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协调工作中修正自己


【明慧网2006年1月4日】

师父好!大家好!

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些在做协调工作中的体会。在没修炼前,我是一个见到需要负责的事情就向后躲的人,在学校里,我是一个很普通的学生,在社会上,我从来没有积极的参与过社会活动,如果有人提议我可以担当某件事,我就会推托,如果推托不了,就消极对待,这样别人就觉得我做不了这个事,就找别人了。因为我觉得负责一件事情太麻烦,尤其和人打交道时,看到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我就望而却步。

1998年9月得法后,因为我没有接触到德国的同修,而且当时是个人修炼时期,没有现在这种反迫害的情况下需要進行很多项目的问题,所以我的清静生活得以持续下去。到了1999年4月我接触到了德国同修,开始参加了大法书的翻译工作,还是比较平静。直到2000年底我一次无意中看到日程安排时,惊讶的看到我自己的名字,而且是一个翻译会议的组织者,当天晚上就开会。我懵懵懂懂的去了。就此当上了一项大法工作的协调人。

一开始我的想法并不多,我只是想,师父说做什么都得做好,于是我就尽可能的学习,我不会协调,就一边摸索一边做。渐渐的我感觉到做一个协调人和一个仅仅是参与项目的学员之间的差别是挺大的。当协调人时就不止考虑自己如何做好,也得考虑如何使大家一起做好。而且当协调人就牵扯到和其他人交流的问题,尤其当双方都坚持自己的意见时,就特别不好办。遇到这样的事情我就很烦,失去耐心。而且忘记了向内找,只看到对方的问题,没有发现其实我自己也在执著于自己的意见。

几年以后我从一个学员那里听到,几年前我刚做协调时的声音很冷,她都不愿意给我打电话。而这正是我当时的状态。从道理上我明白,《转法轮》里写道:“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但去执著的时候有时知道道理也做不到,比如一度我很想远离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就象修炼以前一样过清静的生活。我语气和态度上的冷淡就是我内心的拒绝的表现。偶尔我也会想,我最想做的就是自己清清静静的把别人分配给我的工作做好,然后读读书,炼炼功,这不也是修炼吗?但我又觉得我自己是在逃避麻烦,而且如果人人都这样想的话,那么谁来分配工作呢,谁来协调呢?我意识到我的长久以来的怕麻烦的心阻碍着我真正负起责任。

过了一段时间,好象一些学员觉得一些事情我做的还可以,就又有更多的事情找到我。我都是尽量的接过来做,自己做的很累。我认为这是负责的表现。同时我的自我在不知不觉中膨胀起来。比如听到好听的话我就觉得挺舒服,听到不好听的就不舒服,有时忍不住还反驳,不向内找,久而久之给自己筑起了一个自我保护的壳,而自己还不觉得。

有一次发生了一件事引起我深思。我因为帮一位同修的忙,给另一位同修打电话询问一件小事,这位同修说:“这点儿小事都捅到你那里去了。”一开始我还不觉得什么,后来越想越不是滋味。怎么同修把我摆到了学员之上了呢?师父说任何事情发生了都要看自己,我不能只指责别人的想法不对,我回想我自己的行为,言语,结果我发现我自己就有在学员之上的心,不止有时对别人不耐烦,给别人提个建议或意见就跟命令似的。而且我有时会觉得我的某方面经验丰富,我能做到这个,他们就没有做到,我理解的比他们快……别人找到我做什么事情的时候,甚至他们有依赖我的表现时我还觉得挺受用,觉得自己挺重要的。

我惊讶的发现这个高兴和爱听好听的背后是一个求名的心。以前我觉得我的求名的心很淡,因为我修炼前就没想出人头地。但没有名的时候说放下名是很容易的,一旦有“名”了的时候能放下名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我虽然没有追求常人中的名,但我执著于修炼中的名,那不还是执著名吗?

我也开始思考一些问题,比如如果我把很多事情都拿过来做,就是对法负责了吗?学员因此有了依赖的心理,那么如果我能鼓励学员并创造一些条件而让更多的学员能够主动承担一些工作,是不是更好呢?

师父《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说:“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在走自己的路,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要有机会走自己的路”。在师父讲这个法以后,我悟到,承担大法工作,救度众生当然是好事,但师父要的不止是救度那些不修炼的世人,而且“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要有机会走自己的路”。后来,在别的学员找到我做某一个项目或帮忙的时候,我就不会马上想,我能不能做,而是想别人谁能做。如果我以前做过类似的事情,我就会和其他学员交流经验,或者做一些收集资料,或者翻译之类的辅助工作。

从短期看,一些事情也许我因为有经验而在当时能做好,但如果其他的学员得到了机会走自己的路,即使他们也许第一次因为各方面原因做不好,但从长远的看,更多的学员能成熟起来,比一个学员能做的事要多多了。最重要的是,师父要的是所有大法弟子的成熟,而不是几个非常能干的大法弟子和一些跟着他们做工作的弟子。

师父2001年以后的经文中屡次出现“对法负责”的字样,我悟到,以前我所理解的负责其实还是从我自己的角度出发,就是我认为什么叫负责,但真正的负责是不应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而是想师父想要什么,和我作为大法弟子如何圆容师父想要的。

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