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助父亲闯出魔窟

【明慧网2006年1月26日】12月9日中午,镇610伙同司法所、派出所七八个人同乘一辆灰白色面包车来到我村,停在中心街上。我回家后就发正念,总觉的像有什么事似的心神不安。最后决定到我母亲家去看看,正好看见镇上来的面包车停在母亲家的胡同口并且向里面倒车,同时从车上下来镇610头目和司法所长两人向我母亲家走去,我边发正念边往家走。这时车上又下来一人向我连连摇手,让我走开,同时听见车上有人问:“抓她吗?”我心坦然不动。

我進到屋里看见他们就质问:你们来这么多人想干什么?他们支支吾吾借口说:“县里来了位领导想见见你们,十分钟就回来。”我看透了他们的诡计:“不去,一分钟也不去,现在家里很忙。”我拿着农用具就向外走。

母亲对他们讲真相:“我没炼功前每天药都是一大把一大把的吃,什么活也干不了,自从炼功后六七年来药片没吃过一粒,亲朋好友都知道,现在什么活也能干。”讲着讲着就放松了警惕,说起我父亲在劳教所洗脑班被迫害的吐血、腿肿,直到现在都不能干重活,只能在外边扫街,并把地址告诉了他们。

晚上六点多钟,我又到母亲家,却发现父亲没有回家,马上到邻村打听与父亲同在一起干活的同伴。他告诉我们,当时大约是下午两点多钟,从车上下来四五个人,把我父亲绑架到车上。当时他认识其中的一个人,问他为什么抓我父亲,几天回来?那人借口说上边有指示,有人举报我父亲炼法轮功,几天就回来。扫路的同伴只好把我父亲抛撒在路边的三轮车、扫帚、铁锨放在一家靠在路边的养花店里。

我们回家中把事情一说,决定到镇上去要人,一行五人,其中有两人是常人,我们发正念来到镇派出所,派出所的人推说不知道,我们又来到镇政府,正好碰上当时到我母亲家朝我摇手不让我过去的那个人正在值班。我就问他:“你们为什么抓人,你从九九年到现在也了解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了,你们书记也都明白,怎么还无事生非?”他说:“我当时并不知道去干什么,也不想管,直到抓人时才知道,人抓来送到哪里也不知道,当时我到你家是向你摇头摆手叫你走开,你不听,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镇610和镇司法所长主谋,你找他们二人才行。”

旁边有一青年对我们说:“他说不知道,你们就快回去吧,明天再来,你们别在这里闹事。”我说:“我们不是来闹事的,我们是来找人的,假如你家里有人找不到了,你不着急吗?镇上的人抓走了我父亲,连招呼都不打,让我们从晚上六点多到现在才知道是你们抓的人,难道不应该找你们要人吗?”

我们又向镇政府要人,他们都不肯告诉我们。刚走出镇政府门口,正好碰上610头目和他妻子两人喝的醉醺醺的回来,我就指问道:“你们把人抓到哪里去了?上次你把我父亲抓到劳教所洗脑班迫害的吐血、腿肿,回来后干不了活,今天我父亲正在扫路,什么事也没干,你们为什么抓人?”镇610头目说:“你们村支书没告诉你们吗?现在你父亲正在党校‘转化班’‘转化’,‘转化’好了就回来。”他妻子也在旁边说:“现在法轮功的事谁也不想管,谁管谁倒霉,他们也不想抓人,可县里下令,他们也没办法,你们先回去,我保证让他三天就把人接回去。”

回到家快十点了,我们三人交流了一下,先发正念,又去镇政府周围、村里做真相,回来后正好发晚上十二点正念,接着学法、听法。早上四点多钟又到各处联络同修帮助我父亲发正念加持。

第二天,我们直接去镇政府要人,并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操控这件事情的一切邪恶!到镇政府时还没到上班时间,还是昨晚值班的二人,我们就在办公室里等。

过了不长时间,看见司法所长進了镇政府食堂,我们去质问他:“我们从昨天开始就找人,你们把我父亲抓到哪里去了,他身体可不好,你们为什么抓人,总该有个理由吧!”司法所长说:“不为什么也没有理由,这个事我不管,是610抓的人,我只是跟着,上面要抓人,我们就稀里糊涂的抓了人。”

我说:“你身为司法所长,都是有头脑的人,有学问的人,不是普通的老百姓,上面找你们抓人,你们就抓人,你们的工作就是这样干的?如果上面让你们去杀人,你们也去杀人?”司法所长理屈词穷:“在党校转化班条件很好,不缺吃,不缺喝,有人伺候,还有暖气,保证冻不着。”

我姐姐揭穿了他的谎言:“他们炼法轮功的在你的司法所里遭迫害、挨打和体罚,不给吃饭,无故非法关押三个多月!这么好的条件,你怎么不去?你家里人怎么不去?”司法所长哑口无言,最后只好说:“这件事是镇610头头说了算,我打电话让他来,你们问问他。”

镇610头目来到镇政府时,司法所长灰溜溜的躲進了里间没有出来,镇610头目说:“你们怎么又来了,县里下令要抓人,这里有条子,你们看看吧!有人举报炼法轮功才抓的。”我说:“炼法轮功做好人,你把那人叫来我问问他为什么举报,我父亲本来身体不好,你们把他抓去能保证不出事不生病?我找你们要人,不要想和这里的那个同修一样处理,给迫害死了,你们都推责任,这回门都没有。”镇610头目恼羞成怒,张口就骂出脏话。

我义正辞严的道:“你张口就骂,随便抓人,向你要人,你还骂人,这是什么行径?你们镇政府的大牌子──为人民服务,难道就是这样服务?”驳的他无言以对。最后他说:“你们可以去上访,上哪去也行。”

第四天是星期一,我和母亲来到镇政府继续发正念。那天正好是各个村镇领导开会的日子,碰上了我村支书,我问他:“610说你家有关押我父亲的地址,我们去了你家几次,你都锁着门。”支书说:“我这两天正好没在家,他们没留什么地址。”我和母亲来到信访办,找到主任对他说:“镇610头目和司法所长没有任何理由就把我父亲抓去关了四天,找他们要人还骂人,我们来上访,讨个说法。”信访办主任说:“法轮功这件事,本来我们是不管的,你们先等等,我到镇政府里去跟书记们商量一下。”他小跑着進了镇政府,我们也在后面跟着。不一会工夫,信访办主任就出来对我们说:“政法委书记出来了,你们可以找他问问。”

我们找到政法委书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他说了一遍,他说:“这件事从头到尾我一直不知道,现在我马上打电话向县610问问,以后,无论县、镇上的人到你们家去,你们一定要把材料、书籍拾掇好,你们在家炼功,我们不管。”

十点多钟,我和母亲又来到县610,县610的人说:“在你们家找出了《九评共产党》和《江泽民其人》,还有法轮功书籍。”我说:“现在很多普通农民家中都有,九评是我兄弟卖菜时从菜市场捡来的。”

第五天下午,党校洗脑班来电话说我父亲有病,让我们拿钱去给治病。我兄弟说:“走时好好的扫路,现在给折腾的有了病,我家没钱,镇上的领导把我父亲送去的,你问他们要钱去。”

第六天上午十点多钟,镇610和司法所长另一工作人员来到我村,对我们说:“现在洗脑班上让你们去把人接回来就行了。”我说:“你不要推卸责任,人既然是你抓去的,你就有责任把人安安全全的接回来,走的时候可是好好的。”610头目说:“上头让我抓他去,没有义务把他接回来,你们爱去不去。”其实他是心虚,怕受连累,当时我父亲的情形已恶化的下不了床,需要二人扶着。

第六天下午两点,我父亲就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同修们的正念加持下,整整五天,正念闯出魔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