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执著别人的执著


【明慧网2006年1月31日】前几天我去见一位同修,听她讲了自己最近讲真相的一些情况。这位同修几年如一日,天天早上去面对面讲真相,数次遇到公安便衣,对方都被她的纯善打动,还提醒她在讲之前要问问对方的职业,注意安全。即使遇到恶人,在师父的保护下,在她的正念正行下,也能化险为夷。

这位同修住所周围那些拉三轮、骑摩托、甚至是拾垃圾的人都听过她讲真相,有听明白得了法的,还有向她索要真相资料到自己家乡去发。这位同修以前刚从劳教所出来时家里的干扰非常大,甚至有段时间大法书籍都不敢放在家里;而一年后我再见到她时,她家里的环境已被正过来许多。

这次与同修见面对我的震动很大,除了发现自己在学法、讲真相方面的不足外,我还发现自己有一颗执著于别人的执著的心。

第一次见到这位同修是在一次法会上,听她介绍了自己讲真相的一些经验,又得知她曾参加过师父的亲授班,就十分信任她。所以,我被抄家时将一部份大法书托她保管。过后有其他同修诧异的说:“她能答应帮你已经不错了,她可是以前转化过的。”

虽然我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已对这位同修产生了成见,产生了一种认为她过去走过弯路,将来说不定也会走弯路的观念。不久,我就把大法书要回来了,也没有主动的同她联络。

当时本地区的邪恶迫害十分猖獗,疯狂抓捕迫害了许多大法弟子,资料点被破坏,集体交流环境失去了。邪恶之徒还在大法弟子中制造间隔和矛盾,使得同修间互相猜疑、不信任;一些怕心较重的同修也因迫害的加重和交流环境的被破坏更加不敢走出来,使得我们地区证实法、讲真相受到很大损失。

在当时如何破除旧势力,如何按师父的要求形成整体,如何坚持集体学法、交流,如何相互配合营救同修才是当务之急。而我却和许多同修一样,没有破除邪恶造成的同修间的间隔,执著于保护自己不受迫害,而不敢与那些自认为不可靠的同修接触。结果是我地区许多同修各自为政、互不往来,难以形成整体。其实已经偏离了法,反而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这种现象的产生,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们有时执著于别人的执著(甚至是过去的执著或做的不好的地方),没有看到别人好的一面,不能用正念对待问题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

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中说:“一个人在修炼中会有很多关要过,造成的原因是从人出生以后就在不断的对人类社会认识中产生着各种各样的观念,从而产生执著。”

我悟到,执著心的产生,一开始可能只是一个小小的后天观念。比如某某同修以前“转化”过,将来说不定还会摔跟头,那么我跟他接触可得小心了,万一他承受不住把我供出来怎么办?我还是少和他接触吧。这时邪恶看到了我这颗自我保护心,就想方设法的加强它、放大它,那么我听到的尽是说这个同修这里不好、那里有执著,看到的尽是这个同修的执著,我的观念得到了所谓现实的印证,于是就形成了一个固定观念,一想到这位同修尽是他的不好之处――他怕心重,以前走过弯路,要突破可真难哪。甚至还会有巴不得这位同修摔个跟头吸取点“教训”的心。不知不觉中形成一种执著他人执著的执著心了。

就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说的:“越求呢,它不但不开,反而从他天目里边还溢出一种东西来,黑不黑,白不白的,它会把你的天目盖住。时间长了之后,它会形成一个很大的场,越溢越多。天目越不开,越追求它,这个东西溢出越多,结果把他整个身体都包围住,甚至于它的厚度还很大,带了很大一个场。这个人天目要是真的开了,他也看不见,因为他被自己这种执著心给封住了。除非将来他不再琢磨它了,完全放弃这种执著心的时候,它会慢慢的散掉,但是要经过很艰苦的很长的一段修炼过程才能去掉的,这就很不必要。”

真是这样,从我形成这个执著他人执著的执著心,到今天真正认清、去除它,中间经历了一年的时间。由于这颗心的隐藏而与同修间造成间隔,又直接影响到证实法,其间对救度众生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由于总是想着别人的不好,根本想不到对方也是修炼的人,同是师父的弟子,同修一部法,一定会不断受到师父点悟,修去执著,更好的救度众生,完成自己的使命。对他人缺乏信心、执著于他人的执著,无形中又加持了对方的执著,使得对方更难放下执著。而且我们能看到对方的不足,是不是师父要去我们自己的什么心,同时也要正念帮助同修提高,共同精進啊?这里面是不是也有一份责任呢?我悟到去执著心有很深很广的涵义,它牵涉的不只是一个系统的问题,而且执著心不去还会带来十分严重的后果。

师父为每位大法弟子付出的太多,即使同修走过弯路,师父也没有放弃,一再给他们机会。我们作为同修又有什么资格随便给哪一位同修“定性”,人为的、不负责任的将同修推出去呢?

破除后天观念、不好的思想及邪恶因素的干扰,不执著别人的执著,对同修负责,对社会负责,整体提高,救度更多的众生。只有用同化宇宙大法的善念,只有善的力量是坚不可摧的。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