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对干细胞研究丑闻的反响看“丢脸”论


【明慧网2006年1月4日】最近的关于韩国干细胞研究丑闻的相关报道,引起了笔者对于“丢脸”说法的思考。在对这一事件的相关报道中,媒体披露了韩国干细胞研究中获取卵子的做法违反道德之后,继而揭露其研究数据造假的事实,引起韩国科学界和民众的震惊,科学界痛心的称此事件为“国耻”;与此同时,韩国民众们感谢勇于暴露丑闻的人,认为丑闻的暴露避免了韩国科学界可能的全面崩溃。

这次干细胞研究丑闻曝光过程中,揭露丑闻的媒体和科学家面临了极大的压力。韩国国民也经历了从情感阵痛走向理性成熟的过程。在媒体初期报导该项研究涉嫌违反道德伦理时,韩国朝野口诛笔伐,认为这是给韩国抹黑,妨害韩国的科学研究,是对韩国人引以为自豪的著名科学家的诋毁,不仅十二家厂商被迫撤消广告赞助,该媒体也被迫废除了热播了十年的该档节目,甚至将节目的两名主导制作人撤职;被揭露捏造数据之初,甚至政府部门也出面庇护。这个情感阵痛的阶段充分说明,当真相触及到人们固有的观念的时候,理性接受真相有多么困难。

法轮功学员六年多来在以极大的付出向人们揭露着中共的残酷迫害,受到一些深受中共谎言欺骗的同胞的抵触,在承受苦难的同时,法轮功学员们还面临着同胞的不解。一些同胞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认为法轮功学员揭露迫害,是“给中国丢脸”,“伤害了中国的形象”。比如,马三家劳教所把女学员扒光衣服后投入男牢房以强迫她们放弃信仰。很多人对这个事实觉得不可思议,认为这实在是丢中国的脸,怎么可能出现这么邪恶的事情呢?一些人宁愿不相信,从而拒绝了解真相;也有一些人,完全不顾及这些事实的存在,认为曝光迫害就是“抹黑中国”、“让中国难堪”。

其实,在现代社会里,每个人都代替不了别人,每个人也不应该为别人的错误负责。科学家做出的成绩、犯的过错,是他自己的事情,与广大民众的荣辱没有什么关系。有人认为做干细胞研究的那位著名科学家代表了国家、代表了自己,维护他就是维护自己,揭露干细胞研究的丑闻就是损害国家的声誉,甚至是伤害了自己的脸面,从而抵触对丑闻的揭露,这实在是狭隘民族主义心态的结果。

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也是一样。经过中共多年的洗脑教育,很多人错误的把中共混同于中国,不自觉的把不间断迫害中国人的这个邪教政党当成中国人民的代表。有些人甚至虽然知道这个邪党什么坏事都能干出来,甚至心里非常反感它,但是,一看到法轮功学员揭露残酷迫害的事实,却不自觉的心生抵触,觉得“丢中国人的脸”,甚至认为,即使中共真的干了这么邪恶的事情,也不能讲到国际上去,“家丑不可外扬”。

其实,冷静想想,怎么能把施害者和受害者混为一谈呢?中国各个阶层,不论是工人、农民、商人、学生还是军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都受到中共的欺骗、压榨、迫害甚至公开的杀戮,它从来也没有代表过中国人民。而法轮功学员揭露的,是它对中国民众新的一次、也是最大规模、最无理、最疯狂的迫害,是对一贯与中国民众为敌的恶党的揭露。虽然这个邪党利用着国家机器在控制着中国社会,中国民众也不能让它稀里糊涂的与自己混淆在一起,就象德国民众从来都没有把自己混同于纳粹,道理是一样的。

把干细胞研究造假当成“国耻”的人,感谢揭露丑闻的行为,这表现出了人们的理智。谁都明白,假象包藏的越严、越久,对受骗者的伤害就越深、越重,对更大范围内造成的危害也就越难以估量,不论造假者是个人、集体还是政党。

把揭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当成“丢中国人脸”的同胞,其实是中共洗脑教育的受害者。试想,等到法轮功真相大白的时候,拒绝了解法轮功受害真相的人,必然成为最可怜的受骗者。

事实上,法轮功学员揭露迫害,确实使罪恶中共丢尽了“脸”。这个宣称现今是“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的恶党,在法轮功学员六年来持续不断讲真相的努力之下,其反天、反地、反人性的真实面目被揭露无遗。联合国酷刑专员在去年底专程前往中国调查之后,也于2005年12月2日公开指出,“酷刑在中国普遍存在,酷刑受害者包括法轮功学员……”。中共的邪恶嘴脸确实因为迫害法轮功罪恶的被揭露而曝光在世界面前。

对于一贯以谎言发动和维持迫害的邪恶中共,揭露其邪恶暴行,既不是“丢”中国的脸,也不是中国人的脸,而是遏止其对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所有中国人的迫害。

那些在韩国媒体初期报导干细胞研究丑闻时有过情感阵痛的韩国民众,在明白了事实真相之后,能够回归到对真相的理性认识,感谢勇于暴露丑闻的人。衷心希望我们那些面对法轮功真相,还受制于被党文化毒害的观念里而不能正确认识真相的同胞们,也能早日回归到理性的升华,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