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6年1月28日】我是1999年11月得法的弟子,很早就担任县市联络人,也参加过多次的正法活动,可每次法会压根也没想过要投稿。当自己学法不久时,就会想说自己是一个新学员,学法不深,还是多听听老学员的心得;等到自己学得有一段时间了,大家也觉得你算是老学员了,这时就会想说,还是把机会让给新学员吧!想想自己,并不是不能谈、不能写。可为什么那么困难?找找自己,肯定有一颗什么心,原来是怕心和求安逸的心,也就是常人说的怕和懒吧!怕什么呢?因为我在社会上的工作是个医师,从小到大,学校成绩也算优秀,可每次写作文就很伤脑筋,因为常常看到很多好文章,可是自己就是挤不出来,最多就是个通顺吧!尤其看到一些同修,文化水平不高,可谈得那么好,写出的心得那么感人,就更怕了。另一个就是如果谈的不好,很怕同修说我:学了那么久,还修得那么差。随着修炼,这些怕心渐渐淡了,可还是有个懒。

* 初识大法

1997年,我因工作的关系,全家搬来南投,附近就是南投县立体育场,早上我偶而会慢跑,那时就发现有一群人在炼气功,觉得很有兴趣,可是又怕被骗,所以没上去询问,后来才发现那是法轮功。之后,全台各地炼功点都有挂横幅“法轮大法义务教功”,我觉得那样做很好,因为我就是因为法轮功不用钱才来学的。

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纷纷来到中南海附近的中央信访办上访,和平善良的向中央领导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及当时发生的法轮功学员在天津被打被抓事件。台湾媒体做了报导,那时,我只有一种感觉,这些人太了不起了,在中共邪党那种高压统治下,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来,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1999年8月,妻子的姐姐,到南投做客,告诉我她现在在炼一种气功,叫法轮功。并告诉我,南投也有炼功点,于是与南投同修吴先生联络上,我才知道原来先前在体育场看到的是法轮功,而且是免费的。

1999年11月,我到吴先生家上了九天班,他们俩夫妻陪我一个人看师尊讲法,又教了五套功法,所以后来,我就说我是99年11月得法的弟子。

* 净化身体

修炼前,身体还很不错,没什么大病,就是皮肤的问题多,脸上长痘痘,脚上及身体有霉菌感染,两侧臀部有色素沉积,再有就是背部酸痛,炼功后,这些情形慢慢都有改善。有次炼第五套神通加持法时,感觉有两个法轮在背部调整,之后,背痛情形就没有了。有一个情形是比较特殊的,我右脚第四脚趾的趾甲有严重的霉菌感染,趾甲变成灰色不透明,又粉粉的,像石灰一样,俗称灰趾甲,这在医学上是相当难治疗的。炼功后,只见灰趾甲渐渐变得透明,从四分之一、三分之一、二分之一到完全恢复,真是医学奇迹。

* 创造环境 关心同修

得法初期,这地区学员人数较少,正法活动陆陆续续展开,由于学法不深,我只能是做到哪里,悟到哪里,辅导站安排什么事,我总是尽力达成。有时为了达到一定人数,就需要去动员学员,说一说鼓励参加的话,学员参加人数多了,我就很高兴,学员反应冷淡,我就觉得推不动,很沮丧。同修的修炼状态,我并不是很注重,因为我认为修炼是自己的事。几年下来,许多同修掉队了,可是正法進程一直往前,我也想帮同修,偶而帮一个、两个的,出来没几次,又不见了。我想我是有问题了,但问题在哪里,我并不清楚。

师尊《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中说,“我昨天和长春辅导站的负责人还在说:你们最大的最大的事情就是能够给我们学员创造一个不受干扰的、一个稳定的环境修炼,这就是你们最大的责任。你们在座的也是一样,使你们的辅导站、辅导点能够不受干扰,带领大家去修炼,那就是你们最大的责任。”我意识到我们地区学法修炼的环境还不是那么稳定,学法组交流的情形还不理想,同修参与学法组、交流会的意愿不是很高。有很多学员学了很长时间了,书也念了不少,但就是走不出来。。我这么一个、两个的拉,也不是办法。师尊法早已讲出来了,创造修炼环境,同修在这个环境中能熔炼提高,也都能在同修间找到差距,自觉应该怎么走自己修炼的路。

于是我协调组织了几个学法组,学法以《转法轮》为主,交流自己日常生活相关的修炼问题,我发现台湾的同修也能谈,渐渐的,炼功点上一些较少参加学法组的同修,也来参加了。另外,本地区有几位同修成熟了,主动承担了不少正法项目,我能有较多的时间与个别同修做交流。我举个例子,点上有位年纪较大的同修,今年有83岁了,也修炼好长一段时间了,可学法组从来不参加,他有问题都会来问我。一天,他问我说他脚痛,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他,是不是最近有什么事发生了?他告诉我,最近与中华电信的人员吵架了,因为他们把家里的电话线停了,过了两天,还没恢复,他就跑去理论,承办人员说是误会,会派人处理,因为对方没有道歉,这位同修气得不得了,结果副主管出来打圆场解释,同修也不领情,最后对方来个相应不理,同修反而没辄了。同修问我,这件事怎么办?要登报投书吗?要去对方高层投诉吗?我说:你觉得应该怎么做呢?他说:我就是不知道才来问你的啊!后来与他交流,告诉他,我们应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最后他决定向对方道歉。

我因为周四都会到报社值班,我就邀请这位同修一同过去,空闲时,可一起学法,报社也有其他同修与他交流修炼上的问题,这位同修参加几次,觉得很有收获,现在常会问我今天去报社吗?一天,这位同修告诉我,他做了个梦,梦中他考上大学了,(现实生活中,他只有高中毕业),他收到一张录取通知单,上面有他的照片,一到报到地点,大家都坐船走了,他拿着通知单,到处问人,最后问到一位先生,拿着一叠名单,对照他的通知单,告诉他:没错!你录取了,你要到哪里再报到,要赶快跟上。这位同修告诉我:他觉得师尊在鼓励他。

跟这位同修交流的过程中,我了解到同修有时不参加学法组,是因为他们读法跟不上,或是交通不方便,或是时间不配合,如果我们能稍稍考虑一下他们一些外在条件的限制,帮忙他们一些,就可能帮助同修神的一面出来,而一个明白了的生命,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在这些过程中,我也慢慢摸索到我自己修炼的路,那就是--创造环境,关心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