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得法 精進实修


【明慧网2006年1月21日】

得法机缘

我叫宝宫,今年45岁,是台中县大甲镇外埔乡的一位家庭主妇。没得法之前,我参加一个佛教团体举办的学法组,其中一位朋友开始学法轮功后就不再参加这个学法组了。一天早上,我送羊奶给订户,这位朋友住家也在同一条路上,所以我顺道去拜访他。他人很随和、好相处,那天之后他也成为订户。一年半前他曾经要送我《转法轮》,我说不用,因为那个时候还在学别的法门,还有很多经书都没看完,至少二十几本,一本也没看透。

自从每天送货到他家,我就知道他一直在看《转法轮》这本书。某一天,他刚好在门口,我心血来潮想借这本书来看,他大方的要送给我。我说这样不好并表示,这种书应该要自己买比较好,就这样先请了那本回家学,并付了书钱。

回家后的几天很顺利就读完了第一遍,当时也不知道关于净化身体的事情,所以突来的发烧症状也没多想,累了就睡觉,没当回事。2003年3月再度看《转法轮》,并与同修学炼五套功法,4月开始认真的对待此事,每天早上送货回家便在家炼功,遇到月休的日子,我会到三公里外的炼功点与同修一起炼功。

失窃机车不动心

我的生活大都是平平常常的,本来争斗心就淡,得法后知道“失与得”的法理,知道自己是个修炼人,所遇到的事情都是好事,要随其自然。女儿上大学后,考量经济条件分期付款买了摩托车,没过两个月就被偷了。女儿打电话告诉我,我的反应很直接:“没关系,有可能你这一阵子骑机车会遇到危险,或许你还得感谢那位偷车的人帮你躲了一难呢!”我们母女相互关心,都没因此事心生烦恼。

家里人都上过九天班,学了法,也都明白事情背后一定有其因缘关系,或许有该消去的业力,不然一个学校这么多学生,怎么麻烦偏给她遇上了?我知道,想多了就是执著,虽然家里经济并不宽裕,但我们不动心。

过后,女儿从警卫室的录影带中看到了偷车的老伯,她说她一点儿都不会生气,我心中很安慰并恭喜她:心性提高了。我想起一位朋友读大学的女儿发生车祸的事情,相比之下,遭窃的损失小的多了。

坚修大法 珍惜环境

没得法之前,我一直对宗教存疑,得法后,我对大法就是坚定没有怀疑。虽然我没亲眼见过师父,身体上也没有特别的感受,比如法轮转动或能量流动,什么都没有,我心中明白:法轮大法是正法正道,我就是坚信。

有一次先生愿意一起去参加法会,法会前一天晚上他去聚餐时喝酒,醉醺醺的让朋友开车送回家,若是以前遇此事我会很生气,但是这一次我笑笑的帮他打理卫生,因为从法理而言我知道:不修炼的常人是很脆弱的,我只能高标准要求自己,不能苛求别人。

刚得法时并不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情况,直到我哥哥去上九天班时,有同事提起,哥哥问我学法轮功有无危险,我当时的想法是在海外肯定没事的,不用管它。后来我去香港讲真相回来,家人开玩笑的说,怎么没在报纸上看到我的名字,不知道我是否被恶警捉走了。我回答:一正压百邪,不去想它,修炼人堂堂正正的反迫害,不必担心害怕。

随着逐渐明了迫害真相,我觉得大陆的学员真是了不起。中共操控媒体,电视报纸全撒谎都说炼功不好,在那种严峻肃杀的环境下,公安骚扰找上门,左邻右舍相互监视,这样的情况下,大陆的学员还坚持修炼。从海峡两岸这样的鲜明对比,我更珍惜在台湾能自由学炼法轮功的环境。

香港讲真相

曾经跟丈夫讨论是否去香港讲真相,当时他的建议是在台湾也可以讲真相,而且台湾也有不理解大法的人。可是我知道,香港讲真相人力吃紧,各景点有那么多的大陆游客,不能没有人去告诉他们真相,透过沟通,丈夫后来也就同意了。

2005年,我带着国小的儿子一起去香港讲真相,虽然是第一次出国,一路平顺。行前我们不去多想,不去预设任何情况,就是按部就班去做。在入境香港的时候,海关人员告知文件上的名字拼字有误,我被带到一旁等候核对身份,我和儿子坚定正念,很平静和善的面对他们询问,始终保持平和的心态,也不生起任何不好的念头,没有焦躁情绪,就是保持正念,顺利的入境了。

出发前,同修提供了许多不同的意见,想来都有考虑不全面的地方,比方说,有人觉得某个景点如何如何,是否要取消这个地点等等。在香港讲真相时,同修间难免有矛盾产生,我就是“配合”,无论安排去哪个地方,都觉的很好,都是向可贵的中国同胞讲真相。

最近透过交流,觉得自己还有很多法理不懂的地方,同修建议我多学法。于是这一阵子我就多读书了,以前我会先把家事做完再来学法,现在我知道要把学法摆在第一位了。当有杂念时,我不去想它,就让杂念过去。今后我要更加精進实修,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