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实实按师父说的去做


【明慧网2006年1月27日】97年经同学介绍我喜得大法。刚一接触大法,我就象久别的孩子见到父母一样亲。一進门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从未怀疑过。几年的正法历程使我真正的认识到,踏踏实实的按师父说的去做,没有过不去的关。

师父说:“讲真象是万能的钥匙”(《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2000年,我同五位同修一同進京证实大法,没想到信访办竟设在死胡同里,胡同外停着许多警车。我们没有犹豫,一直走進信访办。進去后,公安让我们走,我反问:“我是普通公民,你是国家干部、高级知识份子,你能不能说句真话?”他说:“能,我放你们。”于是,我们堂堂正正的走出信访办。后来我们又去前门、天安门,一路讲真相,讲法轮大法的美好。我放下了自我,感觉自己渐渐升华,仿佛置身于另外空间。公安、警察渺小得很。回家时,我们坐在车上一路讲真相,列车员明白真相后,不收票钱,一路送我们到家。听说车后边押着一大法弟子。我就去讲真相,证实大法。当时正念显神威,押大法弟子的公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明白真相的人们送桔子、矿泉水给我们。

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001年3月,因在某地开法会,我被非法劳教。5个月回家后,丈夫、街道、派出所、公安局层层向我施加压力。丈夫一年多不让我上班,在家看着我。一次我下楼,他光着脚将我拉回来。我忍无可忍,回来后坚定的告诉他:“我是来正法的……”。他本性的一面明白了,从那以后,从未制止过我。之后,我又去派出所,发了半个小时正念后,一个公安也没见到。而后,我又上车去公安局,被邻居拽下车。在大街上,我揭露迫害:“学大法有何错?做好人有什么过错?家里、派出所、公安局都干扰……”,见到片警××我说:“就是他迫害我”。他吓得连连后退。恶人最怕曝光,派出所警察劝我爱人赶快带我回家。

一次我与同修切磋被绑架,我绝食5天,身体状况变不好,被放回家后,20天左右身体恢复。后来邪恶在邻居家又将我强行抬走。当时警察污辱大法,家人伸张正义,当场制止邪恶。我当时放下生死,不配合邪恶,派出所、拘留所都不敢留,6、7个警察当时送我去劳教所。邪恶给我铐手铐,我没有动人心,他们铐不上。后来一个警察叫我名字,我动情了,才被铐上手铐。这时我真的体会到师父告诉我们的话:“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上车后,我仍不配合,向他们讲真相,让他们放松手铐,他们放了两次。后来我开始呕吐,连续吐了3个小时,后来吐血。劳教所不敢留,无条件释放。

回家后,街道、派出所还干扰,时常打电话,弄得家里不得安宁。几天后,我和孩子打车去公安局,见到×××,我说:“你们口口声声为人民好,现在孩子不能上学,一家人不能正常生活,我来看看咋办?”当时我身体特别虚弱,公安局长说劳教赦免。然后让我签字,我没有配合,再一次呕吐,吓得他们连连劝我回家,好好照顾身体。

2003年,我市办洗脑班,街道到家来抓我。我下夜班,正在家里睡觉。我家被警察包围了,他们敲一上午门,我睡熟了没听到。中午我醒来后出去找孩子,才知道这件事。为了免遭迫害,同修建议我先别回家。第三天我下班回家,听说警察每晚都来叫门,看看我没在家,就走了。当天我和孩子一同去派出所,派出所没人,后来值班人员给片警打电话,我说:“我就是你们找的那个大法弟子,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谈。”他不来,说明天再说。抓了我3天,今天我主动找上门来,他却不敢来了。第二天下班后我又去公安局。他们下班了,我又通过电话给一相关责任人讲真相,她明白真相后劝我说,你放心的上班吧,好好照顾孩子。

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

这里我想通过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奉劝那些还有怕心的同修们,快些去掉这一执著。只要我们放下自我,踏踏实实的按师父说的去做,那么神的一面就会展现出来。大法无所不能,大法弟子无所不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