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粒子 金刚不动

【明慧网2005年12月3日】90年在五台山我曾皈依佛教,97年得大法后一直尊师教导,非常注意不二法门的问题,过去常打交道的神婆、居士等一切了断,一心修大法。99年7.20后,单位办学习班進行迫害,开始想拿我当重点批,我毫无怯心的同他们斗智斗勇,白天在学习班,晚上再苦再累也要学《转法轮》,后来他们又把矛头指向另一位同修,我也站出来和同修共同抵制。后来同修夫妻到我家表示感谢:这个时候你还敢保护我们真是太感谢了……

那时还不懂发正念、也不懂不承认旧势力的法理,只是觉得有股维护大法的勇气,在做法上采用凡是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就躲着走,这实际上就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由于那时学法不深,对法理认识肤浅、人心重,当时就那样的状态。后来学了师父的新经文及明慧周刊的学员文章后,我不管干什么事,总是要查一查自己是不是正信、正念、正行啦?每当做一件事情时就想,要是神会怎么干?有的时候是事前想,有时是事后想。我每天坚持学《转法轮》、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资料等,感觉在认识上和以前大不一样了,我想把一些做法和想法写出来,请同修们指正和帮助。

1、 对过去的神婆和居士我不再躲他们了,而是主动向他们讲述大法法理。2003年我市邪恶一度猖狂。市局刚从部队转业来一副局长,管610和抓捕法轮功弟子。这个恶人在省厅立了军令状,用镇压法轮功的恶行受到上级的表扬。市内的资料点几乎全被破坏,协调人和同修陆续被抓、判刑。面对这种情况,我怎么能躲在家里呢?

一个偶然机会我得知这个副局长的丈母娘和老婆常去一位认识的神婆家为他求官求好运。过去为了我的修炼根本不和她来往,她也对我说过:“我不敢到你们家去,你们家的神(师父)太大……”为了让大法少受损失,我调整了心态满怀正念的默念着正法口诀大步来到神婆家,和她见面后很快切入对大法的认识上。我对她说:“你一直说我供的神大,如果对这么大的神不敬,对大法弟子打、压、抓的人有罪没有?”她回答说:“有。”我说既然这样,你还替这个大罪人求官、保平安,你有没有罪?就这样说来说去她完全赞同了我的说法。我把法理简略的告诉了她,举了一些善恶报应的例子,要她不要做陪葬品,让她去做副局长丈母娘、和老婆的工作。就这样在法的威力下,在全市同修证实法的付出中,这个副局长变了。

与此同时我又作了一处长的工作,他多次领着处里的人抓捕大法弟子。后来他捎信给我说,现在他只把上级的文件传达一下,怎么做由下边定,再不领着处里的人抓人了。由于全市同修的证实法,我市的环境变得宽松了。过去我不敢和神婆接触,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只要我们正信、正念、正行的去证实法,法粒子在任何环境都是闪闪发光、金刚不破的。有一次我拿了三张护身符,她高兴的要去了,一张给她上学的儿子,一张她自己带。无私无我的法粒子可以纠正一切不正和人心,使周围的人和生命得到救度。

2、 有一次我到同修家去,他住三楼,他门前的楼梯脏乱极了,我马上想到:这不象大法弟子居住的地方。我把想法告诉了同修,他高兴的接受了,我再去他家时,发现他家楼梯干净了,连二楼、一楼的过道都十分干净。我笑着说:“一看就是法粒子的住处。”他也笑了。

3、有这样一家人,男主人是个个体户,手中还算有钱,欺行霸市,人品很被人厌恶。有一次他因故被判刑三年,他進监狱后,他老伴倒学起大法了,后来由于迫害又不修炼了。我就常往他家门上放些真象资料,并设法和他接触。但开始也很担心,怕他到派出所打小报告,每次到他家都发正念,久而久之他老伴从新开始修炼了,连他本人也特爱看大法资料,人也变得比以前正派了。

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只要我们每个弟子都遵循师父教导,任何事都按真善忍去做,我想就不会有掉队的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