个人从出生到老认识并能有一段或长或短的缘份的人也就几百吧(至多上千),这一千左右的人正是你世界的众生,是和你最有缘的人。他们当初冒着天胆来到人间,为的就是关键时刻大法弟子能解救他们呀!

前一段时间我曾陷入对自己及周围人的前世今生的胡乱猜测中,后来我悟到那也是强大的执著心,弄不好会自心生魔的。去年冬天我曾梦到自己曾是天上的仙女,并且看到了天界的文字,和汉字差不多,可还是有区别的。并且还预见了最后圆满的那一刻:江魔头原形毕露,化作一股黑烟;大法弟子即将白日飞升的激动人心的景象。我想那无限辉煌美好殊胜的一刻就要到来了。同修们,加油啊,不要辜负了自己来在人间的使命以及在师尊面前曾经发下的誓言。

个人体悟,层次有限,请师尊及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