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份资料点同修的心声


【明慧网2006年1月4日】“你们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未来参照的实践,既做着常人的工作又能修炼。你们要走极端,你们就会破坏这条路,所以不能走极端。你就只管堂堂正正的在社会上做好你应该做的,再去修炼,就完全可以达到修炼人应该达到的标准、可以圆满的标准,因为未来人就是这样一条路。”(《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师父每次讲法中让我们走正自己的修炼路。有这么一对夫妻流离失所已有几年了,生活费自身解决不了。为了尽量不要花费同修付出的钱,他们在平日生活上对自身要求很严,曾在一年冬天里两位同修吃了二百多斤蕃瓜——蔬菜中唯独它最便宜,一元十几斤。有的同修说它好吃,其实同修在家时平日就不买蕃瓜吃,它根本就不好吃,原因很简单,这还是小事。这样长期下去,家人、朋友、邻居、孩子无法理解他们,原来孩子还修炼,几年下来有的不修了。有的家人说:“法轮功再好我也不修,都和你一样还用过日子吗?”资料点的同修认为,自己生活都要用同修付出救度众生的钱,回家看看就更难了,上有老下有小空手怎么回家?总不能长期要同修的钱吧?

有一位同修一次见了自己的孩子,孩子说:“有时间给我买套内衣,现在穿的还是几年前你给我买的,冬天到了也没有毛裤。”同修听后说:“孩子,现在妈不挣钱,等你发了工资了我和你长长眼力吧。”同修回去后,难受极了,孩子这么点愿望都满足不了,这个妈怎么当的?看看资料点急需用人,自己是大法弟子,在大法需要的时候又不能推责任,孩子也是父母的责任,经常处于两难之中。为了资料点的安全又不能经常出入,和孩子见面就更不容易了,一开始认为是情,那就修吧,长期忍受着难耐的孤独与寂寞,默默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

我和他夫妻俩配合一年多了,直到十几天前我才深刻的理解了同修几年来的苦楚,为什么呢?在我的印象中,夫妻俩学法修炼一直很精進,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尽力做好,只要大法工作需要,做什么都行,只要执著心一上来马上正念清除,在心性上严格要求自己,把修炼中的苦当作磨炼自己的好机会。一年多来我们彼此配合非常默契。一次,我突然发现女同修黝黑的头发一夜之间变白了许多,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苦笑了笑不再说话。我疑惑的看着她,女同修为了不引起我们之间的误会,诉说了她夫妻这几年来的经过。此时她正处在难熬的心性关中,已有一个星期多了。

有同修会说,都是执著,都是该修去的。听后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话是没错,修炼是修自己,把事放在自己身上看看如何?我深深地感到为同修想的太少,自己是多么的不负责任,自私,心中感到深深的内疚。说我对此事一点不知道也不现实,就是没把这件事放在自己身上真正想一想。离师父要求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相距多远哪?(《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今年刚刚天冷,我母亲说,“你去买双棉鞋穿吧,去年穿的都好多年了,已破了,我说找人缝缝再穿就行,最后揉不过母亲就去买了双棉鞋。当我穿着这双鞋来到资料点,我感到一种羞愧,自己穿上了,同修怎么办?很长时间心里都不是滋味。女同修穿的衣服一般都是过时的,按照那种年龄有些衣服是无法穿的。类似的同修不只几位的问题。有的同修孩子不修炼又要结婚,家中很需要钱也需要她回家料理一下家务,有的高龄父母病重需要照顾,有的孩子小还在上学,每一个家庭中的大小事,每个在资料点的同修都少不了。我还是比较幸运的,生活虽没有问题,但我也是在大法工作很需要同修帮助,而又没有人手时,感到身心疲惫而不平。常常和母亲为生活费高,(其实我们生活并不高)买衣服闹心性,我和我女儿吃饭好凑合,母亲和我住在一起生活就好一点,因为平时我回家太晚,多数还是母亲掏钱买饭,花多了我还不高兴。因为那时就在想点上的同修吃的穿的都那么艰苦,我们怎忍心多花呢?为此母亲不理解说,总不能不吃不喝了吧,她哪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在家的同修有时说修炼难,在点上的每一个同修都有自己要修但又没法说的故事,因为我们是修炼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也不能抱怨什么。只是正法進程到了这一步,如果我们走好走正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路,一切都会解决。尤其那些走在前面的同修,您能不能在自己很精進下,同时在自己的周围看看还有没有有这种愿望的同修,帮他建起小型资料点,发挥整体作用?

您仔细算一下,如果一天能做十本《九评》的话,需要多长时间?你的周围现在有几台小机子?您再看一看你所在范围内十天中从大资料点要多少《九评》?在原有的基础上再精進多少就能解决当地所需《九评》及真相?修炼谁都代替不了谁,小型资料点遍地开花,我认为是师父给每个大法弟子走正走好自己修炼路的机会,也是我们史前的大愿。我的想法是在整体同修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把大资料的工作量降到最低,让资料点的同修尽量走正走好自己的修炼路。一边打工,一边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这样家里的同修能够有了自己的修炼机会,同时又能解决长期在资料点同修存在的问题。

最后让我们共勉,“当然了有些还有旧势力的干扰在里边。强加的一些个根本就不应该弟子过的事情、甚至于很难解决的问题,而且是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这一历史过程中,都是起干扰作用的,也确实有这样的事情,所以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怎么办呢?我想,就尽量的去做好,多学法,多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很多事情如果你们走正了,做好了,也会迎刃而解。不能够为了解决问题而解决问题,容易产生新的执著。”(《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