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渐去怕心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5年12月17日】虽然“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结束了,可我还是决定把这几年修炼中的点滴体会、感受以及目前存在的问题等写出来。正如一位同修说的:写的过程,也是修炼、提高的过程。

一、 记忆犹新的几次消业经历

96年8月我第一次参加我市“法轮大法”辅导班,两天后,我的后背、肩胛骨等处就冒出两大片高出皮肤、似红疹的东西,又疼又痒,当时没悟到是师父给清理身体,还让丈夫给抹药膏,但一点不见效。在后几天的学法中才明白: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呢,在管我了!于是,药膏不抹了,没几天“红疹”消失了!

在得法约两个月左右,我突然象得了“重感冒”似的,发烧、全身疼。我的两侧扁桃体早就切除了,但扁桃体处却严重化脓,好象在燃烧。尤其是我的腰部,明显的感到两侧的肾在发烧(以前患过慢性肾炎,多次住院治疗过),我不能直立行走,身体好象被分成上下两截!因为不断的学法,悟性提高了,明白是在消业呢,一定要过好这一关。第三天,症状仍没有减退。之后,又让孩子扶着我,一步一挪的艰难的走到母亲家。我认识到:难受的过程,既是自己应该承受的,也是对自己是否相信师父相信大法的考验。于是,我来到挂有师父法像的父亲的房间,看师父的经文。就这样,一个来小时后,我就轻松了!那几天来,我没怎么吃东西,而这天我吃过午饭后,直立着、行走自如的和孩子一起走回家。由此,我更加坚定了修炼大法的决心,对师父讲的“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转法轮》第79页)有了深切的领悟。

大约是97年年底,本地几位辅导员同修商定在我母亲家举办一期大法学习班,好象是在第三天的时候,听着听着我的眼眶就开始疼,眼睛也睁不开了似的,头更是疼痛难忍,直至呕吐。我心里明白是又一次消业,也是又一次考验,一直坚持把那一讲听完才回家。第二天,头不疼了,人也觉得特别精神,不知道困,正如师父讲的那样:“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转法轮》第79页)

以前我还患有慢性鼻炎,一犯病,就头疼、眼眶疼,擤出的鼻涕都是黄色的、脓一样的,得法后,经过师父几次清理才好。而且,消业时一点不影响我的播音工作,听不出我的鼻子有问题。九年多来,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叙述了,我发自内心最想说的是:感恩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

二、 讲真象过程中渐渐去掉怕心

2000年7月份,我决定与一个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并做好了所有准备工作。可万万没想到,我们的一举一动早已被监视了,就在商定好出发日期的前一天晚上,我被诱骗到单位之后,警车将我带到我家,它们進屋后不容分说就开始到处翻,搜出几篇经文之后,就将我非法带到派出所审问。当时心里不害怕,面带微笑的告诉他们,我修炼前后的变化情况,并说,我们是按照“真、善、忍”修心做好人,炼功没有错。可是因为正念不足,难以放下“情”,在爱人、单位领导一再又一再的催促下,违心地写了“保证书”。

次日,单位指定两个人专门“陪”着我,变相软禁。其间还不断的找我“了解情况”,当时我下定决心,绝不出卖同修!就这样,闷闷不乐的走到2001年夏季。其间,因家人反对,也因怕心重,只能背着家人炼功、看书和经文。在外面,这方面的话题也不敢随便跟人谈了。感到非常的苦恼,很想找同修谈谈。后来,我与一位并不是很熟悉的同修很“自然”的取得了联系,别提我多高兴了!交谈中得知,他们正积极做着讲真象的事,并告诉我一些做法。得知我也想加入后,同修就给我一些真象资料,从此,我就独自一人尝试着去做。第一次,设想了又设想,心里很慌乱,但想要做点什么的劲头挺足,也就硬着头皮出发了。来到一栋楼上,心胆胆突突的,紧张的手都发抖、觉得头皮都是麻的。当把资料发完之后,急急忙忙、心慌意乱的“走”下楼,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长长的舒了口气,如同完成了一项任务。其实是“如释重负”!

通过不断的学法,正念渐渐增强了,我就是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尽我所能做一些救度众生、讲真象的事,以前那种担心被发现、害怕被抓等等“怕”的念头越来越少了,心也越来越稳了,不光走街串巷发资料,还能在坐出租车时智慧的跟司机讲真象、送出“护身符”及真象资料、跟家人、同事、朋友讲真象。正如师父所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

最近,发资料都能心想事成!出发前发正念,一路上边发正念,边请师父加持:清除我所到之处的“邪恶、黑手、烂鬼”,让那里的所有住户都能看到我送去的资料。一次,我事先想好了去那栋楼,可是我知道有防盗门,就请师父“帮忙”,结果走到跟前,门是虚掩着的,我顺利的把资料发给各住户。

又一次,去一小区,好多楼的防盗门都关着,心想:我是来告诉你们真象的,并请师父加持。当我走到下一栋楼前时发现门是开着的,我就大大方方把当天剩下的资料发出去了。走出楼门,抬头看看天,心中充满了感激,默默的向师父道谢。还有一次,一连到两栋楼上发资料,明明我走路很轻,可每到一层灯都突然亮了,我知道是干扰,心里说:用亮灯的法子干扰不了我做正事!就继续挨家挨户的贴上事先备好的真象资料,之后很坦然的走出楼门。并发出一念:让我今天所到之处的人家都能看到真象资料,并做出明智的选择。走在回家的路上,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的呵护,在心里连连说:“谢谢师父!”

一位同修说的好:针对自己的怕心,在法上认清它,其实它是很多心的一个综合体,其中包括人的执著和观念、对法认识的不足、不坚信。

虽说“怕心”的壳在继续一层层蜕去,发现自己还不能做到每天四次按时发正念,不能保证每天把五套功都炼完等;不能象精進的同修那样,每天看一到二小时的《转法轮》,不能每天坚持面对面讲真象。我知道还须抓紧静心学法,踏踏实实的将自己的一思一念都归正到大法中来,符合大法弟子这么神圣的称号。

不妥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