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的拿起笔突破自己

【明慧网2005年12月3日】我几乎是流着泪看完了11月3日的《明慧周刊》。同修对师对法坚如磐石的心鼓励着我,让我勇敢的拿起笔,突破自己。

《明慧周刊》中有一篇《心性在背法中升华》文章的结尾 “可是明慧网就是我们自己的家,有心里话就要说,我当然要写;我就是要把自己不好的东西暴露出来,去掉它,修去它,我当然要写;写文章的过程也是一个修炼过程,是自己提高的过程,我当然要写;希望和我有同样教训的同修能受到一点启发,我当然要写。”

这几个“我当然要写”触动了我,震撼了我。是什么原因一直阻挡我不写呢?知道自己修的不好,学法、发正念、讲真象都没做好,有时觉得自己还不如常人。每当看到明慧征稿时心就会难受,提起笔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好,有什么写的,愧疚万分,对不起师父的情感立即涌上心头,心里知道这是没突破自己,应该写稿,可觉得自己修得真是太差劲儿了,提起笔会沮丧。

去年我写了一半写不下去了,今年难道还观望,还这样下去吗?同修的话又提醒了我:对,是我不敢正视自己,回避修炼。我因做了不配“大法弟子”称号的事,我自卑过,彷徨过,甚至觉得自己不配再修炼,可是当想放弃的那一刻,我感到生命最深处的那种伤心,那一刻,我知道生命离不开法,放弃法就是放弃了生命。于是我决定再也不要有这个想法,我渴望回归,渴望溶于法中,那一定是生命最大的幸福。

一、進京证实大法

2000年通过和当地大法弟子的交流,我认识到作为一个得法受益的生命,我要去北京证实大法,此念一出,我突破层层人心和阻拦,只身一人于12月25日凌晨到达北京天安门前。

升旗仪式后,我从衣服里掏出“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喊出心声。后来被警察带到天安门前派出所的长廊,里面已经站了一些大法弟子。陆陆续续的進来了很多同修,有的衣服被撕破了,鼻子、嘴被打出血了。警察拿着胶皮棒威胁、恐吓,大家都不为所动,有的还拿出没被搜走的条幅,这些条幅有手写的,还有一针一针精心缝制的。恶警来抢,大家都护住条幅,结果一个也没抢走。到了中午,长廊里已经挤满了進京的同修,警察清点了一下人数大概有600多人。下午,抓進来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已经人挤人了。到了傍晚,调来了好多车,一车一车的往外运大法弟子,用了好长时间才把人都拉上车。

我从北京转到鞍山再回家,关了半个多月。在监狱里,大法弟子从不背监规,不坐板,不报数,到在一起学法,交流,炼功。

二、去怕心,救度众生

因为有电脑和打印机,我从《明慧周刊》等一些送来的资料中选了一些真象资料,每天我会把准备好的资料贴在小区的门洞里,大家经常路过的地方。刚开始时怕心让我紧张得连气都不敢喘,一有动静“嗖”就缩到角落里,半天才出来。越是这样越有干扰,我就不断的加强正念,每次出来做之前也都发正念。白天就带着叠好的资料在小区里发,因为小区多是防盗门,我每次都能找到没关好的门進去,从上往下发,走到最上一层的时候开始心里也会怕,怕上面的门突然开了,但转念一想不能落下一个可救度的众生,我做的是最神圣的事。

就这样我不断的战胜着怕心。那一段时间我自己注意多学法,多看同修的修炼体会,正念一强,怕心就少了,在小区发资料不再是一件难事,几十份资料不到一小时很快就贴完了。发资料的过程中有时会发生一些惊险,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都转危为安。比如有一次我在发资料时,从七楼做到五楼,刚贴完往下走,五楼的这个门就开了,一个人对我喊:你是哪家的?你家的阀门开没开呀?这时我已到四层正不知如何回答时三楼的门开了,一个女的说:阀门不在我家呀。这样五楼和三楼的人又说了几句话后关上了门。看似不可思议的事,可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又一次帮我化解了危机。

我出去张贴资料时还被人叫住过,当时我心里很害怕,嘴都说不出话,他问我贴的是什么?我一正心,告诉他是大法真象。他说了一些对大法不理解的话,我就向他讲真象。他一边走我一边讲,他说“你快回去吧”,我就把真象资料给了他一份。

经历了这些事以后,我体悟到怕心去不掉,它就象无形的枷锁死死拖着我,让我不能做不敢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时时会产生无名的压力,恐惧。去怕心并不难,千万不要向怕心妥协,勇敢的去掉它,怕心一定会消灭。这也是考验自己能不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过程,正念正行有法在,邪恶必将解体。只有去掉怕心我们才会更好的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

三、向内找,去掉间隔

没来这个城市之前,我们那一片有好多认识的大法弟子,大家象一家人一样,经常能找机会见面一起交流,有时也一起做真象发传单,互相鼓励、精進,同修形成整体的状态很好。

后来我搬家到了这个城市,只有一个同修跟我联系,她相当于协调人,给大家送资料,每周我只能见她一面,心里思念以前的同修,那个修炼环境。后来这个协调人开了一家公司,我去给她打工,虽然挣的不多,可我想大家都是修炼人在一起太难得了,挣多挣少都不要紧,我要和同修在一起。

我觉得她修的比我好,依赖心很强,遇到什么问题就想跟她说,希望她帮助我,她也常指出我的执著,我们之间有时也常发生矛盾,暴露对方的执著和不足,矛盾来了,我们又一次次的向内找。这样一起共事一年多后,她去了外地,我失去了经常能交流的同修,对于她的离去,心里常觉得孤单。虽然《明慧周刊》每期都看,可依赖心促使我一遇到事就想找同修交流,新的送资料的同修很忙,每次中午送给我后匆匆忙忙就得走,我憋了一肚子话说不出来,心里就产生了一种委屈、埋怨,被情带动着认为同修把我当成了负担,不愿多跟我接触,自己又不能上网,赌气不想见同修连周刊都不想看。

当这个念头一点点演变得这么强烈时,我大吃一惊,怎么会出现这么危险的思想呢?大法弟子怎么能如此不理智呢?正念一出,赶紧找自己吧,一定是旧势力利用我的情钻了空子要制造间隔。我终于悟到这不也是学人不学法吗?把人看得比法还重了,把法摆到什么位置了呢?说同修不善,自己做到善了吗?为什么看到协调人也有我认为不应该有的执著时,自己心就忿忿不平?慈悲、宽容,善意的理解帮助别人难道自己不应该做到吗?

跟同修有机会交流是正确的,可我老是抱着一种求心、依赖心、不愿积极主动向内找。就是给自己找借口找捷径不实修,所以这几年修炼中一直不能溶于法中,跟不上正法進程,还变相的干扰了同修。悟到这些就不能再用人心对待了,师父每次讲法中都谈到了学法的重要性,我都忘在了脑后,修炼者离开了法就是迷失了自己,“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修炼是谁也代替不了的,不能逃避自己的执著,要面对它,主动去掉它。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不允许旧势力制造间隔,对同修要宽容,多理解,少埋怨。这时我感到压在心里的大石头一下子卸掉了,心中感到轻松愉快,觉得和大家又成为了一体。通过这次教训我要不断的向内找,增加心的容量,防止旧势力钻空子制造间隔。

以上是我这几年修炼中的一些体会,走到今天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是同修一路上拉着我。以前我说要突破自己总觉得心虚,没底气。现在我相信只要心在法上不放弃修炼,有师在有法在,心里装着要救度的生命,就一定能战胜自己。

我也呼吁同样认为自己修得不好的同修拿起笔来,既然是一个已经得了法的生命,经过这么多风雨走到今天仍然在修炼,不管自己认为修的好还是不好,也一定有修炼的体会,写出来就是我们正视自己,修炼自己的过程。让我们对着明慧网――我们自己的家,说说心里话吧,让我们更好的成为一个整体。

个人体悟,由于学法不深,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