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大法去顽疾 讲真相救众生


【明慧网2006年1月6日】我是黑龙江大法弟子,今年43岁,99年6月末喜得大法。我在没得法前,身体有严重的皮肤病,身体大面积皮肤和骨缝渗出黄水,整个头部、面部水肿、流黄水,腥臭难闻,头发全部脱落,还患有严重的心脏病、甲亢、血粘稠、肾盂肾炎、气胀、常年大肠干燥、便血,拖着病体四处求医。走遍各大医院,用过中药、西药、各种偏方,求访过各类名医专家,但都时好时坏,久治不愈。我曾炼过各种气功,信佛供佛,拜过狐黄白柳(附体),有病乱投医。几年下来钱没少花,也没摆脱病业。挣扎在病痛的折磨中生不如死,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听人说法轮大法的神奇,这样走入了大法修炼。

开始炼功之初,皮肤病非常严重,整天24小时不能躺(因头部流黄水)。在同修的帮助下,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带,听师父讲的句句是真理,明白了很多人不知道的理,被师父博大精深的法理所吸引,完全忘记了病痛。在看讲法的第三天奇迹出现了:大肠干燥、便秘通了,正常了,气胀消了,附体没有了,能吃饭了。

就在我天天看法,心里充满喜悦时,99年7.20中共邪恶镇压法轮功开始了,当时亲朋好友、邻居、家人全来指责我,说法轮功是×教,可别信了,看你也没好呀。我跟他们说: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不管它电视、媒体说什么,做好人它们抓,这国家干什么呢?不让做好人,这国家不完了,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修炼大法做好人做定了。

当时朋友和家人说我走火入魔了,天天干扰我看法,指责我,叫我上医院,说不用药就能好病,他们不相信。我的心一直没动,还每天照样看讲法带,停止了一切用药。此后的头20天里,我家里满是中药味,后20天满是青霉素味。这几年用的药在近两个月时间内被师父全部净化出来,头部、面部浮肿也消了,所有病症不翼而飞,过半年后,还长出一头秀发。后来悟道是自己的一念,决心修真善忍做好人,师父以洪大慈悲给我消去了病业。我的经历见证了大法的无比殊胜神奇。

当时我没有悟到应走出来证实法,看《转法轮》,知道是修佛,也不知修炼还有结束的时间。当地同修先后走出来上北京证实法,当时我不理解:这么好的法,就在家炼吧,出去做什么?因我爱人在政府上班,还包管法轮功学员不让進京,我常常劝他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不要伤害他们。

在家看《转法轮》悟的也不深,不知精進,不知向内找,功有时炼没有时间就不炼,整天忙于常人的事,没有把法放在第一位。在2002年初,爱人怕我進京,把《转法轮》书给毁了。我在没有看法的几个月里,我的病业又返出来了,也吃药了。

修炼人都知道,得法的人吃药是不好使的,它也不是病。在师尊的一次苦心安排下,我遇见一位同修,帮我又从新回到法中,当我拿到师尊在国外《北美巡回讲法》看完后,我感觉我石破天惊一般被唤醒了,知道自己没跟上正法進程。当时我发出一念:一定跟上正法進程,弥补自己以前修炼的不足,为自己对应天体的众生负责,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不能错过这万古机缘。

从那以后,我每天早上3点起床,清洗身体流黄水结的痂,洗完后,马上做动功。不然,时间一长,做“抻”时,身上各大关节的皮肤就会裂口子,出黄水,我就用纯棉布缠好身体。每个整点发正念。一天看2讲《转法轮》,还有师父的讲法、《精進要旨》。在做家务、洗衣做饭时背《洪吟》、《道法》、《论语》、《真修》等等。每时每刻住脑子里装法,半夜12点发完正念休息,每天在法上21个小时左右。

通过学习师父在国外讲法和同修帮我在法上提高心性,知道身体返出的病业是旧势力的迫害,我有很多人的执著心。修的有漏,它们利用这种形式来阻挠我修炼,想摧垮我的意志,那我就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尊安排的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那时炼静功还不能双盘,更谈不上达到1小时的标准。为了反迫害,我就是不承认旧势力对我的加害。我每天要求自己做两遍静功,盘腿打坐,当时我身上大面积皮肤和各大关节骨缝流黄水,全都没有皮了,当我打坐时要用纯棉布把身体缠好,默念《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当我把腿盘上时,感觉腿上抻的皮开肉绽,象开锅的油泼上一样痛苦,我在剧烈的疼痛中15分、20分…苦苦坚持着,在漫长的痛苦煎熬中一点点的突破,我越疼越背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 “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当我把腿拿下来时,半个小时后腿才敢动,把布解下来已浸透了黄水和血水。就这样,我在修炼的路上摔摔打打、历尽艰辛,追随着正法進程。在这其中修去了很多执著心。在几个月的正念正行中,我双盘打坐突破了一个小时,我的身体发生了巨大变化,长出新皮肤。这是又一次修炼中体验大法带给我的神奇与殊胜。今天写出来上述经历,是想告诉在打坐中还没有达到标准的同修,只要你有一颗坚不可摧的正念,师尊什么都能为弟子做。

在修炼的几年中,家庭的干扰也很大,这都与我自身修炼因素有关。我丈夫开始反对修炼、不让炼功、不让与同修往来、不许做任何正法事情,他家所有人都反对。那时要做正法的事不能让他们知道。我炼功他就恶语相向,有时还谤佛谤法。一开始,我动了人心,通过学法,认识到是旧势力黑手操控他来干扰我,就发正念铲除他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我耐心的向他和家人讲真相,他们也看到法使我身心发生的巨大变化。家人由开始的反对到现在支持,也看到现世现报的例子。现在环境变得宽松了,可以公开出去做证实法的事情,还可以每天到学法小组学法,而且丈夫和他家人也相继退出了共产恶党组织。在做亲朋好友“三退”中,有时带着急于求成的心做,有的一家要去二、三次。通过学法向内找,去除执著与干扰,现在与我接触的人都退出了恶党组织。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师尊的话时刻在耳边想起,正法已到了最后,我们还有多少执著没去?只要有干扰、有魔难,就证明我们修炼中还有要修去的人的执著,再不能人为的滋养邪魔了,也不能让邪恶有空可钻,不管是修炼的环境宽松还是艰难,我们都要做好师尊让我们做的三件事,听师尊的话“越最后越精進”。

本人文化低,请同修见谅,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