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协调中修去证实自我之心 圆容大法(上)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大陆北方大法弟子,下面我把六年多来证实法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把自己的经验教训等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我于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ܧ二零」后,曾三次進京上访,其间被四次关進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因坚定修炼证实法,被两次转所。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当时法理不明,没有完全做到从思想到行为上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不同成度上消极承受,同时遭受了各种残酷迫害,被非法加期两个多月后,于二零零二年末堂堂正正回到家中。

回到当地后,又参与到证实法工作中。二零零三年又一次被邪恶抓捕,受尽酷刑折磨。当时在魔难中坚信师父和大法,并在思想中有坚定一念:这里决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要出去揭露邪恶、讲清真相、证实法。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几天后从魔窟中正念走脱。

回来后经过静心学法找自己,意识到自己因每天忙于做证实法的工作,忽略了师父交给的「三件事」,没有及时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在做证实法的工作中又生出各种人心,自己的执著被放大,最后被邪恶抓到了迫害的借口。这次遭受迫害,我真正的认识到了:做什么事情都应该是大法弟子的心态做大法的事,无论做多少证实法的工作都不能代表修炼,因为心性的提高是第一位的。

在以后的证实法中我就尽力的学好法,以纯净的心态做证实法的工作。但因为还有自身未修去的执著和意识不到的地方,所以在做证实法的工作中,我磕磕绊绊的走过了正法修炼的六个年头。

在反迫害中不断突破自我 奋力前行

二零零三年闯出魔窟后,大法的神奇超常使我身体上的伤痛在一段时间内快速康复,但心理上的「创伤」使我久久不能平复。我一想起在魔窟中所遭受的酷刑折磨时就不寒而栗,巨大的怕心使我在证实法中不能前行。每当一走到离曾经遭受过酷刑迫害的某派出所不远的大街时,我都本能的绕行。当与我同行的同修问我为什么不走那条大道时,我就说我们要理智,不能给邪恶迫害我们抓到借口。回来后我深深的反思自己,表面上说是理智,其实是掩盖自己那颗深藏的怕心,这种状况持续了有一段时间。

有一天得知一位同修被邪恶抓捕,需要通知更多的同修采取各种措施营救时,我们就分成几组,迅速的把这一消息告诉给当地同修。晚上回到住处后,突然想起了今天所走的路就是我平时回避的那条大街,但在当时我脑子里只有想救人,根本没有想到自己。

为了揭露当地邪恶、救度被谎言迷惑的世人,同修们在一起商量,揭露曾经迫害过我的那个派出所,但需要一些关于派出所的详细资料。一天早上,我正在炼第五套功法时,突然脑海中闪出一个念头──大法弟子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救人。我当时知道这是正念,不能让随之而来的怕心和杂念干扰,所以就毫不犹豫的和另两位同修来到那个派出所,收集到了有关派出所的详细资料。从那天起,我的这颗怕心不知不觉的没有了,再路过那条大街和遭受酷刑的派出所时,再没有了任何不正的想法。

我从劳教所回来后,因一直参与当地证实法的工作,几乎没有回过家。我所住辖区的派出所非常邪恶,先后有三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有十多名被非法劳教。随着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深入,我们地区的恶警、恶人的恶行在当地被大量曝光,同时周围的人也明白了大法的真相。有正义感的人们还谴责恶警、恶人的不法行为,使邪恶的嚣张气焰大大收敛。然而,我所在辖区内的派出所经过多次曝光依然没有停止作恶。

这时我开始向内找,发现自己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法理上认识模糊。首先是没有把辖区派出所恶警、恶人几年来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详细的写出来予以曝光,而只是泛泛提到一些,这样做的结果没有完全将邪恶的本质揭露出来,在不同成度上给邪恶生存留有了空间。其次是在揭露邪恶的过程中没有完全以救度世人为根本目地,心态不够纯净。

认识到问题的所在后,我开始从自身做起,把我一家人五年多来因坚修大法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包括经济迫害、精神迫害、肉体迫害的每一个细节,和所有参与迫害的恶警、恶人和有关部门的恶行,全部写出来在明慧网和当地曝光。接着又把我所知道的辖区派出所迫害其他大法弟子的情况也详细整理,進行了曝光。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断摆正基点,持之以恒的揭露邪恶、讲清真相。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邪恶的所长和管段恶警被调离。

二零零五年我所在辖区内的派出所非法抓捕了一位大法弟子。当他的亲人(大法弟子)前去要人时,竟也被非法扣押。得知这一消息后,当地许多大法弟子都赶到派出所和附近近距离发正念营救同修。因我所在辖区内的派出所经常到我家骚扰,并四处找寻我的下落,所以平时我很避讳去派出所那个地方。但当同修前去要人被派出所扣押时,我首先想到的是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们决不承认这种无理迫害。当时我骑车和另一同修飞快的赶到了派出所外,和同修们共同商量营救被非法扣押的大法弟子。经过整体配合,不到半天,被非法扣押的大法弟子被放了回来。

我个人体悟:在正法修炼中,不怕有什么心和各种各样的执著,只要我们能够面对它不回避,时刻按着大法正法的要求不断的突破自我,当我们心里想的是众生、是别人,主动同化大法时,我们的怕心、私心和各种思想中不好的物质会瞬间被解体掉,本性的一面就会显露出来。

放下自我 主动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一九九八年得法初期,我在当时学法小组里只是一名得法较晚的新学员,那时只知道多学法、多看书、多炼功,遇到问题找自己。对当时的洪法和辅导站的一些其它活动参与不多,偶尔参与也只是感到很高兴,但从没有仔细考虑过那时的洪法对今后正法修炼所产生的作用。一九九九年「七ܧ二零」后的正法修炼,我只是从法中悟到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坚定的维护法,所以我只是力所能及的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从没有想到更大范围的整体。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在我的头脑中只是有这么一个概念,也未想过整体协调在证实法中的巨大作用,更没有想到会在以后做协调人。

记得二零零零年在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时,当时悟到:大法弟子在任何环境下都应坚定修炼,并正一切不正的环境。那时我们大队有十八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我每天利用各种机会和他们每个人交流。不久十五名大法弟子集体炼功,极大的震慑了邪恶。在那时我只认识到,在邪恶的环境中,大法弟子整体共同做一件事情时,力量会很大。从那时起,我知道了整体配合、协调一致的巨大作用。

二零零二年我地区的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劳教、判重刑,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资料点、上网点几乎全被破坏,许多的大法弟子被抓捕。大法的真相资料奇缺,资料主要来源靠外市县供应,当地参与做资料的同修极少,大多数大法弟子不能够及时了解明慧信息,这给大法弟子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带来极大的不便,也使当地证实法的环境一下从高峰回落到低谷。

二零零二年末我从劳教所回来后不久,与我配合的两位大法弟子先后被邪恶迫害。当时走出来做证实法工作的人很少,即使那样我也没有想主动的去做一些大法的事,是大法弟子的责任促使我再一次承担起了当地的讲证实法工作。虽然这样,我们还是面临着一些实质的问题:证实法环境被破坏,同时,参与的人少是最大的问题。如何让更多的同修参与,是我们面临的主要问题。

在这种困难的情况下,我首先找到一些坚定的同修,开始和他们在法上交流,明确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讲真相、救众生。大家开始探讨如何解决当地的大法弟子所需要的《明慧周刊》和一些基本的讲真相资料,接着就陆续有同修走出来参与到资料点的工作。但因为那时参与的人数毕竟有限,资料点也很少,做大法真相资料的同修每天废寝忘食,每个大法弟子都承担了很多的工作。在这种情况下,部份做资料的同修学法和发正念的时间很少,又加上周围同修的赞扬,生出了各种人心,不知不觉把做真相资料当成了常人的工作,忽略了修炼、提高、向内找的因素。

二零零三年九月,刚刚组建几个月的多个资料点被邪恶破坏,我和多名大法弟子被抓捕。过了几天我正念闯出魔窟。

(待续)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