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身感悟师父对大法弟子的保护


【明慧网2006年1月21日】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足和各种执著心的存在,从学法开始,跟头把式地走到今天也有十年了。自己悟性不好,师父怎么点化都不醒悟,所以曾在1999年和2000年两次被抓。在这两次被抓共计三个月多的时间里,我切身的感受到师父时时都在呵护着每一个有正念的修炼人,而不是一个怕心不去的“修炼人”。

1999年在看守所,有一次大家集体炼功,大约三十几人,我发现邪恶之徒们气势汹汹的向我们冲来。我当时两臂抱轮,闭起眼睛赶紧默念“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威德》)结果当时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过一会我睁眼时,看到面前的人躺在地上的,趴着的,斜靠墙的一大片,心里挺奇怪。因为恶徒進来时,按理应该第一个冲我打来,因为我就站在门口。可是恶徒要出去时才发现我还抱轮,只有一个人说了声:“你还炼” 。

还有一次我正聚精会神的看《转法轮》,突然被狱警发现,我下意识的马上把书藏到棉被里。那个警察進来快速走到我面前就要书,距离很近。我当时坐在那,心平气和地说:“你看看你的脚踩到哪了?”他马上退了一步,我看他不是那么凶就说:“这是我们看的书,你要干什么?”他说:“我也想看看。”当时我就犹豫了,环视了一下周围的同修,接着说:“借看可以,什么时候还?”他说:“看几天,三天后保证还。”我当时认为他也是受蒙蔽的人,就说:“你真想看就借给你,但是三天后必须还。”就把书给他了。事后听其他警察告诉我说他不缺书看,以前也是他抢了书,大家一块拥上去也没抢回来。知道这个情况我真是又懊恼又后悔。当天晚上就去要书。第三天在同室同修的共同努力下,迫使他真的把书还给我们了。我的心一下放松了许多,心里想真是师父帮了我,同时还应救度还有善念的警察。那时非法关押我们的看守所所长也曾几次找我到他的办公室,探讨修炼的问题,如什么叫无为?我在工作中怎样做到?……

2002年,在看守所有一位同修总挨打。我们告诉她一定要发正念,作为师父的弟子不能让邪恶随便迫害。她说:“铁门一响我就害怕,它们问啥也不知道怎么说,不会应付。”她这种状态总是存在,而且在压力下说了不该说的,牵连到了其他同修也被抓了。她后悔莫及,结果遭到了更严重的迫害,被判了六年。

还有一位同修,法学的特别的认真,会背很多新经文。可是在讲真相救世人方面做得不够。她说:“在外面时也总想出去讲,可是腿直打颤” 。开始,她在恶警面前还能坚持大法好,在非法关押时写了好多“法轮大法好”,但过后她怕心很重,结果被非法劳教三年。

由此可见,怕心不去就把自己降到了常人的水平上去了,而师父保护的是真正的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而不是一个常人。

有两位老年大法弟子,60多岁了,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内心的坚定从外表上是看不出的。她们都很和善,很随和的讲着真相,甚至绝食几天了也没被发现,要不是有人告发,警察还是没有察觉。其中有一位被送到了马三家,当时就被拒收送回了家。另一位直接被家人接回。还有几位看上去很柔弱的同修,凭着正念都闯出来了。

在看守所里,有位学法特别认真的同修,教我背会了我没有熟记的经文,增强了我的正念。每天除了学法、背法、发正念、炼功外,就抓紧机会讲真相,救度身边的世人,包括被蒙蔽的警察。我不擅长唱歌,但我喜欢唱大法弟子做的歌。在被关的时间里,发现有几次在我唱歌时,不但身边的人爱听,有的警察也会在窗外悄悄的听。

有一次狱警让我照相按手印,没达到目地不死心,第二次又让我配合。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按照师父说的做。当时周围有不少人,我没理会。只和离我最近的看守静心的讲道理。“我是修真善忍的好人,被关在这里是冤屈的,所以不能留下任何印记。我不会总呆在这里,很快就会出去。我知道你们其中有很多的人理解我,所以没有为难过我。我看到你们忙忙碌碌的,真想和你们好好地谈一谈……”和我对话的看守最后只说了一句:“算了,那你回去吧。”这时我忽然听到一个人大声吼,我一直大声和她说,喊了半天她就是不搭理我。其实我根本就没注意到她或者她跟别人互相说话,甚至根本就没听她到的声音。就这样,我在师父的保护下,有惊无险。

可是由于自己没做好,让邪恶钻了空子,两次被抓给救度众生带来了很大损失。尤其对自己的家人、父母、兄弟、丈夫、儿子伤害很大。对单位的同事、同学、亲朋好友的影响也不好。障碍了他们得法、得度,使我一阵阵心痛。我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学好法,在修炼路上一定要走正。让所有有缘人都能得法、得度,决不能白来人世走一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