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协调工作中的几点体会


【明慧网2006年1月25日】在邪恶迫害的几年中,我曾经几次去监狱营救同修。后来意识到等到同修被迫害得很严重时才去营救是远远不够的,平时就应多和大家学法,交流,及时解决自己及同修心性上的漏洞,才能达到“防患于未然”和真正证实大法的目地。在这一年多来我自觉、不自觉的就做了许多协调工作。现将这一阶段心得与大家交流,偏颇之处请指正。

(一)修炼中突破个人修炼阶段的心性认识,归正到正法时期修炼的路上来。

在表现上有同修遇到邪恶对身体的迫害时,误认为在过“病业”关(新学员除外);有同修的爱人长期不管家和孩子的生活,以放下对情的执著为理由,纵容邪恶;有同修在面对无理的伤害和不公正待遇时,强调一味的应该忍,在消极承受中没能证实大法,维持表面的一团和气等等现象。在我们共同找到心性上的不足后,悟到只有坚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是根本上否定迫害,一味的片面强调其中的任何一件或二件都不能达到师父对我们的要求。做法是:尽快的将这些同修归到不同的学法小组;小范围的通知大家发正念,帮助发正念的同修,也不能耽误自己该做的三件事,把时间安排好,尽量兼顾,以免因为个别现象干扰本地区大多数同修走证实法的路。

(二)在法上认识法,共同精進,反迫害。

师父在评注《去人心》中说:“有一些学员就是不重视学法,经常把大法学员中出现的什么情况都用常人心来认识,不只是表现在盲目崇拜上,其实这种人心的表现是修炼人与常人的真实体现。”从邪恶迫害以来,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的遭到了迫害。随着正法形势大有好转,使一些同修产生了帮帮困难同修的念头,有时却因有未修去的人心而没走正修炼的路。举一个例子:有一个同修从劳教所(签了“五书”)出来后,身体和生活上都陷入了困境。有的同修出于“关心”就忙着帮助解决困难,领着这个同修到大法弟子家借钱盖房子。我倒不是反对帮同修,但我觉得在解决生活上的急需之难后,就应该帮助同修反迫害,谁造成的伤害就去找谁。帮助同修在法上认识法是最重要的,找到同修执著的心结,如证实自己、怕心重、断章取义等不正悟的地方,鼓励同修走出来反迫害。几千元也不是小数目,不要牵扯大家有限的宝贵资金和精力用于解决个人生活困难。

大法弟子在向各级部门(村委会、工作单位、市委、街道办事处等)讲清真相救众生的同时要揭露当地对自己的迫害,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在这过程中我们不是在求得世人的同情和可怜,而是在给迫害过大法弟子的常人一个赎罪改过的机会,从而救度他们。我悟是师父反过来利用这场迫害让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反迫害的过程中建立伟大的威德。

如果我们掺杂着人心帮助同修解决了修炼中所遇到的困难,也可能就打乱了这条有序的修炼之路。近期又有同修找大家帮助农村同修秋收,几天中有五、六十人次参加,搞成了常人中的帮干活、做好事了。我们每个参与的或听到的同修都应该悟一悟了(除特殊情况除外,如夫妻大法弟子都被关押等。)

(三)认清迫害形势和本质,达到正念正悟。

“人就自己那点难,人与人之间就那点事呀,还有很多心还不能去呢!在惑乱当中对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认识还是个问题呢!有这样一个问题,所以就会有干扰,有考验。”(《转法轮》

到目前,仍有一部份同修在听到有同修被抓时,第一念仍想到的是这个同修有漏或协调人有问题。整体意识不强,对营救同修淡漠,包括我在内也是几天后就忘了,很麻木。有甚者首先想到的是个人安危、能不能被牵扯上等不正的念头。也有的用人心对待这场迫害,找常人走后门,花钱往出抽等等。把这场迫害当成人对人的迫害。

我们是世上生命留去的关键,怎么能依靠常人来解决问题呢?如果我们平时不注重讲真相,就会使一些家人因大法弟子被抓而对大法造业或助长邪恶的气焰。我们的一切都为证实大法而存在,而不是给邪恶补充能量。迫害出现时,首先应该冷静的找找自己的心性,是不是自己三件事没做好,才出现迫害。因为邪恶可是把我们当成一个整体来干扰的。每一个同修被抓都是我们这个整体的损失啊!师父在《也棒喝》中讲:“修炼的人不是修炼的神,修炼过程中谁都有过,关键是怎样对待。”我们对同修的宽容也是在加强正的场,发正念中铲除这些所谓的“考验”。引导同修的家人堂堂正正理直气壮的要回家人。

(四)跳出具体矛盾,达到整体提高

有一件事情,给我印象很深。我们当地有一对老年夫妻同修大法。男同修的表现有时不精進,因为害怕,自己不愿参加集体学法、交流。有时还阻挠他的妻子做证实法的事。有同修找过他交流,但效果不大。在钱财上,他不愿付出,尽管他有一个优越的工作,妻子也做买卖,经济条件很好却把钱盯的很紧。有一次,女同修跟我说了一件事把我气的够呛!女同修知道她丈夫心眼小,就背着他攒硬币,认为这样不容易被发现。好不容易攒了一千多块钱,要拿出来证实法。不料在兑换过程中出错,被丈夫回家翻了出来,将她打了一顿。女同修愤愤不平的述说,我的人心也被带动,认为男同修简直不是修炼人。静下心来发现自己被表面假象带动了,纯净自己的心后找出女同修在心性上的不足,如“妒忌心和情”。其实,男同修在个人修炼中没修扎实,其人心被邪灵烂鬼加强了,我们恨表面的人却忘了背后的邪恶。旧势力就是要淘汰它们看不上的学员。我们怎么嫉妒起同修来了,还愤愤不平的指责。

这无边大法谁也摸不到边,每当我们自认为高而看不起同修的心起来时,就已经在开始往下掉了。当我们找到各自不足之后,听女同修讲她的丈夫在单位也做了好几个“三退”呢。一个大法弟子在世间能救多少众生啊!

(五)不断修正自身,圆容大法

在与同修的接触中,我找到了许多不足。

1.证实自我、固执己见,求名的心强烈。当有同修不同意我的意见或不配合我时就认为同修不配合整体,将证实法这么神圣的事当成了一种工作或人维护人的事来对待。当有同修说,有些心性上的关只对我一个人说时,还沾沾自喜,为自己能得到同修信任,帮人认清执著而高兴,无意中在间隔整体,树立个人威信。其实每位同修心中都有法,不能有谁修的好,谁修的不好的心,这些本身就在维护自己的观念,挑起矛盾。

2.态度蛮横,不能时时替人着想。在协调工作中给同修一种压人、命令、要求、指派的感觉。有意无意的总觉得自己悟的高,自以为是、狂妄自大。通过学法和看《九评》知道是共产邪灵的毒素在反映。虽认识到这些邪恶因素但没有彻底去掉。以前总觉得做协调人是在帮别人,回过头来,其实真正受益的是自己。我的那些执著就得利用这些环境暴露出来,让我修去。

认清安逸之心带来的危害,让自己和同修尽量的把精力用在证实法上。有许多同修是被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的。有了此心,我们就会执著时间,想早点结束迫害,不想再付出了。安逸之心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极高层次毁于一旦,前功尽弃。近期,在求安逸之心的带动下,我与同修的沟通少了。我地区出现了一些偏离法的现象,我只是和附近同修说一说。却怕麻烦。没及时的找负责召集的同修深入的切磋。等到我认识到事态严重后,去找他们,却正赶上他们几个被恶警绑架。虽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我却真切的看到了这颗心带来的危害,它使我们不能对自己和同修负责!使我满足于自己已经开创的环境,不愿再進一步吃苦修心、去执著。

我悟到要想真正起到协调的作用,首先我们就得是一个精進实修者,跟上师父快速推進的正法進程。我们是新宇宙不同时期、不同层次、不同状态出现不同情况时众生的参照,走的路、证悟的法理怎么能都一样呢?只要不偏离法,在悟法、做法上甚至大法工作的分工上不要非求一致意见,应放手让同修走出不同的证实法之路,发挥出各自作用,回归各自家园。同修们,让我们共同精進,走向大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