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正念 走好证实大法之路


【明慧网2006年1月8日】我是一名农村的大法弟子。看了网上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的文章,受益很大。现在,我终于也破除了种种人的观念和障碍,把自己得法后的点滴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大法让我明白人生真谛

学大法前,我身体很差,偶然间遇上了两名法轮大法弟子,了解到法轮功对身体有好处,才走近法轮功,1998年7月开始正式修炼法轮大法。

当时因炼功点离家较远,我就买了本《转法轮》在家自学。当我看完第一遍《转法轮》时,我感到有些茫然:修炼那么难,怎么能修上去啊,还是做个好人吧。其实就在我才看大法书时,师父就开始管我,给我消业了。当时身体有些发凉,然后全身冷得发抖,盖上两床被子也不行,抖得手脚失控,之后又是发高烧。第二天早上我坚持起来炼功,从腰部到大腿酸痛得难受极了,但我感到鼻尖上好象有个小东西在转,转得很快。我那时还不知道这是法轮在转呢,是师父在管我了。当时不坚定,就想干脆不炼了,还是吃药吧。我吃了两付药后,牙根处就长了个很大的血泡,丈夫叫我去医院检查,我脱口而出“不去,要炼功,还是炼功能救得了我”。后来,听同修说,这表明师父已经在管我了,而且师父在点化我。我于是又继续学法炼功。在我看第二遍《转法轮》时,看到第277页上写着“有一个人跟我说:老师,在常人中做个好人就行了,谁能修上去呀?我听了真伤心!什么话都没跟他说。”这时,我明白的那一面让我羞愧了,为自己的悟性差而羞愧。我看着师父的法像说:“对不起,我让您伤心了。”顿时,我泪流满面,胃上好象气塞着似的。这时,令我感动的是,一股暖流顺着胃下去了,我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师父真的就在我身边,师父对我的宽容和慈悲我全感受到了。一下子,我以前冥思苦想的问题有了答案,对人为什么那么苦,为什么要做人等问题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人不就是要返本归真,返回到原来的美好世界中去吗?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要跟着师父修回去。

二、直面邪恶讲真相

1999年7月20日,大法遭受迫害,听说很多同修都上北京证实大法,我很感动,但也很难过,因为条件有限,我不能上北京证实大法。于是我决定就在当地证实法,一定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2000年7月22日,我和几个功友到县广场开始盘腿打坐。不一会儿就来了一车警察,又打又拉把我们绑架到了派出所。面对那种又打又拉,威胁、恐吓的场面,心里真的很紧张,腿都在发抖,但我心中明白我是来干什么的。很快,我平静下来了。邪恶把我们几个人分开非法审讯时,我不配合,跟几个小警察讲大法对人身心的好处。一个头目進来,见我还讲大法好,重重的打了我几记耳光,还揪我耳朵、扯头发。我没动心,恶人气急败坏的坐在椅子上骂我。最后我们几个人被非法关進了又脏又臭的小笼子里。家人被逼交了保证金,我被非法拘留了9天。其实,在邪恶打我时,出手很重,我并没觉得很痛,我想,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帮我承受啊,我非常感激师父对我的呵护。

从拘留所回来没两天,镇、村上干部就来找我。我当即向他们讲法轮大法是一部叫人做好人的宇宙大法,其中一干部发火了,说“什么法也不准炼。”我高声告诉他们“我要炼!”他居然又威胁我“你炼就弄上山(邪恶把大法弟子判非法劳教称之为‘上山’)”。我坚定的说:“上山我也炼”。邪恶开始威胁我,说要牵连到丈夫的工作等等。我心里明白,有师在,有法在,我命中有的谁也拿不动的。我质问恶人,你们哪来的株连政策?邪恶一面说有啊,一面往外走。我马上意识到,虽然我的正念和勇气赶走了邪恶,但我对表面的人没有做到慈善,他毕竟是被邪恶操控的。我于是上前善意的说“我知道你们是奉上面的命令来的,以后再有人来唤我,我就说你们做了工作了,其余的是我的事。”他的气终于消了。

又过了几天,村支书在当地邪恶的指使下,又非法将我带到派出所。一路上,我都跟他讲法轮大法的好,到了派出所,我仍然讲大法好,大法教我们做好人,没有错。就这样,到派出所也讲真相,当时在场的几个人也明白了一些真相,就放我回家了。

2001年,邪恶又逼我去派出所,让我再谈对大法的认识(其实邪恶所说的认识就是让你承认邪恶的迫害),并伪善的说,“认识得好就退你一半的保证金(邪恶上次非法拘留我时,逼亲人交的钱)”。这次我丈夫也去了。我心中只有一念:决不能给大法抹黑。当时师父已讲过发正念了,只是那时还不能用很纯净的心去发正念,一路上用人的狠劲想:铲除邪恶。邪恶叫我谈对大法的认识时,我没有配合,并告诉他“我以前炼了功,就是好”。恶人威胁我“你还不认识,我给你笔录了,你就又够拘留的条件了。”

我没理他,平静的坐在那里,心里全是空的,心中仍坚守一念大法就是好,我既然来了就不怕你拘留我(现在看来,这种认识也不对,未能走出旧势力的安排,还没有想到要破除邪恶的安排)。丈夫怕我又被拘留,对我大发雷霆,叫我好好“认识”(配合邪恶说大法的坏话,或说不炼了等),我没有被他的人情所带动,他气愤极了,一个巴掌拍在办公桌上。这下惊动了派出所其他人员,所长也来了,把我丈夫叫去,说:“本来要拘留你老婆的,看你配合得好,就算了”。

就这样我又回来了,邪恶还了我1/4的保证金。我知道这是师父替我解了难。但是我也为丈夫配合邪恶而痛心。当然,通过这次证实大法,我真正体验到了师父所讲的“一个不动能制万动”的一些内涵。这一切又源于我坚持不懈的学法,及对师对法的正信。

三、在证实大法中去怕心

在修炼的过程中,时不时就有怕心表现出来。但只要能正念对待,它就会在我们学法中、正念中一点点的去除。

从拘留所回来后的一年多时间里,邪恶先后来我家十多次。一到“敏感日”邪恶便来干扰我,有时半夜三更载着一车人来抄家。慢慢的,我的怕心和求安逸之心就上来了。邪恶老是来骚扰我,我觉得心烦,只想清静一点,所以后来邪恶来了,我就应付它们,说“我没炼了。”随着师父正法的推進,和不断的学法,我逐渐的认识到了任何配合邪恶的事都不应该做。于是我就写了严正声明,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后来,师父发表新经文,叫大家讲真相救度众生。刚开始时,我怕心比较重,只是向亲友讲,这样没有什么危险。但我认识到,还有很多的众生还在等待得法、救度,我一定要突破自己的怕心,向更多更广的人群讲真相。因为我性格比较内向,平时不大愿意和人摆龙门阵;加上因我被邪恶非法拘留后,周围很多人都不明白真相,当着我的面都不愿提及此事,我正好就利用这一点向周围的人讲真相。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什么,我为什么向他们讲真相等。就这样,我一点点突破自己的怕心,向更多的人开始讲真相了。我在路上讲,在赶集时讲,有时出远门到更远的地方向人们讲法轮功的真相。

在发放真相资料时,有时怕心会干扰我证实大法,我就通过学法向内找而突破它,消除它。记得有一次,同修送来了一些真相标语,我的人心上来了,想:这么大的标语贴出去可能会惊动邪恶的,那么在近处不能贴,要去远处贴呢,一个人又有些害怕,如果不贴呢,又觉得对不起自己大法弟子的称号,对不起师尊的救度。那天晚上想得很多,越想越怕,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这下邪恶就有空子可钻了,把我的怕心无限度的放大,我在床上怕得发抖,当时也没想起发正念破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对我的迫害。后来,我还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但在迷糊之中,我都一直在喊着:我一定要把真相标语贴出去。师父说过,“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第二天,我静下心来学法,在学法中,我怕心渐渐没了,正念强大起来了。下午,我妹妹来了,她知道了我要做的事,就主动提出和我一起去,我想难道不是师父的安排和点悟吗?就这样,我俩在师父的呵护下如愿完成了。

前不久,功友说,近段时间那边有大法弟子被抓,环境比较紧张,以前传送资料的同修暂停一下,让我代他去送资料。我当时想,一正压百邪,我一定要去。到真要去送资料时,怕心又不住的往外冒,我当时是骑着自行车在走,出门不久,我就连车带人翻到路边地里。我悟到,带着执著和怕心做事,安全得不到保障的。于是就返回家静心学法、发正念,之后再出去,连走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利用我体内外层层空间修炼好的一面,并要求周围一切正的力量都来助我铲除邪恶和去除我的怕心,在正念的作用下,我安全完成了这项工作。

随着正法洪势的急速推進,大量的邪恶被销毁,明白真相的人也越来越多了,环境相对来讲也宽松了许多。怕心越来越少了,讲真相的经验也越来越丰富了。我经常把真相资料用红纸包上,外面再套上透明的自封口塑料袋,再用不干胶粘着塑料袋的一端,见到合适的地方,比如:树上、电线杆上、路边的甘蔗上、熟了的玉米苞上都成了我贴真相资料的地方,还有扁豆、茄子等蔬菜的菜把上,公路旁晒谷子、玉米的箩筐里、自行车框里、晾晒的衣服上,看庄稼、看工地的床上等,都可以放真相资料,我一边做一边发正念,做得都非常顺利。在时间的安排上,近处我就选在晚上做,远处就在白天做。效果都比较好。

四、去除对时间的执著

在我了解的功友中,很多人都有不同程度对时间的执著,特别是前两年,只要师父的讲法中一提到时间紧或事情在结束中,要大家抓紧时间讲真相、救度众生,大家就这么猜,那么猜,都在猜正法何时结束,其实这是非常大的一个执著。

一次,我丈夫(以前曾修过几个月大法,大法遭迫害而放弃了)跟我说,“你天天忙来忙去的,经常听你说正法要结束了,可那么久还没结束?”丈夫还说如何如何。我马上意识到,这是自己有这方面的执著引起的。同时也悟到,这次师父来传法,正法事情太多太重,还有那么多弟子在迷中、在高压迫害中证实法、修炼,这个空间又是特殊的,特别是在狱中受迫害的弟子,真是度日如年了。师父为了我们能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兑现我们的史前誓言,师父用心良苦,一再为弟子们承受啊,为的是等待那些至今还没有走出来的弟子走出人来,为的是那些走错路的同修还能回家,为的是更多的众生能得救度啊!我们怎能用人心去衡量师父正法呢?希望与我有类似想法的同修能尽早放下对时间的执著,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帮助、挽救同修和救度众生上来,不辜负师尊的无量慈悲。

五、正念对待病业

今年年初,我接连消了几次大业。业力主要表现在肠、胃、肝等部位,一痛起来,几天都不能吃东西,人很快变得不成形了。我始终把自己当成炼功人,头脑很清醒,我知道每个人的修炼路不同,病业状况的表现也不同,就看我们是否是站在法上看问题。在那时,我一方面查找自己有没有什么执著被黑手烂鬼钻空子,另一方面在病痛中放下生死,该我消的业就去承受;是邪恶的干扰就发正念彻底铲除。很多功友来看我,帮我发正念,清理迫害我的黑手烂鬼及干扰我的一切因素。看到我这个样子,有的功友甚至担心我会挺不过来。在这个过程中,我吐了很多苦水,反复排出了很多黑色的物质,虽然时间比较长,但在同修的帮助下,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正念闯过来了。

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下,我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六年,无论是人的执著和观念都去除了很多,心性升华了许多,对法理的理解也越来越明白。我虽然做了一些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的事,但比起那些精進的功友,距离师父对大法弟子的要求还是差得很远,我深知还有很多人的观念和根子上的执著需要我去根除。今后我一定更加精進的学法,严格纯净自己,用更大的慈悲和善心去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