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中修去怕心

【明慧网2005年12月29日】从小我就很胆小怕事,同陌生人说话都会脸红心跳。修炼大法后有很大進步。

99年7.20邪恶的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全面镇压大法。同修们在一起学法特别是学了师尊的新经文,通过切磋、交流,大家悟到:作为大法弟子必须要站出来证实大法、捍卫大法。因此在2000年年底我决定去北京证实大法。

当决定去北京后思想中几十年形成的最大执著——怕心引起全身不适:肚子痛、胃难受冒酸水、失眠,难受极了。我悟到要去掉怕心,只能在法上悟、法上提高、抓紧学法。师尊在《转法轮》中说:“害怕也是一种执著心。”到北京证实大法正是修去怕心的好机会。我顾虑爱人刚修炼执著心太多,又怕父母兄弟姊妹亲情干扰怎么办?只有以法为师,在实修中去过这一关。

拿到车票后怕心又起来了,身体上反映很强烈,肚子又痛又拉,胃往出冒酸水,感觉很难受。我坐晚上的火车進京,在车站厕所就蹲了二十多分钟。上车后由于怕心作怪,胡思乱想,无法入静。我心中请师尊加持,逐渐心情平静了,迷糊中睡了一会儿。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是一个法粒子。四周全是密密麻麻的法粒子,全都在闪闪发光,结构与师尊讲法中说的物质的分子、原子排列程序一模一样、每个法粒子都是七叉八叉的相互连着。

醒来悟到这是师尊对弟子的点化、加持。身体感到没有那么太难受了。怕心一下就少多了。到北京前要查票,由列车长和乘警长两人查。我就想让列车长来查我的票(当时不知道发正念)。乘警长先到我座位前,突然一转身到对面去了,结果真是列车长查我的票。

这事更增强了到天安门证实法的信心,慈悲的师尊每时每刻都在呵护我啊。到了天安门广场,看见到处都是警察和便衣,警车很多。我和三位女同修刚走到天安门边上就被恶警拦住,强迫我们骂师尊、骂大法。我们给他讲真相根本不听,要我们交出身份证,强行推上警车。

眼前发生的一切使我震惊。怕心一下就烟消云散了。在警车上发现有恶警收来的其他同修的横幅,我与另一个同修将“法轮大法好”横幅挂在车窗上,沿途引起很多行人的观看。警车开到天安门分局内,下车前我就想好了:身上还有一条横幅没有机会挂在天安门,一定要挂在你公安局里。我有意最后下车,等便衣恶警背向我时迅速将“法轮大法好”横幅展开,高高举过头顶。那一瞬间头脑里一片空白,美妙极了,无法言表。

恶警发现后将横幅抢去。在抢横幅的时候,恶警抬腿用膝盖撞我下身,我弯腰就避开了。后来恶警把我们关進牢里,我看见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记得有青海、甘肃、河南、安徽、重庆、长春、山东等地的。牢里对每人進行登记。我向登记的恶警讲真相。见一位武警在守门,也过去给他讲真相。登记后恶警立即通知各地驻京办接人。我就抓紧时间向接触到的各地同修了解他们到天安门广场证实法的壮举,互相鼓励。

一小时后一位小伙子来接我们。在车上我给他讲真相。在驻京办又给那里的工作人员讲真相:我们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政府对大法進行镇压是错误的,大法的真相将大白于天下。他们都能认真听。

第二天晚上单位来人把我们接走。刚上火车就看见一位专门押送大法弟子的年轻女警察在接手机,这个女警察被邪恶的中共毒害太深,一位老年女同修上厕所,她都跟踪到那狭窄的厕所里面监视。

下午几位女同修给她讲真相,我看机会来了,对她讲: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救度一切众生的,是无法用经济价值来衡量的。举个例子:假如我是亿万富翁,看你困难,为了帮你,给你一亿元钱,都没有用,都不如把这个大法介绍给你、让你得法、比什么都重要。那位女警察望着我静静的思考着。以后再也没有见她去监视那位老年同修。

火车到站前单位的人对我们说我们直接回单位,不到派出所。火车到站后,发现当地派出所的警车停在站台上等我们。见此情景单位的人都在骂派出所的人太卑鄙,说话不算数。在派出所我同样给警察讲真相。

第二天被送回单位。人事科长说:你们4人到北京,单位头头可能要下课,我们区到北京去的人也是全市最多的。决定将你开除。这就意味着我三十年工龄、退休工资……一切都没有了。

我心中早有准备把这些全都放下了。她要我写一个东西。我是决不会写!我无怨无悔。

见我不动心她态度一变:你的工作大家都是知道的,家里很困难,爱人下岗卖盒饭,子女要上大学。考虑到你的实际困难决定不给你除名,给你办下岗。结果他们扣发了当月工资、年终奖,罚款一千多元。回家后我还遇到很多波折,但自己都能以法为师,使这些关和难都顺利过去了。

到北京证实大法是我修炼路上迈出的很大一步。使我从根本上去掉了怕心,为以后讲真相、证实大法奠定了一个好的心理基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