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精進实修 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明慧网2006年1月27日】我姓孟,于1998年7月28号幸运得法。没得法前全身有好多种疾病,炼功后,师父给我把身体净化下来,使我达到无病状态,身、心都得到了健康。那时我和许多大法弟子一样每天到炼功点集体学法、炼功,严格要求自己,按照师父要求去做,那种修炼环境能看到自己的不足,并在法中不断精進。

1999年7.20后虽然我们失去了这个修炼的环境,但我还是坚定的修炼大法。

2000年12月的一天,我和几名同修到某地参加了一次法会,结果被恶人举报。邪恶把我和几名同修都抓進了派出所关押了十多天。邪恶让我们“反省”、“学习”并对我们進行罚款。当时由于对法认识不深,还不知道怎么发正念清除邪恶,就这样我顺从了邪恶,写下了“保证书”回到家。之后,我一炼功丈夫(不修炼)就打骂我,法学不進去了,功不愿炼了,把名、利、情看重了,从此以后我的心性不断下降,心性关也过不去,积累多了、大了更过不去了,就这样不知不觉中就降到常人之中,甚至还不如一个常人。

2005年的2月份,由于自己长期强大的执著不去,有了巨大的漏洞,很容易就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开始不愿吃饭,睡不着觉,发高烧,身体越来越差。这时我很自然的动了常人心,把它当成了病。我找到了本村的保健员。她开始给我输液,输了一个星期也不管事,她就叫我到县医院查查去。到医院做了一个血常规检查,检查结果大夫没说,只是叫我明天赶快上济南。第二天我到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就诊,住進了第六中心病房血液科。2005年3月29号经做骨髓穿刺和骨髓活检,被诊断为患“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白细胞293,7参考值4―10单位109/L;红细胞3.2,参考值3.5---5.5,第一套治疗方案就是做化疗。做了一个星期化疗不见好转,这时才意识到我是大法修炼者,我这不是病,于是就下定了决心放弃治疗,我要从新修炼。决心一下,顿时想起了师父的教导“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就这样正念一出,我突然想见一位济南同修(是亲戚),结果师父就真的帮助我见到了她。她来到病房里亲切的对我说:“咱修炼的人根本没有病,要正念正行,这都是旧势力对你的迫害,发正念清除它,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她的一番话,说得我心里就象有了一面明镜一样亮。第二天我就办了出院手续。住了16天医院,花了二万多元钱,也没治好。出院前,同修又及时赶到医院,给我送来了师父的讲法和师父在大连讲法光盘,还给我带上了一个护身符,抓着我的手说:“到家后,千万别拿它当作是病,要从内心真正的放下,先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每天一讲,每天练五套功法,然后再看师父的书。”我真是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出院时检查结果:白细胞164. 85单位同上。

回家后,我跪到了师父的法像前,向师父承认错误,我说师父啊,我错了,我没有遵照您的教导去做,走了这么长一大段弯路,从今天开始我决心从新修炼,师父啊!只要您承认我是您的弟子,哪怕让我活一天我都觉的很幸运。

我每天坚持炼五套功法,其余时间学法。附近的同修来和我一起炼功、学法 、发正念,帮助我,使我提高很快。

但不修炼的家人对我干扰很大。我停药他们害怕,就又让我吃中药,我不吃,对他们说,我是修炼的人,有师父在管,药在我身上不起作用。可我拧不过他们,就只好一边吃药,一边炼功,他们不在的时候我就倒掉。因为每天用的都是以毒攻毒的药,吃多了也会中毒。

7月1号突然上吐下泻,我知道师父在给我清理肠胃,可是架不住常人的干扰,再加上我业力大,悟性差,他们非让医生再给我输液。一连输了六天也不见好,照样上吐下泻,不能吃饭,这时我就下定了决心,就是打死我也不吃药了,这不是病,这是师父给我清理肠胃。7月4号我就停药了。到22号做检查,真的奇迹出现了!一切正常,和正常人一样。

想到我有这么大的业力,师父也不想落下我,为我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我无法用人的语言表示对师父的感激。

通过我的实例,丈夫对大法有了正确的认识,表示也要修炼;有的亲朋好友也走上了修炼的道路。正如师父说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真的是体会到了法的威力,法无所不能。

以后,我一定要按照师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现在有这么好的身体,红光满面、精力充沛,我的生命是师父给延长来的,我要珍惜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常人谁问我,我就跟他们讲真相,要不是通过炼功,师父给我调整身体,我能有今天吗?经过这场磨难我深刻认识到修炼是非常严肃的,在重大考验面前,只有真正严格要求自己才能过关、提高,才能不错过正法修炼的机缘,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希望有与我相似情况的同修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信法,一切都能过去。

我决心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