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四日】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我和几个同修到我娘家去发放资料讲真相,由于执著心很多,被当地的大队支书举报,恶警就去每户搜资料。到晚上八点左右,七、八个恶警闯入我家中,就非法抄家,叫我去公安局问几句话。我说:“我为什么听你们的安排?我不会去的,我家里还有三个孩子,孩子也还小。我丈夫被你们哄骗去劳教两年还没有回来,我要照管孩子。”以李为首的(公安一科科长)随后叫七、八个恶警连推带拖的把我强行绑架到派出所的三楼上,当时我说:你们没有人性迫害修炼人,特别是修“真善忍”的人,你们一定会遭报应的,这是绝对的。

他们把我送進看守所。到看守所门口时我对几个恶警说:“你们这样的卑鄙无耻,我丈夫修炼法轮功被你们非法判下去还没有回来,你们又把我强行送進了看守所。我三个小孩子还小,孩子不出事则罢,如出事那么你们的罪业是无法还的。”几个恶警没说话就走了。

在看守所,我每天坚持给犯人们讲真相,发正念。想起师父的法“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于是每次叫我去训话,我说:什么也不知道。反正我是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都不怕。恶警把我的衣裤全脱光,又打针、输液、灌食等,我坚持绝食抵制,结果他们没有得逞;又叫我把一切有关法轮功的资料全都说出,我说你们去抄我家时又没有什么,叫我怎么说?反正我什么都不知道。这样抵制九天不吃不喝,最后他们没办法,把我放了,我就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六月十六日我丈夫被释放回家。第三天即十八日早晨,七点左右公安恶警又到我家中骗我進了公安局,说问你几句话,我就同他们一起到公安局一科。他们就说你们已被定了三年劳教,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做个好人,你们凭什么定我三年劳教?三个小时都不行。”以黄为首的(国安大队长)说:“你们做好人为什么去发资料?”我说:“发资料是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是为了世人得救,有什么错?”恶警说:“事到如今还执迷不悟,这回让你慢慢去炼。”我说:“我是要炼的,坚修到底。”

当天他们气急败坏的把我送去贵州女子劳教所,在车上我一路发正念。到劳教所,一下车就叫我去体检。当时我动了真念:让你们的任何目地都达不到。结果血压升高,体温升高,量出的血压一百八十,高烧摄氏四十多度。劳教所的警察说,体检不合格,又是萨斯期间,我们不敢收,把人带回去。这样我又被带回当地拘留所。当时我就悟到是师父的洪大慈悲,把我从魔窟中救回来,我一定要把住这一次机会,用正念抵制闯出。后来我绝食五天,堂堂正正的回家。

在二零零四年六月四日早晨六点钟,我们夫妻正在卧室打坐,突然就有人来敲门。我俩孩子正准备去上学,问“是哪个”,就去开门。几个恶警象豺狼一样冲進来,以国安大队长黄为首,问你妈妈、爸爸呢?孩子说在家。当时我听到情况不对,在心里发正念,一边叫我丈夫把磁带收起放好,我就倒在床上睡觉。恶警冲到卧室叫我跟他们到公安局去一趟,有一点事问。我说:“你们公安专门迫害好人,特别是炼法轮功的。”“你们什么事都会干得出来。没有拿到什么证据,就判刑、劳教、拘留、罚款,我家被你们迫害得还不够吗?我是不会去的,有什么事就当着世人讲,有什么见不得天的?”以黄为首的恶警说:“去年定你们三年劳教,今天要把你送下去。”我说:“我又没犯什么法,我只是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是做好人,凭什么定我三年?我是不会去的。”

几个打手恶警就强行抬脚、拉手,就把我从床上拖出大门,于是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恶警迫害一个炼法轮功的好人,请世人看一看,谁是好人,谁是恶人,请世人看一看。”

随后我两个小孩也哭喊“法轮大法好”,一边跑去护我。当时我丈夫也出来高喊:“邪恶之徒恶警在抓修炼法轮大法、修真善忍的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这些恶警连小孩都不放过,还打、又踢,请你们世人来看一看,难道做好人还有错吗?”

随后就有很多世人说:你们看这些公安就象豺狼一样,一大早就跑来抓人,说句心里话,人家炼法轮功关你们什么事?几年来人家又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对任何人都好,我们看人家才是真的好人,你们还抓、打,真是不讲理。

有几个恶警听到后就把手放松,以黄为首的几个恶警抬脚、拉手,顺着石子地下把我拖走。当时我脑中就想起师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一下我就把所有的情抛开,就在心里发正念,请师父帮助加持。不到几秒钟,我就感到全身一点都动不了,全身软绵绵的,恶警抬也抬不动。我听恶警讲话说是装的,突然有一常人说:你看你们把人都拖死了,还要拖!我们看见的,我们做证人,谁都走不了!当时我就悟到是师父借用常人的嘴来说,把我救了下来。国安大队长黄赶紧摸我的鼻子有没有气,当时也把他镇住了。

同时我丈夫马上到师父佛像前合十,发正念,一定要把邪恶镇住,不准他们把人带走。于是他就拿起磁盆当作鼓,一边敲一边讲真相。当时有很多的学生和过路人、邻居看到这种情景,有的流着眼泪,有的常人骂恶警:你们放着坏人不管,专迫害法轮功,真是太坏!于是我丈夫就把这几年来恶警迫害法轮功和迫害我一家的经过讲给了世人听,让世人明白。最后恶警们达不到目地,脸铁青着气急败坏的走了。我马上苏醒过来了,孩子把我扶回家。

通过这些我更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是没有任何条件的,我要更加努力去做好“三件事”,不能有任何交换条件。师父在多次讲法中要我们多学法、多看书,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在关键时刻第一要想起师父,一定正念要强,放下一切人心的执著。

我一家这几年来多次遭到恶警的迫害、骚扰,丈夫找不到合适的理发铺面,生活成问题,结果是一个同修教我做小菜生意。二零零五年七月七日这天到市场去出货,顺便带几份法轮功真相资料回家来看,但是在这段时间里,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一件都没有做好,结果邪恶钻了空子。恶人举报,恶警就在客车上等到了我,到车站时恶警就抢我带的资料。随后他就打“一一零”叫来几个打手恶警,把我强行从车上拖了下来。当时围观的世人非常多,于是我就喊:“恶警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世人不要相信电视上说的谎言,不要相信恶警讲的话,他们是毒害世人的,只要你们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会给你们保平安!”

之后几个恶警就强行把我拖上了警车。到了公安一科,问讯中我一点都不配合邪恶的迫害。他们连吵带打,当天就非法的把我刑事拘留了,送到看守所。在号室里恶警对我又骂又打,我只是默默的背师父的法:

“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

因为我太执著我孩子和丈夫的生活,就这么一颗常人的心,所以恶警就对我这么凶。当把心放下时,邪恶就自灭,人也就不那么凶了。

第三天地区来人,说你把拿资料的人讲出来我们就马上放你回家。我当时想到:“就是要在关键时刻看人心怎么样,有些心不去连佛都敢出卖的,这是小问题吗?”(《精進要旨》〈大曝光〉)我就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走我们师父安排的路,完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他们什么也没问到,又把我送進号室。后来我正念抵制邪恶绝食七天,到十四日中午他们把我从看守所叫出来,说是放我回家,结果把我送去女子劳教所,连家属都不通知。在车上我一直正念不停,到女子劳教所,女所干警说你们开的手续不合格,从新开,明天再来。第二天清晨,又把我送去女子劳教,结果去开手续时,还是不行,他们都达不到迫害我的目地,最后只有把我放回家。

我再次感到师父的洪大慈悲,再次把我从魔窟中救回来,我要力所能及的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我文化太低,实在是不会写,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