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心,跟上正法進程


【明慧网2006年1月21日】我不是个精進的弟子,这六年的正法修炼路,走的也是磕磕绊绊、跟头把式的。然而师父没有落下每个得法的弟子。我的每一步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的。今天写心得交流体会,正是纯净自己、与全体同修相互促進、共同提高、整体升华的大好机会。

去掉怕心 维护大法

由于我前生前世造的业太多,所以在今生吃了很多的苦。小时候常常无缘无故挨打,婚后,丈夫和婆婆的脾气也是十分的暴烈。所以几十年来,我养成了胆小怕事、逆来顺受、委曲求全的懦弱性格。这种变异的东西紧紧的缠绕着我,在正法修炼中,严重的阻碍着我修炼和证实大法。

99年7-20后邪恶疯狂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一时间中国大陆乌云滚滚、血雨腥风。每每看到明慧网揭露出的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种种酷刑时,都叫我不寒而栗,从心底打颤,恐惧心就象一条毒蛇一般盘踞在我的心上,吞噬着我的正信与正念。公安和单位多次威胁我:别的学员進北京被抓了,拘留十天半个月,你要去就得判十年八年。我当时学法不深,也不知道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是导致我迟迟不敢走上天安门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的主要原因之一。

2000年09月26日明慧编辑部《严肃的教诲》一文,才将我从邪悟中棒喝清醒。一个大法弟子不听师父的话,不维护和证实大法,算什么大法弟子?于是我给家里留了一张纸条,于2000年10 月4日和本单位的两位同修毅然踏上了進京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的正法之路。这是自7.20迫害大法以来,单位第一次让我休假。也是师父看我有了正念,才让我摆脱了监控,给我创造了证实法的条件。

我抱着用生命证实法的心态進京的。当时的环境还很邪恶,火车站、长途汽车站到处都是堵截大法弟子進京的便衣和恶警,对于進京的旅客盘查得十分严格。我们没带身份证,通过长途汽车辗转到保定,再从保定到涿州,再从涿州進京。刚上汽车时心态还可以。一路上我不停的背着师父的《无存》,脑海里回荡着大法的音乐《普度》,悲壮而神圣。随着北京的临近,心情也渐渐的紧张起来。怕什么,不就是生死吗?“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在美国讲法》)。我默默的用师父的法激励着自己。临近涿州时,汽车突然停下了,随即窜上了几个凶神恶煞、头戴钢盔、手拿电棍、全副武装的警察,逐个盘查旅客的身份证,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有些紧张,脑子里急速的想着对策。谁知警察却跳过了我,没盘问。我知道是师父在慈悲的呵护着我。刚出涿州,又上来一拨警察。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冲破了重重关卡,顺利的到达了北京。

進了京城已是晚上8点多了,因为我们没有身份证,也不能住旅店,便住在了同修的亲戚家。这里有个小插曲:在找亲戚家时,就在他家附近,转了好几圈却怎么也找不到。后来我悟到是不是师父不让我们到他家?可那时已近晚上11点了,同修说我们不去这儿,还能去哪儿?我一想也是,也只好这样了。好不容易找到亲戚家,一進门,亲戚说:你们终于来了,家里找你们都找翻天了。亲戚谈到了共产党的邪恶、谈到了六四的坦克车、谈到了前两天大批抓捕的大法弟子,劝我们不要去天安门。我们不为其所动。同修告诉亲戚,不要告诉家里我们在北京。亲戚答应了。半夜,隔壁的电话铃响了,我听见亲戚用低低的声音接电话,我的心提了起来,怕是同修的家人打来的。

在这种铺天盖地的邪恶压力下,家人都非常胆小,是极力反对我们進京说明真相的。所以一晚上我忐忑不安,怕他家人告诉单位和公安我们的行踪,進京拦截我们(那天晚上也确实是单位发现我们失踪了,连夜派了三辆车到天安门广场拦截我们)。也正是这一念被魔钻了空子。好不容易捱到天快亮的时候,我有些困意了,刚闭眼,就梦见一个穿黑衣的白胡子老头,恼怒的对我喊:“还不快走!”我一下惊醒了,一看表4点了。我们不能还没证实法,就被邪恶抓走。我们悄悄的溜出家门,谁知刚走到街上,迎头就遇见了巡警,又是盘查、又是翻包。我们说要打车到永定门车站去承德。巡警没有扣留我们,可也没有离开我们。一会儿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巡警上前嘀咕些什么才让我们上车。一上车,司机就拐弯抹角的盘问我们,我们只得先去永定门车站。到达永定门车站还不到5点,我们不知车站的情况,又不敢在大街上溜达,只得给我认识的一位北京的同修打电话,落脚在他家。

同修告诉我们大批学员10月1日在天安门广场说明真相,被不法人员抓了,本来今天还有大批学员还要去天安门的,不幸被邪恶知道了消息,这两天天安门广场戒严了。在和当地同修交流时,同修的一句话对我震动很大:“我要去天安门广场,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笑着去,笑着回!”我一下子看到了自己修炼是何等的差。

那天我们虽然没有达到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的目地,但此行让我放下了许多执著,破除了许许多多束缚我的人的壳,从人中走了出来,为我再次去天安门广场证实法,“笑着去,笑着回”打下了良好基础。回来后,单位610头子找我谈完话后,感慨的说:“怪不得上头怕你们去北京,你们一去北京真的是变了一个人。”

此行使我悟到,不管我们有多少执著心,只要你敢正视它,而不是固守它抓着它不放,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哪怕它比花岗岩还坚硬,只要你正念正行,师父都会给我们拿掉。我还悟到:修炼是极其严肃的,一思一念不在法上就会被邪恶干扰。

观念转,智慧现

我一直很羡慕会电脑的同修,觉的电脑是个高科技的产物,必须懂英文和专业知识才玩得转。我非常想学电脑,想为大法做工作。但一直没有这个条件和机会。2004年1月,我以孩子学习的名义说服了丈夫,买回了一台电脑。谁知一打开,我却傻了眼:这个陌生的家伙,它认识我,我却不认识它。别说操作,我连最简单的开关机也不会。英文字母ABC分开来我认识,组合在一起我就是瞎子。问孩子,孩子因为我怕她上网吧玩游戏、学坏了,所以从小就教育她,电脑是外星人的产物,所以她对电脑从不感兴趣,除了应付考试死记硬背外,考试过后什么也不会,电脑成了摆设。我开始怀疑我能不能学会电脑。

带着这种顾虑我去请教会电脑的同修。同修说我:“其实学电脑很简单,你被自己的观念挡住了。你大胆的动吧,坏不了,大不了重装系统。”我一想也对,宇宙的万事万物都是大法开创的,我是大法弟子,师父和大法所给予的智慧无所不能。“电脑再发达也无法和人脑相比”(《论语》),电脑怎能难住我?再说,有师在有法在,我身边还有会电脑的同修,怕什么?

于是我找来孩子的电脑书,照着书本从头学起。开始时,一会清道夫给删了,一会儿工具栏也没了,真是处处难。我毫不灰心,能自己琢磨、鼓捣的就自己找、自己动,实在没辙了再找同修。我知道会电脑的同修都特别忙,所以尽量不麻烦同修。每次同修来,我都认真观察同修的操作。留心去学,去记,看到同修装系统我也模仿着干,以后电脑再玩不转时,我就重装系统、重装软件。

很快我对电脑越来越熟悉。排版、编辑、刻录、打印、制作小册子、护身符、盘标等我都拿下来了。同修惊讶于我学电脑的速度:“这些东西我鼓捣了十年才到这种成度,没想的你两三月就学会了。”我笑道:“你那时候没修炼,我现在修炼了。”的确如此。这一切不是我“聪明”而是师父的帮助。因为我就抱着一颗纯净的心:就想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今生今世能成为大法徒,能在世间为大法做一点事情,是无比的神圣和自豪,是天上无数高级生命无比羡慕、想做而没有机会做的最伟大、最圣洁的功德无量的事。我们为什么不去做呢?

在学电脑期间,也有好多很神奇的事情。有一次,我打开一个小册子,窗口出现了上下排列的四个页面,我愣愣的想:这样的版面是怎样编排的呢?我刚想完,横排的版面突然变成直条的了。我恍然大悟。我知道师父在教我。看到别的同修做出的漂亮盘面象买的一样,我羡慕不已:“我什么时候也能学会呢?”马上明慧网就登出了《轻松打造漂亮盘面》的文章。类似这样的事情多得数不胜数。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帮助、大法的神奇。由此我想到了震撼宇宙的长春电视插播壮举。我认识的一个电视台专门搞电视转播网络工程的技术人员感叹的说:“大法弟子中真有人才,这件事叫我做,我也只能搞两个频道,八个频道同时插播,我可做不来。”

正如师父所说“那么在佛法中开智的专家学者将来会很多,他们将成为新人类在各方面学问的开拓者。可是佛法不是为了叫你成为开拓者而给你的智慧,因为你是个修炼者才得到的,也就是说你首先是修炼者而后是专家。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弘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精進要旨•证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